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行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两鬼子武士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武士中村队长大为震惊,六名武士,在樱花楼被乱枪打死了两名,事隔几天,又有两名武士不明不白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时消失的还有一名治安队小队长。

    盘问那三名下午一起出去巡防的伪军。三人都说两鬼子武士天黑前去了樱花楼,在龙王庙处分的手。

    再次全镇大搜索,连毛皮也没有见到一根。

    鬼屋的那口井早就填平了,在上面种了一排树,又连夜在旁边挖了一口新井。谁会想得到那树下面埋着鬼子?

    田中怀疑武士是被桃花党分子秘密暗杀。至于尸体,很可能是被扔进了盘龙湖。

    中村武士队长心有不甘,岂不是相当于不战而败,应验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强龙斗不过地头蛇。

    也应验了另一句中国古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自己在明处,对手一直在暗中。要想打破如此被动局面,就要让对手浮出水面。

    他又从南京总部请调来七位武士,一共九人,三人一组。要想水中的鱼跳起来,最简单的办法是把水搅动搅浑。

    鬼子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来了一次地毯式搜索。凡是有一点点可疑之人都抓了起来。主要是外地来盘龙镇没有良民证或良民证过期的人,盘龙镇一此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也在其中,一共抓了二十多人。

    戏班三兄弟因为良民证过期没有来得及补办也被全部从鬼屋带走。方玉堂从暗道出去上盘龙山找土匪马大炮而幸免。

    这下急坏了英子和我。

    鬼子白天把这些人全部抓到兵工厂工地去劳动。晚上关进兵工厂一间大仓库里,一个一个的审问:老家是哪里?从哪里来?到盘龙镇来是干什么的?最近十天都做了一些什么?稍有不满,就是一顿皮鞭乱抽。

    听说已经有两个体质差的汉口商人,被折磨至死。

    英子找唐一虎求,我找佐太郎求

    “太君,戏班四兄弟都是我的好兄弟,他们到盘龙镇来只是唱唱戏,何况老四阿火和他的未婚妻被桃花党杀害,他们怎么可能是桃花党分子?求您跟松井少将说说好话,放了他们。”

    佐太郎面露难色。

    “这次抓人是田中大佐下的命令,是武士中村队长负责执行,我担心我的话他们也可以不听呀,你要怪就怪这个桃花乱党太狠。等查到了谁是桃花党,我想他们也就会没事放回家的。”

    求失败。我更是心急如焚。

    英子说唐一虎更是不敢出面求本人。

    方师傅从盘龙山上回来了。我抽空去鬼屋见了师傅,把这几天的况详细讲了一遍。

    “师傅,一定要想办法救出三位师兄。时间长了,他们会有危险。”

    方玉堂说,现在我们人少,我连夜出镇去搬援兵。我们来个围魏救赵。我带人袭击警备司令部,你去解救阿金他们。

    我疑惑:“师傅镇外还有援兵可搬?”

    “这个你以后跟你细说,现在救人要紧,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师傅,这样行动恐怕让敌人越发怀疑他们抓的人当中定有桃花党成员,不然不会有援兵来救他们。”

    “你有更好的计划?”

    “后天是丁祖光五十大寿,我们就后天晚上行动,您只要带人在外围佯攻兵工厂,配合我就行了,我会安全救出阿金他们。”

    我把详细计划说了一遍,师傅连连点头,我和方玉堂开始分头行动。

    我叫英子把唐明找来,跟他商量商量。

    英子还不太清楚唐明真正的份。问我找唐明能商量出什么结果来。

    我们有严格的纪律,军统特工是不能暴露自己和自己上线下线人的份的。

    “唐明人脉广,我找他看能不能上南京找他同学。”我只能这样说来掩盖。

    我和唐明商量怎么救戏班三兄弟。

    唐明这次有点消极,垂头丧气。

    “我们的人只有我们两个在盘龙镇,桃花党的人现在也没有牵头的,四分五裂。”

    “怎么只我们两人呢?你不是说龙1、龙2和龙4都在盘龙镇吗?通知他们不就行了。”

    “我去过我们的交通站,他们回话说龙1和龙2还没到盘龙镇,龙4在是在盘龙镇,但上级要他现在隐蔽好份,再说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就凭我俩一个龙3、一个龙5,行动起来很难成功。我倒不是怕危险。”

    不行,不管有多难,有多危险,我一定要救出戏班三兄弟。

    “我决心已定,现在是怎么行动的问题。”

    唐明见我如此坚决,也只好跟着赌一把。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次行动是田中发出的命令,只有从他上做做文章。”

    唐明这一说,正合我意,我叫他明天和后天晚上按我说的依计行事。

    唐明走后,我又找到英子,如此这般吩咐一番。

    这一天,丁祖光五十大寿。丁家张灯结彩,整个盘龙镇军、政、商三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贺寿,连盘龙湖对岸的小地主划着自家的船也专程来盘龙镇贺寿。

    丁家大院又是舞龙舞狮,又是唱戏。闹非凡。

    这戏是那来的戏班子在唱呢?

