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谜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剿匪之战,很快结束。打扫战场,马大炮被乱枪打死,就是没有见到马汉龙。当然也没有找到“藏宝箱”。

    马汉龙果然如我预测的一样,听到枪声就从匪洞东边出口逃跑,他用一根逃命长绳,从洞口峭壁处放下,慢慢爬了下来,准备偷抢渔船,从盘龙湖水路逃命。被守在山脚下的汪芳守株待兔,逮了一个正着。其他七八个余匪从盘龙山西面逃窜,被埋伏在西边山道口的中村部,全部消灭。

    我向汪芳报告,匪洞没有找到宝藏木箱,这是真话;听一个匪兵说,晚上马大炮兄弟俩带几个亲信抬了一些东西出洞,忙到很晚才回来;这是假话,我编的,我不想让汪芳把注意力又转移支阿木上,要解除阿木被押送上海76号的危险。

    我把一些从匪窝里搜到的战利品都带了下山,交给汪芳。其中就有上次我们协助马大炮从丁宅抢去的大批珠宝。我告诉汪芳,匪兵们招供说这就是他们昨晚从盘龙湖底捞上来的宝箱里的珠宝。

    从这次调包分析和剿匪部署,到一举消灭强匪,汪芳现在很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

    他把马汉龙吊起来拷打,要他说出宝藏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有这些珠宝为证,马汉龙否认显得很无力,汪芳不相信他的否认,只会认为他是死不招供。

    “你说你们没调包,那这些珠宝是哪来的?”

    “姑,这是我大哥他们以前打劫的珠宝,我哪里知道是哪来的?我还是前不久才从上海回来的。”

    “你是从上海回来的?那你在上海是做什么的?”

    “我在上海是中统局一名不起眼的电报员,有一天我截获了76号一份密电,才知道盘龙镇桃花党宝藏之事,我就带着这份密电逃跑回来找我大哥,想联手夺这笔宝藏。”

    原来是这样。这话应该是真的。但汪芳不信。

    “姑我是做特工出的,你一个中统局不起眼的电报员,怎么可能截获得到76号的密电?据我所知,你大哥马大炮半年都没有下山打劫了,他要有这多珠宝就不会为冬天粮衣发愁了。这分明就是桃花党宝藏里的珠宝,你还要死不招供,我把你折磨死,让你有再多宝藏,也没命享用!”

    又是一阵皮鞭毒打,马汉龙呼爹叫娘,就是招不出什么东西来。压根就没有的事,他拿什么招?

    我担心汪芳问不出宝藏下落,会相信马汉龙说的是真话,而调头去拷问阿木。就对汪芳说:问问我们抓回来的匪兵就知道他说没说真话。

    果然,汪芳分头审问那三个匪兵活口。他们三个都说自己不知道,说这事只有马大炮兄弟俩和他们几个亲信清楚。我们只是小喽啰,出力卖命有我们,好处就没我们的份了。

    这三个活口匪兵是我特意留下的。我担心汪芳从马汉龙嘴里问不出宝藏,就会调转头拷问阿木,我才想出了这一招。

    在下山的时候,我偷偷威胁利:要是鬼子拷问你们关于桃花党宝藏的事,你们要想活命、要不想受皮之苦,就说你们不知道,就说是马大炮兄弟俩和几个亲信去埋的。我保你们不死。

    这下汪芳更深信桃花党的宝藏正如她的判断,装在戏班戏服箱里,沉入盘龙湖,后被土匪抢先一步,捞起来运到盘龙山,中途调包,丢下一些真放戏服的木箱,以迷惑她,现在被马大炮兄弟俩埋藏在盘龙山一个秘密的地方。

    这招连环栽赃计,让马汉龙跳进盘龙湖也洗脱不掉,也让阿木对于鬼子来说,暂时失去了价值。

    方玉堂说戏服箱全是他扔进盘龙湖的,用来迷惑鬼子。

    鬼屋现在应该比较安全了,因为鬼子前前后后进去搜查了三次。每一次,我都通过英子提前通知方玉堂,他从暗道跑上山。暗道还是没有被发现。

    松井并不卖上海76号丁默村面子,虽然怀疑于清风和曹子华是假特工“汪伦”,却也懒得去管,何况他们两个一直是以采购苎麻的上海商人份出现。

    而真“汪伦”汪芳,自认为已牢牢掌控了局面,马汉龙和方木都在她手上,桃花党宝藏非她莫属。对两个假冒“汪芳”也就置之不理。

    于清风和曹子华还真象模象样的采购了一大堆苎麻。

    两人还象生意场的朋友一样,一起进出桃花楼,偶尔一起喝酒,相互照顾。

    阿木伤势还很严重,鬼子看管很严密。我但心汪芳从马汉龙嘴里问不出东西来,会调转头拷问阿木,他说出宝藏和诗文秘密。要是她一气之下,把阿木转移到上海76号去了,阿木肯定会受尽折磨而死。我一定要救他出来。

