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显神通(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哼,厚颜无耻、胆大包天,敢以假乱真。你是什么人,我早就查得一清二楚,还想在这里蒙骗大本皇军。”“女汪伦”很不服气。

    “哪请小姐说来听听,我是谁?你又是谁?”

    中年汪伦针锋相对,另外两个“汪伦”象没他们什么事一样,站旁边看龙虎斗。

    “你是上海共党特工于清风,我们在上海打过一次交道,你忘了吧。”

    田中和旁边的鬼子一听说是上海共党特工,都悄悄的把手放到枪把上——干特工的胆子就是大,敢单枪匹马深入虎

    这位中年“汪伦”毫无惧色,冷笑三声:

    “哈哈哈,你果然厉害,汪芳小姐,打过一次交道你记得这么深刻,可惜我跟你打那次交道的时候,你可是国民军中统统工。并不是什么76号的,我在76号呆了三年,我算得上76的原老,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你?”

    “你——”

    “女汪伦”有点急了,转向松井用语说了几句。又调头转向这位“汪伦”:

    “我还不怕把实话告诉你们,我在上海是叫汪芳,但你不知道我其实是本人,我真名叫山口芳子,我是76号和本特高课的双重特工。你们三个假汪伦说几句语给松井少将听听?”

    “会几句语就是76号和特高课的人啦?会语就一定是真汪伦?”

    那位最年轻的“汪伦”憋不住了。站了出来。对着松井和田中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语,说得比刚才那个什么山口芳子的还地道、还流利。

    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我不知道这两位仁兄是哪部分的,但我知道上海中统局里的确是有一位美女特工叫汪芳,不知道是你本人,还是刚好跟小姐你同名同姓?我会语,但我不会用会说几句语来证明自己是76号或特高课的,更不会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本人。本人是76号组织一号首长丁长官的学生,不知道三位跟丁长官熟不熟,要是认得丁长官的话,可否说出丁长官夫人的名字来,让松井阁下派人去核实一下?”

    “这位小兄弟,丁夫人赵慧敏,你见过几次面?你敢大言不惭说自己是丁长官的学生?”

    这位军人模样的“汪伦”也终于开口说话了。

    “将军阁下,我只需问您一个问题,便可辨出真假特工汪伦来。”

    “哦?什么问题?”

    “您今晚上的抓捕桃花党行动,是从哪得来的报?是不是一位署名盘龙虎的人,今天中午差一个卖烟的小孩送来的?假汪伦、假特工,会向您提供戏班四兄弟就是桃花党这样重要的报吗?只有我这个真76号特工,才会提供报给阁下。”

    原来果真是这个土匪向鬼子密报!我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一刀结果了他的狗命。

    “将军阁下,为了党国和大本帝国的共同利益,我建议您现在就把这三个假特工抓起来,以免夜长梦多,后患无穷。我要代表76号把桃花党分子方木带回总部审讯。”

    松井和田中并没有认定这位就是真76号特工、真汪伦。只是从这一回合的对决来看,他的可信度是最高的。但是桃花党用苦计不是一次两次,现在他提出要带走方木,就让鬼子起疑。

    “你是盘龙山的土匪二当家的——马汉山,马大炮的亲弟弟,你土匪本来就是跟桃花党分子是一伙的,让你带走方木,就是放虎归山。”

    “女汪伦”也下了一点功夫查证了马汉山的底细,她这一说,明显马汉山底气就不足了。

    “你不要疯狗乱咬人,我要跟他们是一伙的,我怎么会提供戏班就是桃花党的重要报给太君?你明明早就知道了他们就是桃花党,可是你并没有向太君报告,我想替太君问你,这是为什么?”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个蠢货,你这叫打草惊蛇!至于你向太君密告报,只不过是演一出苦计。”

    松井和田中完全不知道谁真谁假,我除了知道马汉山的真实份,这三个谁是谁我也判断不清楚。

    现在,一要解我心头之恨,二要除一个是一个。

    我站了出来。

    “将军,这位我打土匪的时候确实见过,他就是马大炮的弟弟,我只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马上叫人去把胡麻子找来指认,就清楚了。”我认为这一招可以让马汉山原形毕露,先把这个恶棍解决了。

    “那就有劳这位小兄弟马上派人去请什么胡麻子来指认吧。”

    他这样一说,倒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田中叫我立即派人去找胡麻子来。

    派去找胡麻子的卫兵很快进来回话说:找不到胡麻子,听跟他住一起的士兵说,他在昨天晚上包了一条船逃跑了。

    这让我吃惊不小。是谁给他的钱?谁帮他租的船?我盯着马汉龙看了半天。

    “原来你早有准备。”

    “兄弟,话不要乱说,我认都不认得什么胡麻子,我早有什么准备?”

