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秘密(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当英子问:为什么不怀疑眼前人,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包括我。不知道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一会儿怀疑方金、一会儿又说是马大炮,其实我认为这个叫王小二的才是桃花党党首。”

    英子此言一出,惊动在座所有人。

    “敢假借投靠、潜入皇军司令部,非一般人能有的胆量,这是其一;其二,当他此行目的败露,马大炮肯花这大代价交换他回去,也决不是他自己说的只是一名小队长这么简单。他真要是一个叛徒,马大炮还会要他回去吗?就算是马大炮偶尔活捉了皇军宪兵,换枪换粮都比换他有价值、更划算。”

    英子的话明显让鬼子们都有点相信。

    而王小二哭丧着脸,一再争辩说自己只是受不了当土匪的苦,一心要投靠皇军。

    “我之所以这么认为,还有关键的一点,你在一个多月之前,你们一行四人,到过桃花楼喝过酒,跟你一起的其他三人都叫你方老板,而你现在说你叫王小二。”

    “这位女掌柜的,你认错人了吧。不错,我是悄悄下过山,但我从来都没到过桃花楼,我也确实是叫王小二。”

    “我见人是过目不忘。当时你酒喝得兴致勃勃,还脱了上衣,光着上,我从你们包厢门口经过,看到你后背左肩膀有一块很显眼一指来长的刀疤。你要说你不是方老板,你敢不敢当众脱了上衣,让大君看看?”

    王小二脸色大变,几位鬼子对这一况是惊喜交集,容不得王小二答不答应,田中下令叫两名卫兵脱了王小二的上衣。转一看,大家再次惊呆:后背左肩膀有一块很显眼的一指来长刀疤痕。

    这下我也明白过来了,这是方玉堂和英子商量出来的对策,王小二当然就是王小二,肯定不会是方老板,这个刀疤肯定是马大炮告诉方玉堂,方玉堂再转告英子,这张交换俘虏的纸条也并不是马大炮差人送的,而是英子、或阿木写的。就象英子说的一样,马大炮真要交换俘虏,就是换枪换粮,也不会来换一个可耻的叛徒。

    可笑的是,王小二到死都没有去过桃花楼喝过酒。

    “太君,我们差一点就上了马大炮的当了,放他走才是放虎归山。”

    “不是上马大炮的当,是上了这个桃花党党首、方老板的当。”松井是彻底相信了英子说的。

    “把他给我关进大牢,慢慢审问。”

    王小二再怎么喊冤枉,也没人相信他的话了。

    “曹掌柜聪明机智、胆大心细,免除皇军做一件愚蠢的事,抓了几个月的桃花党党首,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也没想到我们差一点又放虎归山了,哈哈,多亏曹掌柜过目不忘,为了表示感谢,也为了表示庆贺,同时也为了慰劳慰劳昨晚参加夜袭行动的田中大佐、江副司令、中村队长一行,今天中午我请客,大家去桃花楼开怀畅饮,一醉方休!所有吃喝全部三倍结账。”松井喜笑颜开。

    阿金总算是转危为安,放了出来。

    但是从田中眼神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完完全全相信。

    中餐鬼子庆贺,晚上我们为阿金庆贺、压惊。

    方玉堂还是不宜在公共场所露面,即使有人看到了,他也一直是以戏班里不一个起眼的打杂下人名份现

    英子把方玉堂和阿木商量的对策详细讲了一遍,印证了我的猜测,果然是方玉堂和阿木连夜上山,告诉马大炮王小二叛变,晚上鬼子要来夜袭驻点,埋伏袭击后援的鬼子并不是真的伏击,马大炮也没几支能用的枪,而是为了制造混乱,方便阿木活捉一个鬼子俘虏,好进行计划的第二步。

    方玉堂和阿木,在我们还没有下山的时候就从暗道回到盘龙镇,至于王小二的刀疤当然是马大炮告诉方玉堂的,阿木一大早假冒送信人到桃花楼,告诉了英子最为关键的、可以致王小二于死地的刀疤信息。

    “你见过马大炮了?”我问阿木。

    “见过,他这次很配合我们,上次行动,让他们顺顺利利的从丁祖光家洗劫了不少钱财,够他们好吃好喝好几个月,还抓了丁祖光最小的一个妾到山上去当压寨夫人。不然丁祖光怎么会气得卧不起?他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财。”

    “阿水怎么样啦?”上次是为营救阿水,采取的声东击西。

    “还没有消息来,他们应该是回华医师江西老家,再开一家跌打中医馆是没问题的。”

    我突然又想起阿水临走时交给我转交英子的小布包。

    “大师兄,你这里不是也有一个师傅给的小布包,阿木、阿水和阿火一人一个,他们都交给了英子,你的呢?”

