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行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丁勇还想还嘴,被丁凡拉拉了衣角,示意他坐下不要吭声。调头对我说:“江队长,一队二队都属警备司令部,是一家人,都为皇军效劳,你何必……”

    “你打住,我江水当这个治安队队长,可不是为什么狗皇军卖命的,我是为盘龙镇效劳,所以很可能不是一家人。”

    “说来说去,还不是一样的。盘龙镇是谁的盘龙镇?还不是皇军的盘龙镇,你为盘龙镇效劳,不就是为皇军卖命。”

    “你放!盘龙镇是咱盘龙镇父老兄弟姐妹们的盘龙镇,什么时候成了他本鬼子的盘龙镇了?”

    “江水,你不要开口放,闭口放的,你不要以为你救过太君儿子一命,就了不起啦,就可以把我这个警备队副司令不放在眼里了。”

    “丁副司令,你说这话就有点冤枉我江水了,我可是一直把你放眼里,只不过是放在pp眼里。”

    说得一队一桌暗暗发笑,二队一桌哈哈大笑。

    丁凡脸色气得铁青。把手枪拿出来往桌上一拍:

    “江二楞子,你不要太狂妄。”

    我,我一见他这个架式,抽出腰上两支手枪,也往桌上一拍:“哟哈,你还敢在丁大爷面前亮家伙?”

    这阵式,一下子把两桌人马都唬住了,大家愣坐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桃花楼有位伙记还算精明,偷偷跑去告诉了英子。

    丁勇见主子骑虎难下,就跳了出来:

    “怎么啦,二楞子,拿两把枪出来能吓唬谁呀?你还是今天才头一次摸枪吧?”

    “头一次摸枪又怎么样?是不是你觉得我头一次模枪就打不中你下面那**?”

    “别在这耍嘴皮子逞能,有能耐就你我下楼去院子里比试比试。叫伙记准备十个空酒瓶,在十丈之外开枪,每人开五枪,谁打中得多算赢。要是我输了,你那桌算我们请了;要是你输了,我们这桌算你请了。怎么样?敢不敢比试?”

    这家伙倒是想了一招狠的,知道我以前没用过这短枪,最多是用过猎枪。还就下午带着兄弟们到山下练了几下。接招我可能会输,不接招就是认输。

    我一声都不吭,拿起桌上的枪就冲下楼直接去了后院。

    丁勇叫伙记去拿十个空酒瓶子到后花院。两桌人马都下楼观战。其他喝酒的人也放下杯筷,出来围观。

    丁勇拉开架式,站在酒瓶十丈开外,拿起手枪,叭叭连开五枪,只见四个酒瓶被打得粉碎。一队队员拍手叫好。

    说实话,隔这远距离,打这小的一个目标,五枪能打中四个还是很不简单的。

    我用猎枪和飞镖可以说是百发百中,但这手枪还真有点吃不准。不过我想原理应该是一样的,不就是三点成一线吗?我感觉还是很好。

    我沉住气,先瞄准开了一枪,一扣扳机,枪一响,我的手微微震动,我想这下坏了,我还没有完全掌握这手枪发枪时反弹力的大小尺度,子弹肯定是偏离了方向,这一枪定会放空了。

    但没有想到随着“叭”的一声枪响,瓶子竟然被打中击碎了。这一枪不光出乎大家的意料,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院子一阵叫好声。

    第二枪我就有了经验,不紧不慢,瞄准还要掌握好反弹力度,这一枪正中瓶中间。后面三枪就打得更顺手了,五枪五中。

    我顺带多开两枪,把余下的两个瓶子也打碎了。

    现场掌声雷动、好声风起。

    丁勇丁凡无地自容。

    “丁大少爷,不好意思,今天要让你破费了。我们可是好几天没上馆子了,今天兄弟们敞开了肚皮吃喝,丁副司令请客。”

    丁凡铁青着脸,不好发作。这时英子从人群里走过来:“今天大家都刚上任,兴致这么好,还比试枪法。这两桌都算我请了。”

