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东方弈被家里的爷爷、、父亲、母亲接连训斥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得到家里长辈的许可以滚出家门,他便拖着他那无奈又疲倦的躯逃离了他那个可怕的家。

    可他万万没想到——周薇薇那个臭丫头竟然还敢在他气头上发来那些气人的照片挑衅他!敢那丫头把他说过的话当做放P啊?

    “周薇薇,你个死丫头现在在哪儿?死丫头,哥哥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哥哥我今后就不在C市混了!听好了,有种你就给立马给我死过来,不然的话就不要怪哥哥我×&((×……”

    手机功放的声音,周围的几个人听得一清二楚,铭仁老兄扯着嘴角同地看了一眼周薇薇,周薇薇童鞋则一脸忧郁地看向以研,“你刚才都发了什么给你哥啊?怎么把他给气成这样子了?我们以前敲诈他、坏他好事不计其数也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啊?”

    以研将手机还给周薇薇,笑得一脸随意,“我觉着他跟那个不男不女的美人亲的照片很是养眼好看,正好他在气头上,索就发了几张精彩的给他留作纪念啊!”

    “……”周薇薇好想哭,早知道那天东方哥哥打来电话吼她、威吓她的时候,她就该把那些照片统统删掉的!~~~~(>_<)~~~~

    “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了负一楼。

    就在铭仁一行人即将准备护送以研回山顶别墅时,周薇薇满眼含泪地飞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以研的手臂,伴着泪眼汪汪的凄惨神:“以研,如果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的话,今晚就留下来陪我一起面对!”

    哎哟,等的就是这句话啦!以研眯眼笑得诈,转脸看向特意来接她回去的铭仁老兄,万分抱歉地对他说:“铭仁哥哥,为了阻止待会儿即将发生的惨剧,你们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们一起去帮薇薇助威呢?”

    ……

    这一次,东方弈真的是气炸了!他火大地抓起酒瓶、酒杯的就朝墙上、地上狠劲地砸!

    一旁服侍的、还要不断给他送去大量酒杯任由他砸着出气的服务生哪里见过这个阵仗,一个个都吓得瑟缩在墙角哆哆嗦嗦抖个不停。

    “弈少,周薇薇小姐她来了……”包厢门口,一个经理模样的人探了个头,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颤。

    “让她给老子滚进来!”

    东方弈怒吼一声,扬手又将一瓶啤酒给砸了个粉碎。

    经理吓得不行,连忙退了出去,拉着周薇薇童鞋,一个劲儿地“姑”地叫着把她给推进了包间门内。

    “东、东方哥哥……”周薇薇打小就认识东方弈,虽然隐约知道东方弈家世背景有些吓人,可因为她和以研的关系,她自动就把他当成了邻家大哥般看待,今天,她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吓人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浑散发着戾气的恶魔,她,还是怕了!

    东方弈看到包厢门口那个一脸惨白的周薇薇,突然又想起了自己最近两天被关闭、又被家里长辈给训斥的悲惨遭遇,心里猛然升腾起一股怒气,“周薇薇!你个臭丫头!你果然有种!三番四次整老子,今天竟然还敢独自来!”

    说着,东方弈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抬手“啪啪”捏响了拳头,恶狠狠地冲她放话道:“周氏倒闭,或者今天你跟我单打独斗、一决胜负,你自己选!你也是高手级别的练家子,别跟我说什么大男人欺负女人之类的P话!反正今天我如果不好好教训一下你,我就不叫东方弈了!”

    “那你想叫什么呢?”清清淡淡、风风凉凉的话语从包房门外响起,接着就见到艾以研推门而入,她偏头看向东方弈,眼里满是浓浓的失望,“哥哥,我病了这么久也没见你来看过我,薇薇她只是想帮帮我罢了,你是不是也想好好教训一下我?”

    以研的突然出现,对东方弈来说就仿若一大盆冰水混合物由头顶灌下,瞬时就把他浇了个透心凉,东方弈难以置信地眨巴了下眼睛,神啊,他这是做了什么孽啊?他哪里敢再得罪这丫头啊?

    ……

    铭仁跟他家越少报告了一遍今晚以研小姐的所作所为,同时还说了弈少被无奈要留下跟自家妹子叙叙旧的事,良久,电话那头的秦越才淡淡吩咐道:“今晚就由着她闹吧,不过,明天让东方把她送回来。”

    铭仁听到这吩咐,立马松了口气,以研小姐这块烫手山芋终于不用他再捧着伺候了!哦也!

