第201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以研察觉到秦越有些不太对劲,甚至是有些可怕,她下意识地想逃,秦越抬手抓住她的胳膊,一下子就将她推倒压在了下,完全不顾她的意愿,伸手就来扯她的衣服,动作粗暴,狠得就跟对待仇人似的。

    “越,你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以研被他折磨得没了办法,感觉自己就像一叶孤零零的小舟,狂风暴雨卷着狂涛一齐朝她袭来,她完全无力承受,好痛……

    “不要了……越,你轻点……求你了……”

    以研哭着求饶,秦越却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心,他不断地在她体里横冲直撞,她哭得越厉害,他就要得越狠,恍惚中,她似乎听到他说“丫头,你太不乖了……”

    翌,当以研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脸颊上的泪痕未干,睁眼时又添了新泪,昨晚,秦越根本就是把她往死里整,当时她又头疼得厉害,根本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要不是她忍耐力够好,说不定真的被他折磨死掉了!

    她抬了抬手臂,想去拿头柜上的手机,目光所及,她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她那白皙的手臂上隐约能看到被手指用力紧握过的痕迹,她拉开被子,瞧见上的肌肤也有不少青紫的痕迹……

    难怪会那么痛!她闭了闭眼,直接打给了东方哥哥,“哥,我的检查报告为什么会触怒秦越?”

    电话那头的东方弈明显很紧张她:“小妹,是不是秦越把你怎么了?快告诉哥!”

    这种事,她怎么好启齿告诉别人?以研憋闷地吸了口气:“他没把我怎么着,我只是很纳闷他对我的态度突然就变了,我想了想,一定是我的检查报告出了问题,让他无法忍受,他才会这样对我。”

    东方弈沉默了,他就知道会这样,可是,他没办法带以研离开秦越了,除非去找舅舅,可是,让舅舅知道了这种事恐怕会更糟……

    “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秦越这样冷漠待我,我不可能不为我自己的今后考虑,所以,你必须得告诉我实话。”

    电话那头,东方弈叹息了一口,说:“秦越他想你为他生孩子,可是你子太弱,根本不适合生育,他的愿望落空,自然心不好。”

    他的心岂止是不好?简直就是恶劣!

    “小妹,他怎么没把你怎么样,对吧?”东方弈又问。

    以研不作理会,直接问出她的不解:“什么叫不适合生育?为什么我子会弱到不适合生育?”即便她并不愿意给秦越生孩子,但她还是在意自己将来会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哥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东方弈顿了下,犹豫地开了口,“小妹,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流产过?那次流产,可能是造成你今后无法生育的原因。”

    “……”以研惊得瞪大了眼。

    她流过产么?

    她竟然怀过孩子!那孩子的父亲是谁?是秦越吗?

    不,如果孩子是秦越的,他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对她!还有,她一定不是故意要流产的!

    以研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是随便的人,记忆里,她只有秦越这一个男人……想到这里,她突然顿住了,整颗心竟然惶恐地“怦怦”乱跳,不对的,她应该还有段重要记忆被人强行抹掉了,那段完全失去的记忆里,她只能隐约记得她想逃离那些人的控制,生不如死地抵抗,那段子,她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才活了过来,难道是那段时间出了差错……

    周薇薇的妈妈突然打来电话,以研愣了下,连忙接了电话,周妈妈开门见山说最近一直联系不上薇薇,想问以研她的薇薇该不会出事了,以研只得硬着头皮告诉周妈妈,薇薇吃了烧烤拉肚子,住进了医院,她请了人全天24小时照顾薇薇,请周妈妈放心。

    周薇薇常年是被她妈妈放养长大的,听闻薇薇只是吃坏了肚子,周妈妈也就放心了许多,只是,在对待以研的态度上,周妈妈倒是有些犹豫了。

    以研察觉到周妈妈的言又止,迟疑了下说:“阿姨,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就尽管说吧。”

    “以研,你和我家薇薇朋友这么多年,阿姨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有些关于你的事,阿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是假,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以研皱了下眉:“阿姨您说!”

    “我听别人说你自从辍学回家,就一直跟那些出来消遣鬼混的少爷们出入会所恣意混子,以研,这是真的吗?阿姨听了这些话好着急,阿姨希望这不是真的……”

    “这肯定不是真的!”以研温和地打断道,“阿姨,想必您是在蓝心学姐那里听说这种话的吧?您突然打电话来找我问薇薇的事,或许也是蓝心学姐跟您薇薇可能出事了联系不上吧?”

