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不见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鬼子从盘龙湖东岸四村八乡抓来很多苦劳工,南边在原来的镇南门城墙一百米开外,又修建了一座防守城门;北面兵工厂加紧清理被炸的废墟,建造新的厂房。西面山边所有的小路通道全部拉起了高高的铁丝网。

    现在上山的唯一通道是从我负责的警卫队和治安队驻扎处,翻越院墙才可以到达西南边山腰。

    方玉堂说这样我们跟外面联络、进出盘龙镇、武器装备运输都很不方便。镇南门盘查得太严密,两个码头更是本宪兵保守,湖上渔船全部要进行打渔作业登记……鬼子的防守现在是滴水不漏。

    要突破敌人这种严密的封锁线,我们要秘密从鬼屋里挖一条地下暗道,穿过鬼子的封锁线,通向后山腰。

    “我仔细查看了一下地形,后山腰处有个天然小溶洞,这个溶洞的走向很奇特,它洞口朝东北方向,洞先是向南,然后转向东南。如果我们从鬼屋开始挖地道,只要挖几十米远,就可以和那个溶洞挖通。”

    “这工程量倒不是很大,但有一个最大的难题是,挖出的土和石块往哪放?”

    “这些我都想过了,我们以扩建鬼屋的名义,请一些可靠的工人,我们还要求工人在院子里挖一口水井,这样可以解决工人问题,也可以解决出土问题。要是还有多的土我们可借去湖对岸村庄唱戏之机,把土全装进戏服箱里带出去,倒入湖里。”

    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从这天晚上我们先自己动手。到第二天由我出去找了一些十分可靠的工人帮忙,当然包括我爹和我哥江山。我只能晚上抽空过来帮帮忙。

    我们计划是十天半个月就要挖通完工,时间长了怕被鬼子发现。

    我呢,一直没有说说“我”了。自从来了这盘龙古镇,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好象忘记我是从哪来的?我来了有多长时间了?我好象完全融入进我爷爷兄弟体之中,融入到这个战乱时代。

    桃花党我是找到了,但关于桃花党的宝藏,我还一无所知。并且“我”感觉越来越与现代的曹总和李工他们失去了心灵感应,有时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我”好象消失了。

    时间也越来越紧迫,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计算应该只有不到五十天时间。“我”只是偶尔晚上睡在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我”是谁。

    我们发现那两个鬼子武士一直在暗中监视着鬼屋和戏班三兄弟动向。

    鬼屋扩建和挖井工程,同样也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这天傍晚,两鬼子带着四名伪军,在鬼屋附近转悠。他们拦住了我爹和他带的几个帮工。

    “嘿,你们的什么的干活?”

    “太君,我们是打水井的。戏班当家的请我们帮他们打一口水井。”

    “打水井?欺骗皇军的会这样的。”他们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我的,听说中国人,打水井是在天。”

    这鬼子很还精明,知道中国人一般是天打水井。

    “太君,今年秋天天气干燥,适合打井。这家人前些子遭了血灾命案,中国还有一个风俗,家宅遭了凶,就要在家院子里打一口水井避邪,不然还会有血光之灾。”

    鬼子武士没有完全听明白,有个会一点语的伪军帮忙翻译了一下。翻译完之后,他还跟两鬼子介绍说,这人是警卫队江副司令的老爹。

    “呀西,江老爹。”这下两鬼子露出獠牙假笑,才没有为难他们。

    等这帮帮工走远了,一个鬼子武士叫两伪军以找江副司令为名义,去鬼屋院子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在打井。

    方玉堂他们把挖地道的土、石块和打井挖出来的土渣一起处理。外人还真是看不出来。

    两伪军进到院子,假装找我。我其实一直都站在鬼屋外面的山腰上,从高处查看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早就看清楚了,也早就通过口哨声通知了方玉堂他们。

    地道口掩盖伪装好了,几个人出来假装挖水井。

    两伪军转了一圈就走了。把看到的况汇报给了两鬼子,估计鬼子还是没有完全放松警觉,还在附近转来转去。

    我马上下山来到鬼屋商量对策。方玉堂说,除掉了这两鬼子武士的机会来了。

    我们几个不知道师傅心里的想法。只是相互看了看。

    “鬼子边的四个伪军,你熟不熟?”师傅问我。

    “我都认识,有两个是盘龙镇的人,有一个是盘龙湖东边石家湾人,会语的那个是唐一虎的军阀老兵,外地人。”

    “这四个伪军你能搞定他们吗?”

    我没听明白师傅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怔在哪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的意思是他们听不听你的?是不是跟你一条心?”

