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阿金(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空袭队伍一到盘龙山口,我就拉住了王小二:

    “你口口声声说归顺皇军,今晚是你立功表现的好机会,现在就带我们去马火炮的匪巢,要是找不到马大炮,我一枪就崩了你。”

    王小二没有料到今晚的行动,就是夜袭马大炮。他乖乖的在前面带路,我跟田中鬼子商量好,两支队伍相隔两百米左右,我留下两名队员一前一后,在中间保持首尾联络。

    王小二果然带着我们向盘龙山北边山头前进。听方玉堂讲过,马大炮现在的驻点正是在北面山头一个大山洞里。不过,我想方玉堂肯定会赶在我们前面从暗道出发,找到马大炮,提前告之,早着准备。

    我们走走停停,一来这夜行山路本来就没法提高速度,二来,后面的鬼子更是慢腾腾,我们走一段等一程,三来我好给方玉堂和马大炮他们充足时间作好应对准备。

    翻山越岭,差不多走了一个多时辰,部队到了江峰岭脚下,王小二指着山腰说,沿着这条小路上去,在同半坡处有一个大山洞,马大炮就驻扎在山洞里,不过从一里开外,每两百米有两个暗哨,共有三处暗哨。

    我小声命令队伍原地休息,作好战斗准备。我和中村队长商量除掉暗哨的办法。

    “我带两名队员,由王二小打头,暗哨都认得他,让他跟暗哨说是归队,趁他们消除防备,干掉他们。你带着队伍跟上。”

    “千万不能失手,一旦失手,就打草惊蛇,土匪居高临下,又熟悉夜战,打起来,我们会吃亏。”中村对山地夜战还是很担心。

    这一点我更担心。当然我担心并不是战斗打响了,夜袭队会吃亏,而是一旦双方开火,说明王小二真的带鬼子找到了匪窝,说明方玉堂还没有来得及通知马大炮转移,说明阿金和戏班离危险更进了一步。

    中村让一名鬼子武士、一名皇协军,和我一起,跟在王小二后面,向山上缓慢前进。王小二一点一点开始紧张起来,第一个暗哨处没有人,他嘴里嘟噜着:“人呢?怎么撒了暗哨?”

    这下我放心了,方玉堂先行一步,马大炮作了准备,只是不知道他这准备是单纯的撤离,还是有其他的作战方案。

    一连过了三处暗哨,畅通无阻,王二小说话声音发颤、腿脚发抖,他犹豫着不敢再往前走了,心想,没有暗哨,马大炮肯定是什么原因转移了驻点,找不到马大炮,他就是欺骗皇军。

    我拨出手枪顶着他后腰:“你给我老实一点,敢耍什么花样,就一枪送你见阎王。”

    山洞里肯定没有土匪了,我和王小二心中都明白这一点。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话,他要趁我们没有防备准备逃跑。找不到马大炮,下山等着他的就是一个死,逃跑了还有可能活下来。

    远远的可以看到黑黑的山洞口,如果有人肯定有火把的光亮,门口也会有站岗放哨的。

    我故意放枪戒备,隔他三四米距离,让他在前头走,果然,他往后瞟了一眼,突然向山洞口侧面黑暗处起跑,还大喊:“马司令,鬼子偷袭来啦!”

    他逃跑是意料之中,但他这一喊出乎我意料之外,可能是临时抱佛脚,好逃跑之后再回土匪窝,说是被鬼子抓住了,他带路,这样他舍命提前呼叫发信息,马大炮就不会治他的罪了。

    他没有想到,这下正合我意。我朝他逃跑的方向连开几枪,我还不是结果他的狗命,所以只打中了他的一条腿。

    后面中村还以为我们与土匪交上了火,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这边枪声刚一响,在我们后面几百处的地方,枪声大震——应该是田中的后援鬼子部队遭到马大炮的伏击。

    前后都响起了枪声,中村显得有些慌乱。我叫队员押上王小二,撤回与中村汇合。

    “肯定是田中大佐的后援部队遭到伏击,我们马上赶去支援。”远远的我们就开始朝山腰处开枪。

    等我们全部赶到,山上枪声停了,马大炮居高临下,对着黑暗人影,几枝破枪,一人开一枪,就跑了。他们本来枪支弹药就不多,也不敢恋战。

    山上夜战不比平地,枪一响,鬼子都靠在山边躲藏,中弹几率很低,鬼子没有阵死,还是有两名鬼子中弹受伤,一名鬼子一脚踩空,倒地左脚骨折。

    田中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我们中了王小二这小子的当,他一到山洞口就要逃跑,还大喊说,鬼子来了。

    田中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王小二的脸上,抽出军刀架在他脖子上。

    “太君,饶命,我也不知道马大炮怎么知道了,提前有防备。”

    “你故意把我们带进马大炮的伏击圈,那个山洞一个土匪也没有,完全是一个假驻点。不然你逃跑个什么?你喊个什么?”

