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死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兵工厂那边枪声停止,战斗结束;戏场这边也平静了下来,没想到丁家看戏的那一块又嘈哄哄的、乱着一团……

    大家赶过去一看,是丁祖光扑倒在地上,后腰处被人趁乱刺了一刀,那把刀还有半截露在外边,血流不止。

    丁家老小哭哭啼啼、叽叽喳喳、手忙脚乱、大呼小叫……

    我也不清楚这一刀是谁人所刺,计划之中是没有这一刀的。

    我伸手到丁祖光的鼻孔下面,还有气息。

    他也在哼哼叫痛。家奴跑回屋里抬出一副竹来,把丁祖光抬到竹上,爬卧着,四个家丁抬起来就送医院。

    没了听戏的,戏是唱不成了,戏班三兄弟当然也没有人叫他们再回兵工厂。收拾行头打道回府。

    我从英子的眼神里看出来,丁祖光后腰那一刀应该是她刺进去的。

    我只是猜疑,她那来这么大的勇气和力气。因为我查看刀力度的时候,一开始我怀疑是一个粗壮男士刺的。

    佐太郎厉声问我,是谁开了三枪打灭了舞台上的气灯?我不知道他这一句是何用意?

    “二楞子,有人看见是你开的枪。你为什么要开枪?”

    我本意是想开枪打灭了气灯,制造更大的混乱。没想到还是有人看到我开了枪。

    “报告大佐,我担心戏场里有桃花党分子,暗杀松井将军和大佐,为保护太君的安全,才击灭汽灯让敌人找不到目标开枪。”

    佐太郎还想说什么,松井摆了摆手。

    “他这种猜测、判断和临阵决定是对的。你我知道桃花党分子在进攻兵工厂,江水他不知道。”

    “可是,丁祖光他被暗杀?难道不是桃花党分子干的?”

    “那并不是桃花党所为,是有其他人趁火打劫,应该是仇杀,丁祖光在盘龙镇树敌太多,有人暗杀他很正常。要真是有桃花党分子在场,恐怕那刀刺到的是你我的上。他现在怎么样了?”

    旁边一个副官说道:“报告太君,医师说丁镇长没有伤到要害的肝脏,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狗命真大。换成我动手,他就没有这好运气了。这刀还应该往上一点点,就可以刺进肝脏,或刺进去后再转动一下,让他流血过多,会非死不可。

    没过多久,田中和中村回了司令部。

    田中一进屋,就开始标榜他的功劳。

    只可惜说的是话,我听得不全懂。

    但看他那欣喜若狂的样子,好象是将桃花党一网打尽。我开始替方玉堂他们担心了,难道真是方玉堂他们吃了败仗?他们有没有危险?

    鬼子中村武士队长又指手画脚的补充,也是喜形于色。

    我的担心越来越重。

    终于鬼子也熬不住了,忙乱了一个晚上,要上睡觉。我从司令部出来,先是假装往家走,走了一段见后面没有尾巴,就插道先去了桃花楼。

    英子现在搬到桃花楼住了。我拍了三下门,守门的曹老爹打开了门,见是我,说掌柜的在后院等你。

    英子知道我要来找她。

    进到后院一个茶包,唐明也在。

    我等不及客什么,就直接问英子,那一刀是不是她刺的。

    英子没有回答我,倒是唐明说:“是的。”

    “你这样做,自己很危险,人多眼杂,你能肯定没有人看见?”

    “只可惜,这一刀没有要了他的狗命。”   “他的狗命迟早是结了他的。你要记住,复仇不是非得来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我们会有更好的办法。你以后不许私自行动。”

    说完,我也不管她接受不接受,就走出了桃花楼,奔鬼屋而去。

    鬼屋客厅只有三位师兄在,没看到师傅方玉堂的人。

    这一下,我着急了。

    “师傅人呢?”

    “还没有回来。”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什么完了?”