    英子、方玉堂和我,坐上一条小渔船,一起出湖商量。

    英子出主意说绑架汪芳,交换阿木。我也觉得这这步棋甚妙。

    方玉堂摇了摇头:“汪芳是上海76号特工,松井不会卖76号面子,再说,要是我们绑架了汪芳,说不定正合松井之意,他可以趁机审问阿木,地方鬼子插手桃花运党宝藏之事,解除不了我们的麻烦,也解救不了阿木。”

    方玉堂这样分析也很有道理。要汪芳是本特高课的人,松井或许会拿阿木交换汪芳。但汪芳现在表明的份是丁默村的人。而绑架松井的人,汪芳又不会答应交换。

    强攻更是没有多大把握,现在的局势是敌强我弱、敌众我寡。

    “你问了子华没有,他这次到盘龙镇的任务是什么?他和王能青能否帮上忙?”方玉堂问英子。

    “我问了,他是受国民军军统指派,也是冲桃花党宝藏而来,还有那位共党特工于清风,任务是一样的。只是他们得到的命令是不能强占强夺,一要摸清桃花党的底细,极力争取桃花党加入抗救国的统一战线,二要堤防和极力阻止汪伪政府或本鬼子得到宝藏。”

    “那他们为什么没什么行动?”

    “他们一直在暗地里打探桃花党的况。子华说,方木目前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现在强行把方木救出医院,如果得不到治疗,生命危险还要大一些。”

    “嗯,他想的也不无道理,但是阿木留在敌人边一天,我就担心一天,这是我一块心病,还是要趁早救他出来,把他送到江西阿水那里,由华老中医医治他。”

    最后方玉堂说用一个大胆的“鱼死网破”策略,就是由我故意“出卖”他,向鬼子和汪芳“告密”说桃花党党首是戏班四兄弟的师傅方玉堂,他现在就躲藏在鬼屋,把敌人吸引到鬼屋里来,让子华、王能青联手,上医院求出阿木,英子负责找条脱的渔船,在医院后墙湖边等候接应,他自己先在鬼屋与鬼子火拼,拖住敌人,然后从暗道逃脱,翻山到桃花岛北岸上船碰头,再由他开船把阿木送到江西。

    “这招太危险了吧,弄得不好,阿木没救出,反倒把您暴露了,再说,鬼子去的人多,您一个人不容易脱。”

    “其实,马大炮和马汉龙两土匪兄弟早就把我出卖了,不成在暴露不暴露,敌人来鬼屋搜查三次,除了为找宝藏之外,就是想来抓我。”

    “我怎么配合?”我感觉我不能光是“出卖”就完,应该还可以做点其他的事。

    “江水,桃花党牺牲了阿金、阿火两大骨干,阿木又重伤在,命悬一线;阿水现在也不能在盘龙镇露面,你要掩护自己的份,全力支持和配合老五阿土,现在桃花党的发展壮大,全指望你们这第五分支。”

    “这种危急关头,老五阿土为什么还不露面?”

    “不能怪他,是我要他这么做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露面,他有另外更为重要的任务。”

    我不知道方玉堂说的“重要任务”是什么,现在是桃花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应该没有比这更为重要的事了。但方玉堂还是叫我理解这个神秘的老五阿土;

    “总有一天,他会在你面前表明份,你要帮助他完成任务。”

    我们还是回归正题,详细部署营救阿木行动计划。

    我刚一回司令部,汪芳急急忙忙找我,看她喜形于色,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很神秘的对我说:

    “有两件喜事。第一、上海76号丁长官回电,批准了我发展和推荐你正式成为76号特工盘龙镇站站长,并授予上校军衔,委任书过几天就送达;你现在与唐一虎平起平坐。第二件喜事,就是马汉龙终于招供了,你马上带上你的亲信,我们一起上山挖宝,不要惊动松井和唐一虎。”

    这第二件喜事,还真出乎我意料之外,可能是马汉龙实在是杠不住汪芳的毒打,就随便招了一个地方。这第一件喜事也可能是真的,只不过是汪芳想拉拢和收买我,做她在盘龙镇的帮手罢了。

    算上这个份,我就有了四个份和职务:盘龙镇警卫队副司令、桃花党第五分支副支队长、国民党军统盘龙镇特工代号龙五、上海汪伪76号特工盘龙镇站上校站长……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