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秘密(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果然有这么一笔巨额宝藏!要想知道宝藏埋藏地点,只有两条途径:一是方玉堂本人,二是藏于戏班五兄弟上的五句诗文。

    王小二受不了鬼子的严刑拷打,在牢里自杀亡,田中还是没有问出潜藏在盘龙镇的桃花党分子,只有再次加强对铁铺、酒楼、商铺、医馆、码头等等各处盘查。

    这天在司令部,松井召开下一步兵工厂筹建计划,我被通知参加,是要我配合兵工建设,做好外围安防。

    突然一士兵进来报告,收到从南京来的一份密电。松井拆开密电,告诉大家,说是近会有一名高级特工从南京军部秘密潜入盘龙镇,此特工直接受汪精卫主席和大本帝国冈村最高司令长官指挥,到盘龙镇执行一项十分重要的秘密任务,地方军部暗中配合和支持,既要保护他的安全,又不能让他份暴露。

    说是此人化名“汪伦”,手拿纸扇,需要时与盘龙军部接头暗语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

    几个鬼子头目和唐一虎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来头不小!直接受汪精卫和冈村指挥?汪精卫是国民伪政府主席,冈村是本侵略者在中国的最高司令指挥官。特派一名高级特工来这小小的盘龙镇执行什么神秘而重要的任务?

    佐太郎沉思默想,说道:“盘龙镇只是我们在华中战场的一个小小驻点,就军事地理位置而言,可以封锁长江南北和东西中段一处要道之一;就后勤保障来说,也只有一个小小的兵工厂和一家军医院。这两者都不足以吸引两位最高长官的如此关注,唯一的解释就是关于民间暗传的一笔宝藏。”

    “什么宝藏?”松井很惊奇,可能他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关于桃花党宝藏之事。我一听佐太郎说到宝藏,心里一紧。

    “最近民间传闻,桃花党长期以来,打家劫舍,聚集了一大笔巨额财宝和中国古董,这笔财宝数量大得惊人,就藏匿在盘龙镇。想必是我军前线财政吃紧,想要得到这笔财宝,作为战争物质经费?”

    “这倒是一件奇闻。那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事交给我们来做?而要派高级特工来秘密执行?”

    “总部不把这任务直接交给我们,我想并非是不信任,而是这任务很特殊,只能是秘密查找,不能大张旗鼓的四处打听和搜索。弄得不好,会惊动的可能不光是桃花党,还会惊动共军和**,蜂拥而来都来夺宝,就弄巧成拙了,并且如果一旦事败露,还会让世界各国耻笑,堂堂党国,竟然财政穷得需要动用兵力抢夺民间社团财宝来填充政府财政,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佐太郎的分析不无道理。松井立即分工,指派田中、中村和我,各带一班人马,兵分三路,二十四小时秘密调查各大客栈酒楼,秘密保护最近进入盘龙镇的陌生人,排除各种危险,但不得惊动任何可疑疑似特工人员。

    英子的桃花楼可能是这位神秘特工最有可能入住的客栈,地理位置正居镇中心、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当然,鬼子开的樱花楼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把这一重要报告诉了英子。英子听了也是惊讶不已:“我也正要找你,这几天客栈先后住进了三男一女四位登记名叫汪伦的客人。你这一说,那他们就是从南京来的秘密特工?不是说只有一位的,怎么会有四位?并且登记名都叫汪伦?”

    我也觉得奇怪,但我想不出怎么一下子由一位变成了四位。

    我叫英子速速转告方玉堂,我回司令部把我调查到的这一况汇报给了松井。松井和几个鬼子头目听我一说,是大眼瞪小眼。

    “怎么有四个化名汪伦的?还是三男一女?这其中肯定只有一个是真,三个是假的,那我们怎么分辨真假?假汪伦又是什么人?又不能直接抓起来一个一个的盘问,南京总部也没有告诉我们真汪伦是男还是女、是老还是少,还有什么其他特征?”

