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以研没有想到,这才短短一天一夜的功夫,她的东方哥哥就已经成功地跟薇薇的师兄弟们打成一片、亲-得称兄道弟、难分难舍了!

    更可气的是——东方哥哥竟然在薇薇师兄弟们面前大肆宣传秦越人品上乘,有钱有势却对感极其专一,从未有过绯闻,而且对以研几乎呵护、宠到了极致,简直就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男人!

    以研听到这话,真想叉腰骂街,p啊,她被秦越监控控制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就被说成了对她的呵护有加,她被秦越夜夜欺负xxoo,被说成了男人对女人极致的宠,真是岂有此理!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反客为主嘛!

    而且,东方哥哥还不知廉耻地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开始对她展开了游说!要她乖乖回家当个好太太!

    以研嗤之以鼻:“哼!他人品上乘?那是因为秦越这个男人很会收买人心,你看我哥和他边那么多人死心塌地跟着他,你就应该知道他这人有多险狡猾了!所谓人格魅力、人品上乘,那不过是他智商和商都很高、很会耍手段来蛊惑人心罢了!”

    “从未有过绯闻?哼!请问眼下哪家报刊网站敢胡乱刊登秦家少主人的绯闻?不要命了么?你看看我哥,就是我哥那么花心玩又从不遮掩的人,你几时在报纸杂志上看到我哥的花边新闻了?”

    以研怒火中烧,继续批判道:“至于越少对我呵护、宠到了极致?哈!我只能说——秦越他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你想啊,他秦越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他后一整片一整片的桃花林在等着他宠幸,他会真的在意我这个普普通通的私生女?”

    说到这里,以研愤懑地咬了咬唇角,心里闷闷的又想起了昨夜秦越打来电话时说的那些话,就像他真的站在她面前,神专注又深地跟她告白一样,想要遗忘,可他的话却总是在她耳边挥之不去,好像他真的很她一样,可是,这又怎么可能?他那样心狠手辣、游走在权势巅峰的男人会许自己上一个女人?让自己有了弱点?当她是三岁小孩子不懂得揣测人心么?

    而经过以研这么一解释,周薇薇也忽的恍然大悟,立马就忘掉了出门前师兄弟们让她劝说以研回家去和越少好好过子的话,然后又重新站在了好友这一边,并且还义愤填膺地批判道:“我也没想到诶!东方哥哥他果然够险啊,耍弄了一招糖衣炮弹就把我的师兄弟们给迷惑了!他竟然还利用师兄弟们来为秦越说好话?这简直是、简直……不可原谅!”

    “切,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哥了,他那张嘴说出来的话你也能信?”以研突然站定在一家运动系列专柜前,抬手拿过一件她看上的运动装,笑了下,“嗯,这件衣服不错,我去试试!”

    说完,她拿着衣服便朝卖场的试衣间走去。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试衣间的门内正好走出了一个女人,巧合的是,这个女人是蓝心,她上正好还穿着以研准备去试衣间换上的运动装。

    不由得,以研僵在了试衣间前,手里拿着自己看上、却是和蓝心上同款式的衣服,试衣间的门正朝她敞开着,而她却尴尬得进退两难。

    “以研?”蓝心似乎这才注意到旁不远处的以研,她愣了下,随后嘴角缓缓勾起柔和的笑,缓步朝以研走去,“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买衣服呢!”

    周薇薇见到蓝心学姐,顿时脑海中警钟大作,她来不及诧异为什么向来走淑女风的蓝心学姐会来买这些普通的运动装,便连忙跑了过去,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打圆场的话,就听见蓝心学姐声音低低柔柔地对她们说:

    “我很抱歉,以研,那天我听辛艳艳说起你和我哥哥的事,是我太过冲动了,对你说了很多失礼的话,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了,以研觉着自己也找不到什么理由一定要为难蓝心。

    “我很抱歉,”蓝心抬眼,满是真诚地诉说着她的歉意,“我们蓝氏得罪不起弈少,所以听说以研跟弈少还有我哥哥同时交往的时候,我有些害怕,我以为是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不小心得罪过你,你要找我报复,所以才打电话约你出来和你谈条件的!”