    阿金笑了笑:“我的不见了。”

    “不见了?大师兄你可不能开这种玩笑,听师傅说这四小布包很重要,一再交待我们,要是我们遇到危险或要离开盘龙镇,就要想尽一切办法交给英子,汇集到一个人手上。”阿木显得有点急躁。

    “我知道,我们两师兄弟这不还是好好的吗?虽然我现在找不到那个小布包,但我可以把小布包的秘密告诉你们三人,反正江水也不是外人了。”

    阿金起走出茶舍房,在外面走了一圈,确定周围几十米地方都没有人,就又回来了。

    “师傅给我们四兄弟每人一个小布包,每个小布包都绣有各人的名字:金、木、水、火。里面也没有其他东西,就是一句诗文,我们这四句诗文看起来连不成一首诗,只有再加上老五阿土的那一句,才能明白其中的奥密。我们四位师兄弟的主要任务是复仇、除、打鬼子,英子的首要任务是想办法找到老五阿土,把我们这四句诗都交给老五,他就会明白。”

    “方叔叔怎么没跟我说过?”英子问道。

    “师傅会说的,只是还没到时候,师傅吩咐过我有机会先跟你们讲讲。”

    “这些诗文是什么意思?”

    “阿木是知道的,我们十六年来走南闯北,唱戏的收入足够养活戏班,但我们还劫了不少的官吏和地主,作为桃花党复仇、除、打鬼子的基金,这些财宝都由师傅一个人处理,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藏匿在什么地方。但师傅通过一句暗语把藏宝地点写在了这五句诗文里。我们现在还不需要启动这笔财宝,一旦要执行大任务,需要大量人力、大批武器弹药,就要启动它了。要启动它,必须先找到老五,所以如果我们在执行任务后能活下来,就帮助英子找到老五,如果遇到危险或不得不离开盘龙镇,就要把小布包交给份不公开的英子,由英子继续找老五,江水协助,再由老五启动这笔宝藏。”

    “是方叔叔亲手藏起来的,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大家?”

    “师傅其实告诉我们大家了呀,他不是很公平的每人告诉了一句?”

    “单凭其中任何一句是永远也找不到宝藏的。”

    “这正是师傅如此安排的用意:只有我们五兄弟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才可以找到这笔宝藏。”

    “我还是不明白,师傅把五兄弟叫到一起,直接告诉大家宝藏地点,不是省事很多?”

    “第一、老五还没有找到,或还没有露面,第二、师傅说,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民间已以有传闻说,戏班有笔巨额秘密宝藏,一旦有强大的势力要来抢夺这笔宝藏,那么知道宝藏地点的人越少越安全;同样知道得越我的人就越危险;第三、关于宝藏地点,师傅采用的是双重保险,一是师傅本人,二是这五句诗文,要是他遇害了,还有诗文提示。想夺宝的敌人制服一个人容易,但要制服五兄弟、顺利拿齐全五句诗文并破解它,就很难很难了。”

    这样解释,我们才信服师傅的精心安排确是慎之又慎。

    “那现在你的第一句已经没了,后面四句还有什么用?”

    “我刚开玩笑的,四兄弟中只有我知道这小布包的份量,我怎么会弄没呢?只是现在还不是全部交给英子的时候,等到老五出现了,英子跟他接上头了,我再一并交出来。这样做是不让英子有太大的危险。”

    “你是说,已经有人在暗中查找这些诗文了?”

    “是,据师傅说,目前有四股力量已经秘密潜入了盘龙镇,都是为找宝藏而来。所以说,现在把小布包交给英子,其实就是等于把危险转交给了英子,当然阿木事先并不知道危险。”

    “那怎么办?”

    “交就交了,我保留我这第一句就行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交出来。另外,我们四人现在要加快查找老五的下落。”

    “师傅不是知道谁是老五阿土吗?”

    “师傅说老五还没有到他应该出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说,只有英子最有可能找到老五,所以才叫我们遇上危险就把小布包交给英子。”

    “怎么会是我呢?”不光英子不明白,我们三人也是一头雾水。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