    看来这一时还难以分清真假。从目前我结合他们透露出来的信息,我认为,马汉龙是土匪无疑,中年“汪伦”可能就是上海共党特工于清风,“女汪伦”可能是**中统特工汪芳,那么这位“子华”就极有可能才是真的“汪伦”,那么他真的在本留过学,当了本汉。这个消息对英子来说,是不能接受的痛苦。还有这位神通广大的“女汪伦”查清了于清风和马汉龙的底细,就是没查清“子华”的底细,说明他隐藏得很深。

    四个汪伦都要求松井给他们时间,单独审讯方木,松井显得很为难。我现在的心思不在分清真假汪伦,而是想什么办法营救阿木出去。

    我对松井耳语:不如答应他们,我暗中偷听他们的谈话,以此来分辨真假。

    松井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点了点头。对四位汪伦说道:

    “我给你们每人十分钟时间,但绝对不能单独审讯,我要确保俘虏的安全,必须由江副司令陪同。”

    “女汪伦”说,应该指派一名不懂中文的本军官监视审讯。

    松井让我参加监视,就是为了找出蛛丝马迹,辨出真假“汪伦”,安排一个不懂中文的本军官,能起什么作用?就拒绝答应她的提议。

    四位汪伦见松井一再坚持,只好勉强答应了这个条件。

    女士优先,“女汪伦”第一个进去审讯方木。

    阿木的枪伤被简单处理,我见他受伤不轻,但还是被铁链锁住了双手双脚。我正准备端一碗水给他解渴,“女汪伦”抢先一步,端了一碗水亲自喂阿木几口喝干。

    “方先生,知道是谁出卖了你们吗?就是跟你们打得火的马大炮的弟弟、盘龙山土匪二当家的马汉龙,也就是以后会来假惺惺说要救你出来的那个假汪伦。”

    “他是假汪伦,那么说你是真汪伦罗?”

    “女汪伦”侧脸看了我一眼,“我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方先生是人中之龙,怎么能呆在盘龙镇这样的小地方,应该去大上海,做事业有大舞台,享受生活更是灯红酒绿、荣华富贵。”

    “条件是什么?”方木轻蔑的问道。

    “条件很简单,你在这里最好什么也别说,你说出了别人想要的东西,是保不了你的命,恰恰相反,你只有什么也不说,你有才会活着离开这里。我以我的人格担保,只要你守口如瓶,我保你安全离开这魔窟,去大上海享受荣华富贵。想必方先生是聪明人,知道我说的话的份量所在。”

    说完她就转离开。在“女汪伦”转的一瞬间,我看到阿木向我使了一眼色,我转到“女汪伦”背后,靠近阿木,他迅速塞给我一包东西,我来不及细看,就装进了内衣口袋,跟着“女汪伦”走出了审讯室。

    马汉龙想抢着第二个进去审讯,被“女汪伦”拦住了。

    “将军阁下,方木受的枪伤应当马上送到医院去医治,现在不宜再被审讯,如果他有生命危险,那么他知道的桃花党所有秘密就会随他的死而彻底消失,这个责任上面追究下来,谁也担当不起。”

    她担心方木有生命危险只是其一,更重要的应该是不想让另外三人接触方木,在她之前探听到她想要的东西。听到口气,是想把方木弄到上海去,不受任何干扰,慢慢再审讯,或利

    “你审讯完了,就说他不宜再被审讯?你是何居心?”马汉龙接触不到方木有点着急。

    “我没有审讯,江副司令可以作证,我只是看他伤得很重,审讯不用急于一时,要是他死了,大家都没得审了,我想你如果是真汪伦,一定不会不顾及方木的生命安危,只有假汪伦会见死不救,还会借机杀人灭口,让方木永远闭上嘴不能说话。”

    这一将军,把三个“汪伦”将得无话可说。果然这“山口芳子”狡猾无比,暂时成功阻止了他们三个审讯方木。

    松井命令鬼子宪兵把阿木立即送往医院,并要求中村带领本武士和宪兵负责看护,没有他的命令,不得让任何人接近方木。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