    “将军您打个电话到总部问问不就清楚了。”

    “这个电话可不是好打的,我们是军部,他来执行的是特工部的秘密任务,不归军部管,只能是需要你的时候,你军部才可以出面配合。我打电话只会是挨一顿臭骂,说我们多管闲事。你要不信你可以打给野田中将问问看。”

    田中大佐犹豫了一下,果然拿起电话打给了野田中将。

    野田中将说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个“汪伦计划”,叫田中大佐不要打听特工部的事,更不要抽手去管。

    “你管他来了几个汪伦,特工部需要你配合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田中碰了一鼻子的灰。

    “连野田中将都不知道这个汪伦计划,说明这个计划的级别不是一般的高了。他说得对,特工部叫我们怎么配合我们就怎么配合,真的汪伦发现有假汪伦在盘龙镇,他自然会跟特工部汇报,到时候特工部再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目前四个真假汪伦都不要管。不过南京密电说到有一句接头暗语,江水你试着会会这四个真假汪伦,说出暗语试试,对不上的立即抓起来。”

    好在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因为我现在还不能断定假汪伦是什么人,是敌还是友?万一是友,抓了起来,我不成汉了。

    我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我化装成一位公子哥,进出桃花楼,英子暗中给我一一指认了这四位真假“汪伦”。

    这四位汪伦,按年龄分,一位四十出头,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军人出,再怎么新衣妆扮,还是显出粗俗、和军人的强悍勇猛;有特工人员的粗犷,只是欠缺精细。

    一位三十出头,长袍长衫,商人打份,有几分儒雅,精明神武、智勇双全;有特工人员的精明,但欠缺特工人员的狡黠。

    一位二十出头,与我年龄一般,英俊帅气,稚嫩之中显出成熟干练、气度非凡;有特工人员的神勇,但欠缺特工人员的沉着稳重。

    唯独一位女,漂亮优雅、聪慧精干、锋芒毕露;女特工倒不是少见,但这位女杰作为高级特工人员,好象温柔有余,强悍不足。

    让我倍感意外又惊奇的是,这四位“汪伦”都手摇同样的折纸扇,当我找各种理由靠近他们,轻声念到:桃花潭水深千尺,他们与我深深对视一刻,转个脸去,对着另一个方向,好象是随便口呤到:不及汪伦送我。然后视同路人,各走各边……

    这四位“汪伦”一出场就知道不是盘龙镇的凡夫俗子,非同凡响!

    我回复松井,这四位暗语都对,一字不差。松井只好叫我继续留意他们的一举一动,不要乱来。

    他们每天走街串巷,看起来好象无所事事,只是来盘龙镇观光休养,偶尔打听一下本地苎麻收购价格,貌似外地来收购苎麻的生意人。

    方玉堂也吃惊不少,一来宝藏传闻还是没有保密好,虽说只是传闻,但还是有人信了;二来以前只是听说有强大的力量冲桃花党的宝藏而来,这次看来是真的“狼来啦”。

    按他的分析和猜测,这三股力量分别是共军、**和伪军,现在来了四支人马,不知道这第四支是什么人?不知道来者是敌是友?

    反正来者不善,多半是敌,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特别要保护好各人装有诗句的小布包,一定不能落在他们手上,万一出现紧急况,能安全转交就转交出去,不能转交一定要消毁掉。转交只能是在方金、方木、英子、和江水你们四个人之间,一定不可转交其他人。从形势上分析,转交给英子是最为安全的。

    另外你们可以适当时候,放风出去,说知道桃花党宝藏地点的只有桃花党党首一人。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开。

    但是民间传闻却并不按我们放风的传播,都说宝藏秘密就隐藏在一首四句诗文里,只是没有提到戏班五兄弟。

    我们对这一传闻的传播源来自何处,百思不解,因为知道这一况的就方玉堂和金木水火四兄弟,以及我和英子知道一点皮毛,难道我们当中出了叛徒不成?这种可能太小了,阿火死了,阿水也远走江西,现在整个盘龙镇就是方玉堂、阿金、阿木、英子和我五个人知道。

    宝藏之说好解释,桃花党一来盘龙镇是打家劫舍、夺富济贫,民间自然会想到财富之事,也自然会发生宝藏之说。只是这诗文暗藏财宝地点,不是随便揣测得出来的,一定是有人有意或无心说了出去……

    我觉得我们几个都没有可能,唯一有可能的是远在江西的阿水,他知道了一点什么,他不小心透露出去了一点什么。

    当然现在花精力去追查泄密之人还不是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这批闻腥而来的“狼”。

    自从我用暗语与四人接上头之后,他们分别请我喝酒或喝茶。给英子的桃花楼倒是带来不少生意。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