    东方弈听到铭仁笑眯眯地跟他说了这话,立马泪流满面,悔不当初……娘啊,这一定是个圈!周薇薇和他家小妹向来都喜欢狼狈为,他就不该一时冲动跑出来找周薇薇的麻烦的!

    他目前能不能顺利逃出小妹的魔爪还说不定呢,他哪里有办法又把小妹给哄骗着送回秦越边?这、这不是要命吗?

    “哥哥,你当真那么狠心……还要把我送给那个男人玩弄?”以研一把一把地抹着辛酸泪,东方弈慌手慌脚地拿过纸巾送到她面前请求她不要再哭了,“小妹,哥哥我可真的没骗你啊,你只是现在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可这并不代表你和秦越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

    “你骗人!我的记忆都恢复了,我怎么不记得我跟秦越是男女朋友关系?”记忆里,她的确因为某些缘由试图接近过秦越,虽然她失去了最近几年的记忆,可这也不代表她真的会愿意用自己的体和秦越来真的啊!

    东方弈抚额,“小妹,你就别骗哥哥我了,你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秦越每天都会让人报告一次你的病给我,哥哥我虽然好欺负,但也不是太笨啊!”

    “我看你就是大笨牛!你竟然把自己的亲妹妹送到别的男人上,让那个男人随意欺负,你哪里像个做哥哥的?呜呜……”

    句句话不离东方弈犯下的错,以研真是越哭越委屈,就像她小时候刚刚失去了母亲那样,哭得东方弈的心都揪了起来!

    东方弈苦闷地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边,又掏出打火机打了几次愣是没打着火,吐了口闷气,他有些怒极地问道:“小妹,你跟哥说实话……你在秦家,秦越是不是强迫了你?”

    以研吸了好几口气,才停了下来,沙哑着声音点着头说:“他每天晚上都强迫我,就连我脚上有伤他也都没放过我,呜呜……”

    东方弈一下子捏断了手里的烟,气得脸色铁青,“这里只有你我兄妹俩,哥再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特攻娘子?有没有为军队报部门工作?如果你肯说实话,哥就算拼了也帮你这回!”

    以研怔愣了一下:“我虽然不清楚哥哥问这话的意思,可我的确没有哥哥说的这些记忆,哥哥说是因为我在失去记忆之前用那个带麻醉剂的美发棒弄晕秦越后,才知道我和秦越是认识的,也许我之前真的是认识秦越的吧……”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脑海里一闪而过,以研惊奇地看向东方弈,“哥,你说我出国之前,弄晕了秦越之后,还把那只美发棒留在了秦越边?”

    东方弈沉沉地叹息一口,“可不是吗?要不是因为那只美发棒,秦越怎么会找上我的?可是,我至今都弄不明白——那只美发棒上面又没有刻着我的名字,秘密为你做的那些美发棒我也从来没有拿给秦越看过啊!他怎么就知道我跟你认识呢?……不过,小妹啊,秦越手下那么多人,都是亲眼看到你跟秦越在酒店留宿的,你的子那么要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跟男人去酒店?所以啊,让你跟秦越走的这事,真的也不能全怪哥哥我考虑不周……”

    以研忍着发作起来的头疼,虽然记不起来这件事了,她还是忍着头疼静下心分析了一下,她向来警觉,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将美发棒留在秦越边等他来发现自己的秘密?而且,之前冉毅哥哥嘱咐她要尽快弄清楚她在出车祸之前到底跟秦越说过什么话,或者有什么东西交给了秦越,或许……留在秦越边的东西就是这只美发棒也说不定啊!

    “那么,那只美发棒现在在哪儿?丢了吗?”以研问。

    东方弈怔然看向以研,见她如此认真严肃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也是隐隐犯疑——即便小妹不是那个厉害的特攻娘子,光是小妹平里耍弄的那些小花招就足以让他察觉到小妹有着可以成为报特工的天赋和潜质,以前他只是以为小妹贪玩摆弄那些手段瞎胡闹,现在,他可不能再将这种事看成偶然事件,可是,舅舅他又怎么可能舍得让小妹做那么危险的事?

    “哥哥!那只美发棒现在到底在哪儿?”以研抓住东方弈的手臂,又问。

    东方弈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如实说道:“当时铭仁的确是将美发棒给我看过,但后来秦越问过我之后就把美发棒收了回去……哎哎……小妹,你该不是还想回秦越边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