    “盘龙镇和石家湾的三个伪军,都没问题,他们只是家里穷,当兵混口饭吃,也不是真心当伪军汉,只是那个军阀老兵,跟本人贴得很近,想包结本人,丁凡的那个小队长死后一直在争当治安队队长。”

    方玉堂低声如此这般一番详细安排和部署,我们连连点头,依计行事。

    我“慌慌张张”从鬼屋跑出来,跑到一条巷子与两鬼子和四个伪军“正巧”迎面碰上。

    “江副司令,匆匆忙忙有军务在?”那个军阀老兵见了我,问道。

    “好事,天大的好事。”我惊喜于色。

    两鬼子相互看了看,问我:“江副司令发现了什么?”

    我故意左右看了看,又压低声音跟两鬼子讲到:“太君,你们听说过这个鬼屋的来历没有?”

    两鬼子摇了摇头。听我说这话觉得莫明其妙,看了一眼旁边的军阀伪军。

    那个伪军就把鬼屋是前朝一位京城大商人回家养老做的老宅子的故事讲了一遍,还把这鬼屋闹鬼的事也绘声绘色、添油加醋说了一通。时而用中文,时而用语。

    两鬼子武士点点头,算是听明白了。

    “江副司令发现了什么啦?”

    “太君,我们要发财了。”我把两鬼子拉到旁边,低声的跟他们讲:

    “我老爹今天在鬼屋帮忙挖井,挖到七八米深的时候,他们挖到了几只铁皮箱。戏班当家的就让他们停工不要再挖了,叫他们提前收工回家。我老爹回家跟我一讲,我猜这是传闻的当年姜家富商埋在地下的财宝。我跑来一打听,戏班当家的支支吾吾不肯讲,我自己丢个火把到井里,一看真是几只大铁皮箱。”

    那个军阀老兵欣喜若狂,用语跟两鬼子又讲了一遍。两个鬼子果然也是财之人,他们本来一直喜欢中国的古董文物,看得出来他们眼冒贪婪之光。

    “江副司令,有什么高见?”

    “我怕夜长梦多,戏班的人会在今晚上动手把财宝挖出来转移了,我想回警卫队叫人来挖了这笔财宝充公。”

    “江副司令,这主意不叫高见了。不如我们七个人现在先过去,挖出来选几样好的东西分了,其他的再作处理?”果然那个军阀老兵见财起心。

    “那你跟两位太君商量商量。”我表现出故意有点为难的样子出来。

    军阀老兵也不知道怎么跟鬼子说的,竟然说动了两个本武士。

    加上我现在有七个人,他们估计对付戏班一伙人,不成问题,我们提前分好工,由我带两个伪军控制戏班人员,由军阀老兵带另外一个下井挖宝箱。两鬼子武士在上面负责协助。

    我们提了枪冲进鬼屋。我控制了院子里的几个工人,方玉堂和三兄弟不见了。

    我们拿枪着工人拿着灯笼到井边。隐隐约约看到井底有铁皮箱。

    军阀老兵喜出望外,要第一个下井,靠井口一根粗绳子拉着一个吊桶,他站在吊桶上,再慢慢放下绳子。

    等吊桶再次拉上来的时候,突然从里屋飞来几支飞镖,正中两鬼子武士,等他们意识到受到暗器袭击,正要抽刀拨枪,已经晚了,方玉堂和三兄弟早就飞了出来,一人一脚把两鬼子武士踢下了井。另外三个士兵想拿枪反抗。

    “想保命的,是兄弟的就不要乱动!”我低声命令。

    三个人平时也是见过我威风的,听我这一说,都放下枪不敢动了。工人早把旁边的几筐土齐齐倒入井里,无论鬼子在井里怎么叫喊,外面听不到一点声音,很快一口井被填埋起了一半。

    “各位都是咱盘龙镇的汉子,我们不能眼见着本人欺负我们中国人,我们也不会不分好歹屠杀自己人,当然心甘愿给本人做事当汉的人除外。我知道三位也是被抓来当兵的,今晚的事你们就当没发生过。谁要是后敢说出去,谁就是汉,我要杀了他全家。”

    “井下确实是挖出了一箱财宝,等下戏班当家的会分三位应该得的,大家拿了送回家补贴家用。咱盘龙镇地底下挖出来的财宝是咱盘龙镇人的,本人别想拿走一厘一分。明天鬼子要是问起各位两武士的事,你们三人统一口径,就说两武士在晚饭天黑前叫你们各自己回家了,他们去了樱花楼。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这就对了,不是看在大家都是盘龙镇的人,我一样可以把你们活埋在这井下,神不知鬼不觉。”

    “是、是、是。感谢江副司令放我们一马,我们听江副司令的。”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