    蓝心还说了很多,说弈少不久之前曾在会所包间里出手打过她哥哥蓝少,各种细节说得很是详细,不容置喙,“以研,我想过很久了,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和你到底有什么过节,如果真有过节,我想……应该是和越少有关,”蓝心有些难以启齿地抿了抿嘴,“我一直着越少,越少他救过我,所以在他需要我的时候,我是不会拒绝他的,但我心里一直很清楚,像越少那样的男人边有太多的女人,而我也从来不会为了心中的恋想要独占着越少。”

    听到这里,以研心中冷笑了下,她抬眼看向蓝心,蓝心说这话这是在指责她妄图独占越少?哈!这简直太可笑了!“蓝心学姐,我看是你想多了!”

    周薇薇见以研皮笑不笑地应对蓝心,想着自己除了打架之外,在跟人斗智方面也没什么优势,只能尴尬地立在一旁,没办法啊,一个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一个又是给了自己很多照顾的学姐,而且现在的学姐又是这么的低声下是、我见犹怜……

    蓝心苦笑了一下,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丝毫的做作之态,“我知道——越少边的女人不止你我,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任何人争宠,以研,如果可以,我们还能和睦相处吗?如果不行,我想恳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哥哥,放过我的家人,行吗?”

    没想到向来气质高贵、待人温和有礼的蓝心学姐如此放低段地求以研,而且话说得如此直白、如此真诚,周薇薇突然虎躯一震,这是个什么况?她侧脸看着没什么表的以研,皱眉不解。

    “我跟你的确没什么好计较的。”

    以研突然笑了,为了蓝心刚才说的越少边不止她们两个女人,她觉得好讽刺,这些天来,她心里不断地计较自己被当成了蓝心的影子,不断地恼火秦越把她看做其他女人的影子,到头来,蓝心也不过是秦越边那些的女人中的一个,说不定蓝心也是某个女人的影子,靠!她竟然会沦落成这样难堪的地步——成为一个男人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还为此事在心里计较、难受?!

    蓝心有些不确定地看向以研,问:“以研,你刚才说的话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以研微微勾了下唇角,“我是说——我从来就不认识蓝少,更不可能跟蓝少有交往,蓝心学姐,你好好想想,如果我真的脚踏两只船摇摆在弈少和蓝少之间,我还会平安无事地跟着越少活到今天吗?”

    闻言,蓝心脸色微微泛白,她的确没敢去当面质问自己的哥哥是否认识金以研这个女人,因为她的哥哥最不喜有人过问他与女人的事,而且最近以来哥哥一听到和弈少相关的事就会心气浮躁,当然,她更不敢私自打听越少的况,“那么,我哥哥被弈少打了的那件事……”

    “跟我无关。”以研耸耸肩,懒懒地说,“只要蓝心学姐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真心想要与我和睦相处,那么我就不会和你过不去。”真是悲哀啊,她竟然会妥协跟其他女人共事一个男人!秦越,你何德何能?哼!

    “这是当然。”蓝心欣慰一笑,心里却是在暗暗揣度着以研,虽然她认识金以研这丫头好多年了,可是却不曾真正了解过金以研这丫头的出背景,总觉着这丫头只不过是个不求上进的女孩子,虽然大家都是就读于同一所贵族中学,可看这丫头跟在周薇薇边骗吃骗喝的样子,想必这丫头家里也不见得有什么钱。

    “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和平共处!”以研接受,可心里仍旧还是觉着有些别扭,可是想想,她就要远离秦越了,当下不舒服的感觉应该很快就会过去的!

    听到这里,周薇薇也终于松了口气,她是知道的,以研这丫头根本就是讨厌越少,想要尽快摆脱越少,才不会无聊到和其他的女人争风吃醋呢!“放心吧,蓝心学姐,以研和我是最好的朋友,她心地善良、又讲义气,我保证,不会发生学姐你刚才担心的事的!”

    “这样那就太好了!”蓝心眯眼冲周薇薇甜美一笑,转而看向以研,“之前听说你想找份工作,我已经替你联系好了,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你和越少的关系,想必你也是用不着出去工作的,正好我们遇见了,我想最后再问问你自己的意思,毕竟我曾经答应过给你找工作的事,不好食言而肥。”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