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宝诗文(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英子告诉我,阿木在她手掌心上写两个字:扇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也一时想不明白阿木想告诉我们什么。我把四个“汪伦”的真实份告诉了英子,那个年轻人果然是子华。

    英子激动起来。“那我怎么办?”

    “先别急着相认,他可能有苦衷,因为他现在份是隐蔽的,任务没完成不能公开。再说,你还活着让他感到意外,他也不知道你的底细,也不知道你现在替谁做事。”

    “真特工是汪芳吗?”

    “应该是的,所以你要提防她。我看于清风不象坏人,他说你现在有危险,叫你抛出一个假诗文出去,让他们狗咬狗?”

    “假诗文?”英子一听,沉思了一下,起去拿了一把扇子来,打开。

    “江水,这是阿木送我的见面礼,这上面有四句诗文,昨天在医院里他在我手心上写的就是扇子两个字,难道说这扇子上的诗句有什么秘密?”

    我接过扇子展开一看,果然有也有四句诗:花落一蝶飞游,菊开九月愁绪求,人生世上苦苦寻,不觉入水也逍遥!

    “不会是这扇子上的诗句才是真正的暗藏宝藏秘密吧?”

    “都有可能。只是我想不明白,方师傅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宝藏埋藏地点,搞得这么复杂,到底是为什么?”

    “方叔叔说了,现在这种形他更不能直接告诉我关于宝藏地点。谁知道宝藏地点,就等于谁上挂着一个定时炸弹、一个火药桶。他不会让我处于危险之中,并且他是桃花党党首、是戏班四兄弟的师傅份会很快暴露,鬼子和特工会很快盯上他。而诗文其实对鬼子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说这诗句应该我是唯一能破解的人。鬼子要的是宝藏地点。”

    这过于深奥玄妙,我理解力有限,无法接受。

    “阿木在你手心上写上扇子两字,无法有两个意思,一是告诉你其实这扇子上的诗文才是隐藏宝藏秘密的真诗文;第二个意思可能与于清风说的不谋而合,暗示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抛出这扇子上的诗文,用来迷惑敌人。”

    英子点点头。“这两首诗文我都烂记于心,还有你也记住了。反正方叔叔说了,就算是特工和鬼子有了这诗文也破解不了其中的秘密,管它真假,先抛出去再说。”

    这以后英子跟四个汪伦一样每天手拿一把纸扇,虽然天并不,还是扇不离手。

    经多方秘密查找,方玉堂果然在镇东边盘龙湖码头上碰到了王能青,两个中年男人又惊又喜抱成一团,泪流满面。当年生死离别一过就是十六年,方玉堂云游四方,也没有打听到他们的一点点消息。

    “子华呢?”方玉堂最想得到的答案。

    “你应该见过了,我跟他一起回的盘龙镇,他化名汪伦,公开露面,我躲在暗处寻找你,我猜测你会回盘龙镇的。”

    “师傅,这里说话不方便,上游船去聊吧”我向这两位喜不自的中年人建议。我看到码头处停了几只游船。

    “这位年轻人是?”

    “他叫江水,是车把手江哥的老二,那时才五岁。”

    我们一行三人租了一条游船,我备了一些酒菜,让他们两人边喝酒边叙旧。

    ——当年况十分危急,丁大富派了家丁要斩草除根,我来不及顾及英子,就背了子华,也不敢走水路和大路,趁夜一路翻山,再坐船去了上海,找到我的一个同窗,我就培养子华上学读书,后来子华在我同窗的帮助下,东渡本留学,回来后就加入了军统组织。其实我也算得上老军统了,这次我们回来,明里是查找桃花党宝藏,暗地我是带他回来复仇。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一是英子还活得好好的,我高兴得几个晚上都没有睡着,一边抽烟一边流泪,没想到——我、我两个外甥他姐弟俩有生之年还可以团聚——

    王能青说到这,声音嘶哑,泣不成声,再次泪如雨下。方玉堂也是老泪纵横。

    “是呀,这是曹公在天有灵,历经十六年磨难,可以让他们姐弟重逢相认。”

    “方哥,其实我也找了你十六年,我后来听说你从江西回了盘龙镇,杀了丁大富。当我听说盘龙镇有一支神秘戏班,我猜测是你;当我听说有支神秘的桃花党,我也猜测是你。”

    “当我第一眼看到那年轻人,就认出他就是子华,只是不敢认,他也肯定不认得我了。”

    “他记得你,你在他们小时候教他姐弟俩功夫,还说要收他们做徒弟,他可能只是认不出来你了。”

    两人商量如何让他们姐弟相认?

