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发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上次打土匪那次通宵达旦,我当上了治安队长,这次打鬼子杀汉,也是一个通宵达旦,我升为警备司令部副司令,还发了一笔小财,嘉奖我五千大洋。五千大洋呀,要知道我以前口袋还从没有装过两块大洋的时候。五千大洋可以买到一处大宅子。

    唐明恭贺我说,升了官又发了财。

    我心里高兴的不是升官发财,而是帮英子除了大汉胡督军,还让戏班摆脱了本鬼子的桃花党怀疑,还有一点是让丁凡小汉吃了哑巴亏。

    这时我觉得累得象散了架,回到家倒头便睡。

    又是我爷爷大哥江山把我叫醒的。

    “江副司令,江副司令,快起来,吃中饭啦。”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最烦被人吵醒。

    “死了人啦,这么个叫法子,不能让我多睡一下。”

    爷爷大哥一巴掌拍我股上,我窜了起

    “怎么啦?当上了副司令,就还准备还手打你大哥不成?”

    我还是没有完全睡醒。

    “谁当上了副司令?”

    “你起先,家里来了很多贺喜的客人啦。”

    我这一惊,完全醒过来。才想起昨晚大佐的当场任命和嘉奖。

    起来漱口,洗把脸,到堂屋一看,果真有很多镇里的乡邻,坐的坐,站的站,一屋子的人,都在给爹娘贺喜,说是一大早看到了布告。

    见了我,三三两两喊江副司令好。

    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各位大伯大妈大哥大嫂大叔大爷,都是乡邻,千万别叫我什么副司令,叫我江水就行了。”

    看得出来,这些来贺喜的人并没有把喜贺我老爹的脸上挂着。

    等贺喜之人都散了,我爹把桌子一拍:“你个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帮本人做什么坏事啦?”

    “你又来了,人家做娘老子的,都是望子成龙,你倒好,一见你儿子升个官、发点财就来气,就拍桌子踢椅子、吹胡子瞪眼睛,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儿子?”

    “你、你要不是帮本人做了什么坏事,那本人怎么会光让你升官发财?怎么不叫你哥升官发财呢?”

    “他有这本事吗?”

    这句话我刚一说完,一只碗朝我飞了过来。

    好家伙,要动粗了。我眼明手快,一把把这碗接住了。

    “多谢老爹,麻烦您老再飞一双筷子来。”

    这次飞来的不是一双筷子,而是一把菜刀。我还是轻轻松松接住了。

    “老爹,我吃的是中餐,飞我刀干嘛?”

    我爹彻底被我气蒙。“你跟老子滚出这个家。”

    “这个家可不是我要来的,是你们把我生在这个家的,我能随便滚吗?”

    “支持二哥副司令。”我小妹起哄了。

    “小妹,你上次学了一个理屈词穷,今天在学校学到什么新词没有?”

    “学了,三字经,子不教,父之过。”

    “切,这都老掉牙了,还新词?”

    这次我爷爷大哥也开腔了:“爹,你误会江水啦,他真的没有帮本人做坏事。至于为什么本大佐老是升他的官,还嘉奖他这多银元,我不清楚、我也搞不懂。”

    我还在享受昨晚胜利的喜悦,对滚出去这种无理要求置若罔闻。我哼起了京戏《贵妃醉酒》唱词——

    “闻奴的声音落花荫,这景色撩人醉,不觉来到百花亭。同进酒啊,捧金樽。宫娥力士殷勤奉啊!人生在世如梦,且自开怀饮几盅……”

    “江水在家吗?”外面有人叫门。估计又是来贺喜的,不过不对呀,来贺喜的,还敢这样直呼我的大名?

    谁大白天的把院门关了?

    “你老子我关的,我丢不起这个人。”

    “丢不起就留在家里放着,小妹快去开门。”

    进来的是一位陌生人。年轻力壮、材魁梧。

    我盯着他看了几眼,我心想“不会是来投奔我的吧?”

    “你就是江水,江副司令?”

    “你是哪位?”

    来人一拱手:“兄弟能否随我去桃花楼喝杯水酒?”

    我刚好还没有来得及吃中饭,你饿了的时候,就有人上门来请你去喝酒,这可能是当官的好处。

    “爹,你叫我滚的,我现在滚了哈。”

    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来人向桃花楼走去。街坊果然贴满了布告,除了公告我升任副司令外,还有一张是悬赏,谁要能提供昨晚暗杀杀手或桃花党藏匿地,奖赏一万大洋,要是能抓捕到杀手头目或桃花党党首,奖赏两万大洋。

    看来这鬼子要下血本,没人愿意当汉,这白花花的大洋总得有人想要吧。

    桃花楼后院一片狼藉。英子为了不影响前院酒楼的生意,一大早请了伙记,弄来很多竹杆把昨晚烧了的那个包房围了起来。

    我随着来人一起上了二楼靠最西头的一个包间,推门进去,里面还坐着两个人。看面相都不是本地人。我提了提裤子,趁机摸了摸腰间的双把子手枪。

    两人见了我,也都站了起,其中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中年男子,对我拱拱了手,说:“兄弟就是江水江副司令吧”。我也学着拱手回礼:“我是江水”。

    那个接我来的人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包房门外。我猜测他们肯定不是一般的生意人。

    大家一起落坐。我正要起问:你们是什么人,找我什么事?门开了,又进来一个人,我一见来人,惊了一跳。

    来人是唐明。

    唐明笑眯眯的看着我。“江老弟不认得我,这么死盯着我看?”