    我把和师傅一起商量的营救计划说了一遍,也把田中和中村回司令部给鬼子松井汇报战绩的那种神也描述了一番。

    三位师兄也开始担心起师傅来。

    “师傅说出去搬援兵,是不是你们在其他地方也有桃花党成员?”

    “没有呀,桃花党成员在你加入之前,除了师傅,就是我们金木水火土五师兄弟,还哪有什么成员了?”

    “这就奇怪了,不会是师傅为了营救行动,一个人去兵工厂佯攻吧?师傅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在这干着急没有用,我们决定马上从暗道出去,到兵工厂西边山腰寻找方师傅。

    大家一起来到后院厨房,掀开一大铁锅,露出了暗道口。

    我正要第一个跳下去,方玉堂从里面爬了出来。

    “师傅!”

    方玉堂看了看我们四人。“这么晚了,你们这是要准备干嘛去?”

    我把戏场发生的事,和鬼子田中和武士中村向松井回报时的形,又说了一遍。

    方玉堂示意大家回前厅再说。

    “大家安全回来了,说明江水的围魏救赵营救计划很成功。有一件事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你们讲,我上次上山找马大炮,很顺利,他们正是缺衣少食,正为怎么过冬发愁,我去了,现给他们大洋一万块,又给他们做了抗救国的思想工作,他们也觉得做土匪没出息不说,还经常挨骂、挨饿受冻,听说要组成抗武装,他们绪也很高。这次搬援兵就是搬了他们来,在兵工厂西边佯攻,鬼子连我们皮毛都没碰到一根,有什么好表功的?”

    “鬼子田中和中村那副得意样子,我还真认为师傅掉进了他们埋伏圈,原来是虚报军。”

    “江水,那两个替死鬼怎么样了?”要方玉堂不问我,我还差点忘记这事了。

    “什么替死鬼?”三兄弟莫明其妙。

    “这是我们营救计划的一个部分。我们通过丁凡给了鬼子一个假报,说是桃花党为营救被鬼子抓了的两个同伙,晚上要袭击兵工厂;我昨天去你们劳动的工地悄悄找了两个盘龙镇的小混混,给他们一人一支桃花枝,告诉他们,晚上会有人来营救他们,只要一听到枪声,就翻墙头往山上跑,外面有人接应。拿出桃花枝,接应的人就会带他们走。这两小混混吸大烟的,在里面憋了好几天没大烟抽了,还不狗急跳墙?拿着桃花枝象救命稻草。”

    “江老弟真是越来越高明了。”

    “哦,师傅您说田中这么得意,会不会就是抓到了这两个怀揣桃花枝的替死鬼?”我恍然大悟。

    “那江水不是有危险?这两个小混混要是把你给桃花枝的事说出来了,怎么办?”

    方玉堂微微一笑:“他们永远也开不口啦。马大炮的人马与田中埋伏的宪兵在正西面开火,我看到有两个小混混从西北角翻墙,后面追赶来一队宪兵,我先指望那两小子翻墙跑出来算了,估计是大烟抽多了,两小子爬上墙了就是不敢往下跳,我干脆开了两枪送他们一程,这两个怕死的要是真被鬼子活捉了,江水就有大麻烦了。”

    “江水这一招围魏救赵实在是高明,虽然死了两个无辜小混混,但一下子可以解救二三十个被抓的更多无辜百姓。等风声过后,找到那两个小混尸,好好安葬他们,多给他们烧点钱,到下面去抽个够。”

    鬼子做了一件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

    他们把那两个小混混真当成了桃花党分子,把两人的尸吊在镇南门,挂了三天三夜。

    当然,那之前被抓的二三十人也全部释放。释放前鬼子以补办新的良民证,狠狠捞了一笔。

    这回又一次成功解除鬼子对戏班兄弟的怀疑。

    只是有一个重大的心理影压抑我——

    就是英子戏场动刀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她行动?当时那种景下,人多眼杂,万一有人看到,英子就有了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