    这天傍晚,方玉堂带着英子,王能青带着子华,向镇北面桃花岛方向去了,方玉堂吩咐我远远的望风。我没到现场,但我可以想象得出,分散十六的姐弟相见、外甥与舅舅重逢、徒儿与师傅再遇,这是多么难得的事,场面一定是感人泪下……

    他们一直聊到天黑,忘记了吃饭、忘记了回家。

    方玉堂把英子姐弟相认地方选在这里,是因为英子的父母就安葬在这桃花岛靠北边的湖边上,旁边就是有名的望江亭。

    我站在这望风,忽然想到一件事:方玉堂说的老五阿土,会不会就是子华?要子华是老五,他在桃花党里也是我的领导,我不正是桃花党第五分支的吗?他在军统里也说不定是我的领导,不是龙一就是龙二。

    汪芳这几天看到英子手拿一把纸扇,果然引起了她的关注和极大的兴趣。当她听说这扇子是方木“慕”、“暗恋”她,而特意送给她的礼物时,汪芳更是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她借欣赏扇子为由,拿到手上,暗暗一字不差记住这四句诗文。

    土匪马汉龙也注意到了英子手中的纸扇。英子也是“无意”之中让他看到了扇子上的诗文。

    于清风这天找到我,告诉我汪芳向丁默村发了电报,请求丁默村向盘龙镇军部表明她的真实份,并要求地方军部配合她的下一步行动。他们这次也同样截获了这封电报电容。

    那么他和子华要么尽快离开盘龙镇,要么换新的份来掩护,要么象上次一样,先截获从上海发到盘龙镇的电报,再按此内容也发一份假电报给盘龙镇的松井,进一步迷惑和搅乱局面,以混淆视听。

    于清风告诉我,汪芳的下一步行动很可能是要松井出兵,搜查戏班住处,并抓捕戏班其他人员。他问我戏班是否还有人没有转移的,要是有就尽快通知他们转移。

    其实戏班自从阿金阿木夜袭军医院、枪杀丁祖光之后,所有住在鬼屋的闲杂人员都转移出去了,现在只有方玉堂住在里面。我得马上通知他躲一躲。

    果然很快唐一虎接到了来自上海特工76号的密电,告诉当地驻军,女汪伦真名叫汪芳,是76号特工,其他汪伦系假冒特工,请当地军部积极配合汪芳执行秘密任务,如有必要,尽快抓捕假冒特工。

    这份密电发给唐一虎,而不是发给松井,充分说明于清风的分析是正确的,丁默村在借特工组织派特工干私活,想独吞这块肥。他与唐一虎可以称是上下级关系,与松井就说不上是上下级了,也无权向松井下命令,当然他发给唐一虎的密电也没有下命令的口气,而是请当地驻军配合汪芳行动。至于对假冒特工的抓捕,也只是建议,没有命令。

    唐一虎拿着密电找松井,松井看了看电文,就把它丢到桌子上,不屑一顾。

    “什么狗秘密行动?这是我的防区,又不是大上海鱼龙混杂、也不是南京城特务横行,一个小小的盘龙镇,就算是有几个军统特务、共军特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再说他们又不是冲着我来的,是冲着你76号来的,关我事。”松井心里把76号和特高课分得很清楚,这要是特高课发来的密电,他才重视。

    “电报是发给你的,你自己看着办。不要把盘龙镇搞得乌烟瘴气、鸡犬不宁就行了。”

    这份密电只吓跑了其中一个假汪伦,那就是土匪马汉龙,于清风和曹子华还是在用汪伦的名字,招摇过市,只不过他们到处收购苎麻,俨然一副真商人派头。

    唐一虎最大的配合行动是除汪芳外,不再让其他人接近住在医院治疗的阿木。至于说于清风和曹子华,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危害盘龙镇军政事务的行动,也找不出抓捕的借口。反正要抓他们,他们也一下子飞不出盘龙镇。

    马汉龙和汪芳都在暗地里解析英子纸扇上的诗文:

    “花落一蝶飞游,菊开九月愁绪求,人生世上苦苦寻,不觉入水也逍遥!”

    我也躺在上仔细琢磨这四句文,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天傍晚时分,汪芳突然火急火燎来到司令部,请求松井和唐一虎派船出兵,协助她到盘龙湖北岸桃花岛附近,说是有重要行动。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