    我看了看唐明,又看了看另外两个陌生人,问唐明:“你们认识?”

    唐明指了一下中年人,“这位是冯老板。”“这位是顾老板,去接你来的那个是方老板。他们都是上海来的生意人。”

    “你在盘龙镇这个小地方呆着,还认得不少大老板?”

    “三位老板来盘龙镇做笔买卖,没想到生意不顺。”

    “我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你知道我是一个大老粗,没读过两年书。就认得江水两个字,有一蛮力,其他的真的什么也不会,我可帮不上什么忙呀。免得酒喝完再说难为。”

    那个中年人也笑了笑:“爽快!江水老弟太谦虚了点,其实你已经帮了忙,还是帮了大忙,今天请你来,是想当面感谢你,请你喝杯水酒。”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摸不着头脑,就转向唐明,意思是:你解释一下。

    唐明知道我的意思,他转向看了看那位冯老板,那意思是征求他意见。

    那位被唐明介绍说是姓冯的老板再次拱拱了手,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们就是**军统锄队的。”

    我一听差一点惊得跳了起来。“你们胆子真大,现在全城都在搜捕你们。”

    “我们怕什么,在座的几个除了你带了家伙,我们几个都是带点钱在上的的生意人。再说这里不是还有你江副司令吗?”唐明说道。

    冯老板接着说:“我们是锄六队的,我是队长冯天明,这位是副队长顾文彬,外面望风的是队员方良。”

    我指指唐明“你也是——”

    “对,他是我们的侦察员”

    “好家伙,你这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不能怪他,我们有纪律,我们是暗杀行动组的,份一定一定要保密,别说兄弟了,连爹娘也不能说。”

    “现在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请你喝酒了吧。”唐明说。

    “更不明白。我现在是警备司令部的副司令,按你们的说法也是汉,今天不会是喝完酒就除了我吧?”说得几个人憋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个冯队长看看了门口,再次压低嗓音说道:“我们知道你不是汉。第一次我们行动失败,正受到鬼子上下夹攻,无法突围脱的危险中,我看得很清楚,是你连开十枪,放倒六七个鬼子,掩护我们突围出去了。兄弟真是好枪法。”唐明在一旁竖了一下大拇指。

    “昨天晚上你又救了我们。”

    “昨天晚上我没看到你们出现过?”

    “你没看到我们,可我们看到你了。你提前行动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行动。”

    “没有行动,哪来我又解救了你们一次的之说?”

    “如果昨晚不是你提前行动,而是我们提前行动的话,不光除不了汉,我们还会又中了鬼子的计。我们的计划是袭击司令部,估计鬼子中将和汉都在听戏,根本就没有料到敌人会在两天之中同一个计谋用两次。我们计划是晚上等到戏唱到尾声时候开始动手。后来军服厂、医院、桃花楼三处都先后响起了枪声,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况变化,只好先摸清况。后来是唐明来告诉我们,是你在行动。”

    “唐明是怎么知道的?”

    “唐明醉酒是装的,他的任务是想办法混进医院,救出我们的同伙。”

    “原来是这样。你装醉把我也给蒙在鼓里。”

    “我只有假装醉酒,顺便把野田他们的行踪透露给你们。英子就叫人把我送到医院,我正准备查找我们的同志在哪间病房的时候,看到你也要查找,并且先找到了,我看到你开枪打死了那个伤员,还以为你丧心病狂,屠杀了我们的同志。没想到你也是想去救我们的同志。”

    “后来又打死了一个卫兵,是怎么回事?”

    “你跟前面两个卫兵思想工作做得很到位,你刚离开,那个去买宵夜的卫兵回来啦,看到你打死的那个假军统杀手,就端起枪要对我开枪,还好我们的另一个同志及时赶到,就一枪放例了他。”、

    冯队长接着说道:“你两次救我们于危难之中,还替我们烧死了大汉,帮我们完成了这次锄任务。你说这餐酒应不应该请你喝?”

    “呵呵,你这样一说,我还真喝得心安理得了。”

    伙计送来了酒菜,我们边喝边聊。

    冯队长再次端起了酒杯,说道:“我还有一问,想问兄弟你,不知道会不会显得冒昧?”

    “兄弟都叫了,还有什么冒昧不冒昧的。”

    “我想问的是,兄弟是否是盘龙镇民间传得沸沸扬扬的桃花党分子?”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