    “是的,”周妈妈没有否认,“蓝小姐说你曾经还跟过她哥哥蓝少,阿姨听后真的很担心你,阿姨希望你和薇薇都乖乖的,好好的……”

    蓝心,又跟我玩的是吧?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自己就把狐狸尾巴给露出来了!

    以研微眯了下她那精明的眼睛,说:“阿姨,待会儿您若是有空就来xx医院吧,这是家不对外开放的私人医院,到了那里您直接报我的名字就可以进去,关于我家里的事,我想我还是老实跟您说了的好,免得您再误会。”

    以研梳洗穿戴好走出房间,立马察觉到整个别墅里的气氛不对劲,下人们个个眼里都透着紧张和担忧,就连绅士的管家大叔都是小心翼翼地在管理家务,战战兢兢。

    “越少他没出门么?”以研问。

    管家大叔点了点头,又连忙低声劝她道:“以研小姐,你还是不要去惹越少了,他现在很生气,惹了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哦。”以研点头,她昨晚就吃痛受罪了,“那麻烦大叔跟他说一声,就说我刚约了周妈妈要一起去医院看周薇薇。”

    管家大叔劝道:“以研小姐,我看你今天还是留在家里吧。”越少那里,他是真的一句都不敢再提以研小姐,也不知越少和以研小姐之间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到得如此天翻地覆,他只是个小小的管家,有些事他怎么好去过问。

    以研抬眼看着管家大叔,琢磨了下,精明的眼里很快闪过一丝笑意,只见她手法快速地将餐桌上的面包刀握在了手里,笑着说:“你就跟越少这么说吧,说我昨晚受了伤,神有些恍惚,在吃早餐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把手给割伤了,需要去医院包扎一下,还请他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绕我这一次。”

    说着,她拿起面包刀,手起刀落就在手腕上割了条口子,鲜血顿时直流,吓得旁的下人惊呼不断,甚至还不许任何人帮她止血,“对了,大叔你别忘了跟越少说,就说我不会再跑了,以后都不会了。”

    秦越冷着一张脸靠在门边看着护士小姐配针剂,秦越的气场啊,就是强悍的男人也顶不住的,何况她一个普普通通、柔柔弱弱的护士小姐?

    东方弈感觉自己眼角都在抖,护士小姐,你别抖啊,会扎坏我家小妹的!

    以研若无其事地坐在病人凳子上,等着护士小姐给她打破伤风针剂,刚才为了制造恐怖效果,她又在手腕上割了一道,于是终于等到震怒中的**oss同意放她出门,只是她没想到,**oss竟然直接将她抱上了直升飞机,快速将她送到了医院接受治疗。

    她还记得,她在直升机上曾讨好地跟他说了声“对不起”,他却只是眸光深邃地盯着她,像极了发怒的狮子。

    “等等。”

    就在护士小姐哆嗦着手指用消毒棉签给以研擦拭手臂准备注时,秦越突然开了口,“东方,你来。”

    “……”东方弈从小护士手里接过针剂,好脾气地挥了挥手让护士小姐先走,免得她待在这里被秦越这个变态给吓出心脏病来!

    可是,就在他准备扎针时,秦越又突然叫他轻一点!

    “啊!”以研吃痛地叫了声,他家哥哥竟然在扎针的关键时刻手抖了下,痛死她了啦!呀!针头竟然没打进肌里,而是直接刺穿了她的手臂表皮!东方哥哥,你个庸医啊!

    “小妹,你、你还好吧?”

    东方弈关心则乱,拔针时竟然只拔出了针管,针头还扎在她的皮肤上,鲜血顺着针头两端不断地流啊流……

    秦越一脸怒气地抓过东方弈扔在后,拿过消毒棉签就将刺穿扎在以研手臂上的针头取下,又亲自拿过消毒纱布给她止血。

    周妈妈来到医院时,见到的就是一个漂亮妖艳的贵少爷正又急又怒地给以研止血包扎,而旁边站着个高大帅气的医生则是毫无医德地袖手旁观,甚至在看到她一脸惊诧走进来时,这位毫无医德的医生竟然还嬉皮笑脸地问她是不是周薇薇的母亲……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