    王小二哑口无言。

    “大佐,我们还是暂时留下他的狗命,带回去好好审问。”

    我重新调整队伍布局,让一半皇协军前面带路,我带着另一半断后,鬼子夹在中间。下山回盘龙镇,以免土匪再次袭击。

    回到总部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一清人数,发现竟然少了一名鬼子队员。不可能掉队,因为鬼子下山时一直在中间,要么是被马大炮乱枪打死了,当时没有发现,要么是混乱之中掉下山坡。

    我请命立马带人原路去找,由田中和中村向松井汇报袭击战况。

    当然是白跑一趟,失踪的鬼子是活没有见人,死没有见尸。

    等我再次赶回司令部的时候,王小二从大牢里提了出来审问。

    不管王小二怎么抵赖,不用我说什么,那个跟我一起打头阵的鬼子武士对松井说;

    “他把我们带到土匪假驻点,一进伏击圈,他趁我们没防备,就开始逃跑,还大声喊——马司令,鬼子来啦。”

    这是王小二犯的最致命的错误。

    接下来的拷问,是潜在盘龙镇真的桃花党党首是谁?有多少桃花党分子?

    王小二当然什么也不知道,也就免不了酷刑拷打。

    一名士兵进来报告,说桃花楼曹掌柜有要事要向松井少将禀报。

    我奇怪英子怎么这个时候跑司令部干什么?她有什么事要向鬼子禀报?

    士兵带英子进来了。

    她递给松井一张字条。

    “将军,今天一大早,桃花楼来了一位陌生客人,他把这张纸条交给我们伙计,叫我们送到司令部来,说完就走了。”

    松井把纸条递给了田中,田中接过纸条看了一眼,走到王小二面前。

    “你还想抵赖吗?马大炮昨晚趁乱抓了我们一名宪兵,现在提出用你去交换我们的人。”

    田中“啪啪”两大巴掌,打得王小二站立不稳,倒在地下。

    “你要不是假投靠,真卧底,马大炮会急着拿俘虏换你回去?你要是真投靠,我们昨晚会遭到伏击吗?”

    “你别认为我们会拿你去交换俘虏,你不开口说出谁是桃花党党首,我们宁可牺牲我们的战士,也不会放你走。”田中说完,一脚踩在王小二左腿枪伤处,痛得他象杀猪一样嚎叫。

    这交换俘虏一招,肯定是方玉堂和英子的计谋,现在无论王小二怎么争辩,鬼子都不会信他了。至于鬼子俘虏,很可能是方玉堂昨晚趁枪响大乱之机,暗中抓获了一个。凭他的武功,抓获一个鬼子一点问题也没有。

    王小二实在是说不出盘龙镇其他熟知的名字来。只好说马大炮才是真的桃花党党首。

    鬼子半信半疑。再拷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松井觉得王小二没有多大利用价值,就安排我带着他按纸条说的时间和地方,把那名鬼子宪兵交换回来。

    “将军,可以放方金了吧。”

    狡猾的田中还是不想放阿金,但他找不出适合的理由。只是说:“将军有言在先,只要你十天之内抓到真正的桃花党首,就放了他。”

    我气得恨不能现在就拨枪毙了这鬼子。

    “将军,现在放了方金,我来担保,他不会离开盘龙镇,要有什么新证据说他是桃花党党首,随时再可以抓他回来,我亲自出马去抓。”

    松井可能是觉得我昨晚的表现还算出色,对皇军很忠心,现在也要靠我去交换俘虏回来,就答应先放了阿金。但他要求我继续追查桃花党党首,他不相信马大炮就是桃花党首。

    英子还没有走,她听了这半天,好象也听明白了一些事。她对松井说:“将军,我虽然是一个小女子,平时很少出门,但桃花楼人来客往、人多嘴杂,也算是见了一些世面。刚才我听了半天,我有一事不明白。”

    “哦?曹掌柜有什么不明白的?不防说来听听。”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一会儿怀疑方金、一会儿又怀疑马大炮,我还听人说过是什么**军统特工,其实你们为什么不怀疑眼前人?”

    “怀疑眼前人?”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