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护士小姐正在帮周薇薇洗胃、注药剂,顾明城看以研眉头紧锁、忧心不已的样子,本想安慰她几句的,没想他还没开口,以研突然就转走出了急诊室。

    “喂,哥哥,你在医院吗?……薇薇出事了,现在况很不好,我马上送她去你的医院,你要亲自来看一下……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以研回头看向跟在后的顾明城,此刻,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跟他说,可又觉得现在不是时候,“那个,麻烦你帮我把薇薇背出来,我们马上去另一家私人医院。”

    “现在要换医院?这样折腾会不会耽误周薇薇的抢救时间?”顾明城说。

    以研摇了摇头,“相信我的判断,如果要想救活薇薇,我们必须尽快换个地方!”

    以研她变了!顾明城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他曾经宠有加的女朋友好似换了个人一般!此刻的她,给人一种气势人、驾驭一切的感觉!

    顾明城背着周薇薇,跟在以研后,匆匆忙忙往外走,他们刚走出医院大门,正准备打车前往东方弈的医院时,突然有四五辆气派的黑色轿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你们来得正好!”以研如释重负地跟刚下车跑到她跟前的铭仁说,“薇薇她中毒了,你们快送她去我哥的医院,快点啦!”

    铭仁看了眼以研后的男人,和男人上背着的周薇薇,表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男人将周薇薇交给他的手下。

    “以研小姐,您是否跟我们一起去医院?”铭仁问,又看了眼她边的男人。

    以研一面嘱咐那些将周薇薇抱进车里的黑衣男小心一点,一面回答铭仁的话:“当然,薇薇她都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可以放心自己回家?”说着,她就已经钻进了车内,坐在周薇薇旁照顾着,还急着催司机开车。

    铭仁倒是不急,扶着车门,手指着一旁的顾明城问:“以研小姐,这位是?”

    这都什么时候了?问题怎么这么多?以研不耐烦地看向车外,当她看到还在原地守候、满眼忧虑地看着她的顾明城,竟然慌忙收回了视线,没什么绪地同铭仁说:“他是薇薇的同学,路过顺便来帮忙的,司机,快点开车去医院!”

    “是,以研小姐!”

    车子立即启动,顾明城突然想要上前叫住以研,铭仁则是伸出一臂拦在了他的面前,语气有些恶劣:“小子,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离以研小姐远一点!”

    说罢,铭仁转上了另一辆黑色轿车,跟在已经走远了的以研的车之后,将顾明城远远地甩开。

    顾明城不由自主地跟着车队向前跑了几步,绝望地看着以研坐的车子离他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前方路口转角处,他的心,益发的揪疼得厉害,“以研,对不起……”

    秦氏,顶级私人医院。

    周薇薇被医生护士推进了抢救室,东方弈也跟着走了进去,因为相信自家哥哥的医术,想到周薇薇应该不会有事了,以研终于松了口气,无力地靠坐在回廊里的木质长椅上。

    刚才她真是吓坏了,上帝保佑薇薇可不能有事啊!以研划着十字替周薇薇祈祷。

    “以研小姐,”默默跟在一旁的铭仁突然出声,有些讥讽,“刚才那个男的叫顾明城吧?”

    以研惊愕了一下,又瞬时恢复了镇定,“你怎么知道的?”

    “令姐艾以珍曾经给越少看过不少你和顾明城的照片,你恐怕是失忆不记得了。”铭仁很是轻蔑哼了哼,“如果让越少知道你现在还和你的前男友藕断丝连,说不定明天那个叫顾明城的家伙就会人间蒸发了。”

    “你!”以研瞪向铭仁,气呼呼的,就在这时,东方弈从抢救室里推门走了出来,他懒洋洋地说了句周薇薇没有危险了,然后就很是奇怪地看向以研,问:“周薇薇她今天吃了什么?”

    “我和她一起出门的,我吃了什么,她也吃了什么,”以研想了下,还是犹豫着开了口,“薇薇的早餐是在秦家别墅吃的,而且最近秦越对薇薇没什么好感……”

    东方弈轻笑一声,不以为然:“小妹,你再仔细想想,你们出门后,有什么东西是你没吃,而周薇薇却吃了的?”

    以研皱眉,摇头,突然又顿住,回忆道:“x外后门靠左边的烧烤摊,我要了两串鱿鱼,可是刚放到嘴边就突然觉得有点恶心想吐,薇薇说不能浪费粮食,就把她刚烤好的藕片跟我换了,所以,我吃了薇薇的藕片,薇薇吃了我的鱿鱼。哥,薇薇她是食物中毒吗?”

    东方弈摸下巴,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小妹,你先回秦家去,画一下那个卖烧烤的人的肖像,让秦越去查一下,这件事不太寻常。”

    以研点头答应,时不我待,即刻就起准备回秦家山顶别墅去,可是,在她走出没几步时,她突然又转过来愤愤地揪住铭仁的衣领:“我警告你,今天我和他是偶然遇到的,我今后也不会再和他见面,要是你在秦越面前乱说话,他将会是什么下场,你就会是什么下场,不管你的主子是谁!我一定说到做到!”

    “……”

    以研回了秦家别墅,说是要回忆一下好画出那个卖烧烤的男人的肖像图,体贴的管家大叔立即就找来了擅长画人物肖像的人。

    以研一边向画肖像的人口述卖烧烤的小子是个什么样子,具体有什么特征,一边又揉着疼痛的额头感叹,娘啊,这比让她自己动手画还要麻烦呢,她嘴巴都要说干了!

    “画好了吗?”秦越在她边坐下,伸手揽过她的腰,强势又压迫感浓重。

    以研脸颊微红,心里隐约有些忐忑,也不知铭仁那家伙有没有在秦越面前乱讲话,“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麻烦你找到那个小子了。”

    “好。”秦越宠溺地轻抚着她的脑后,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他用额头抵着她的,说,“你要我帮你找人,是不是该先给点好处?”

    话音落,他就攫住了她的唇,缠-绵、烈,想要就此在她的生命中烙下他的印记,今天,他险些就彻底失去她了……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