    当然是阿金阿木的戏班。

    我叫英子和唐明找到丁萍丁凡,说丁大伯做寿,唐家送一台戏祝贺,只是戏班三兄弟主角被中村队长抓起来关在兵工厂。

    这盘龙镇有个习俗,有钱有势人家老人大寿,都要请戏班唱七大戏,有的是唱堂会,有的还要搭台唱大戏。

    自家请戏还不够面子,如果是亲属或兄弟或同僚送戏,就更有面子了。平民百姓家一般是出了嫁的姑娘姑爷送戏。

    丁萍找田中大佐,在上献她无比的媚。

    丁凡找中村队长,花了他三根金条。

    鬼子同意三兄弟带领戏班来唱七天大戏。

    鬼子同意唱大戏最重要的原因是,丁凡跟田中大佐报告了一个重要报:这批被抓的人当中有两名桃花党骨干成员,桃花党其他分子计划趁丁家祝寿唱大戏之机,出动全部力量去解救他们的同党。

    田中暗想:丁家要是不唱戏,会让桃花党分子误认为我们有防范,这不是打草惊蛇了?

    所以田中与中村秘议,这边把大戏唱起来,那边暗中埋伏,拉开口袋,等桃花党余党进入埋伏圈,一举剿灭桃花党全部力量。

    丁凡丁萍两个傻蛋,还以为是鬼子田中卖了他们大面。

    当然这个重要报,是唐明告诉丁凡的,而唐明是听我说的。

    丁家大院门前广场戏台前,围满了看戏的各路来宾,和盘龙镇的乡邻。四周保安防卫严阵以待。

    前面三排坐的是盘龙镇乡绅富户地主。第四排中间坐着松井,两边佐太郎及夫人、唐一虎及夫人、寿星丁祖光及夫人;鬼子宪兵队有五六个,外加三个本武士,分布左右。第五排就是丁凡、丁萍、英子、唐芳、唐明等一班年轻人。后面又是两排客人座,再后面是我的警卫队人员,然后是站着看戏的街坊邻居,外围又是警卫队、治安队和丁家家丁打手等,守卫人数并不少于看戏人数。

    戏场不见田中大佐和中村队长人影。我心里清楚他们去了哪里。

    我在外围巡视。

    这边戏开锣了,全场吵闹声渐渐安静了下来。

    今天开唱的是丁祖光点的大戏《四郎探母》。阿木演四郎杨延辉,刚开始第一场:坐宫。

    四郎念了几句独白,交待了一下故事,开始思母呤唱——

    曾记得沙滩会一场血战,

    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

    只杀得杨家将东逃西散;

    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浅水龙被困沙滩;

    我好比弹打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离山虎落在平川;

    思老母不由儿肝肠痛断;

    想老娘不由人珠泪不干!

    ……

    刚唱完“泪不干”,镇西北面兵工厂处就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这下全场动,乱成一团。

    唐一虎冲向舞台,高喊:“大家不要慌乱,这只是皇军在剿灭中了埋伏的桃花党乱党,这里很安全,大家保持镇静,继续看戏。”

    但是外围的百姓还是乱哄哄的要往家里跑,尖叫声、哭喊声、卫兵的叫骂声和远处的枪声,搅得了整个盘龙镇宁静的夜晚。

    松井拨出手枪,朝天连开三枪。

    戏场才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但这安静只停留了不到十秒,更大混乱发生了,因为从后面人群中又是连开三枪,把戏台上的三盏最亮的气灯全打灭了,只有四周的灯笼还亮着,这下戏场昏暗了很多。唐一虎也吓得叭在舞台上一动不动。

    几个鬼子宪兵和三个本武士护着松井和佐太郎。丁家家丁也往里冲要保护主子丁祖光。

    兵工厂处的枪声越来越密集。

    我请示佐太郎,是否带警卫队去支援?

    “不用,那边有田中大佐和中村队长。几个桃花乱党,他们可以搞定。”

    果然慢慢的枪声稀少了,估计战斗结束了。

    戏场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听到丁家那一块,又起慌乱……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