    我见了英子,还看到英子后面站着阿木,阿木两手抱,右手两指还夹着一块小石片,左手偷偷向我伸出了大拇指。

    这下我明白了,我第一枪并没有对中,是他暗中飞石击中目标的,正是他的帮忙,大大鼓舞我的士气和信心,后面才打得这么出色。

    英子怕我得寸进尺,惹出事来,把我们两桌分开,安排伙记点菜送酒。说是免费,丁凡还算实趣,偷偷把银子硬塞给了英子,面子保住了。

    我枪法百发百中的名声又在盘龙镇传开。

    喝过酒,我安排队员三人一组,去各处巡逻。我去找阿木,要当面感谢他第一枪的飞石暗助。

    四兄弟和方玉堂好象知道我要来,都坐在厅堂喝茶闲聊。

    “见过百发百中神枪手江队长。”阿木站了起,恭手贺喜。

    “阿木兄弟取笑我。我知道我第一枪没打中,是你飞石暗助。不然我后面会越打越乱。所以特意来致谢。”

    大家哈哈一笑。方玉堂示意我坐在他旁边的空椅子上。

    方玉堂喝了一口茶:“不说笑了。阿木跟我们讲了比枪之事,我是准备叫他去找你来谈点正事,估计你要来。”

    “你是知道我份,想必你爹娘也跟你讲过十六年前那个轰动整个盘龙镇的曹家灭门案。曹家是因保护我而惨遭不幸,祸害曹公的主谋丁大富虽然被我杀了,但还有几个帮凶,丁祖光、丁勇和现在升为督军的胡司令。我这次重回盘龙镇,就是要讨还十六年的恶债。还曹家一个公道。丁祖光现在由本人为他撑腰,我们从长计议,会找到机会下手要了他的狗头,血债血偿。”

    “今天叫你来,是我们听说那个督军胡司令最近要陪同本中将野田司令官来盘龙镇视察。”

    我有点疑惑:“盘龙镇是个小地方,本中将还要来视察?”

    “上次唐明组织的游行示威是为军服厂建改军工厂一事,看起来本好象是取消了这一计划,其实佐太郎一直在暗中作这件事。一来民众游行给他们提了醒,不能大张旗鼓的建厂,免得招来各方势力的干扰和抢夺武器装备,二来现在你们几个游行主力全部被升官收买了。他们就在暗中办行动。”

    “本人还真是狡猾。我今晚上就带人去一把火烧了军服厂。”

    “你别莽撞乱来,兵工厂一事放下一步解决,我们要先借这次胡督军来盘龙镇之机,杀了他的狗头,祭奠曹公和曹夫人。”

    “行,我听方师傅安排。要我做什么您尽管交待。”

    “他们这次行动十分机密。我从外围无法打听到相关信息,你要借你治安队队长的份,打听到他们来盘龙镇的确切时间表和路线图和详细行程安排。暗杀行动由我和他们四人完成,你只需暗中配合就行了。”

    “这个没问题。”

    “有问题。佐太郎十分狡猾,他让你当治安队队长并不代表他信任你,只是利用你,当然你救了他儿子一命也起了不少作用。所以你要想办法取得他的信任,最少不能让他怀疑你跟我们关系密切。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汉,并不是替本人做事,但你要表现得很效忠本皇军,不管会不会招来骂名,要成大事,就必须要忍,一定要忍!”

    这倒让我为难,我是个二楞子,那有这多花花肠子,还要我效忠本皇军,就是假装我也做不来呀。

    方玉堂看到我面露难色,微微笑了一下:

    “你放心吧,我们最后会还你一个清白,不会让盘龙镇的人骂你是汉。我的命是曹公给的,他们四兄弟的命是我栋的,我们五个人为了报曹公之仇,会随时用命来换。关键时刻我们会助你一臂之力。”

    “方师傅,我知道您和四位师兄忠心义胆、义薄云天,我江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书读得不多,但也明白做人的道理,我一定不惜一切完成这次任务。”

    我们边喝茶边聊,我突然感觉耳垂发痒,用手摸了摸,这一摸我浑打了一个激灵,觉得“我”回来啦。

    有一个问题缠着“我”,让我觉得好象是突然想起来,非问不可。

    “方师傅,我想问一下,前两天桃花岛上的桃花二开、夜袭盘龙镇,乡邻们都说是桃花党干的,有的说是曹公成神带领天神组建桃花党,回来复仇;有的说是曹公儿子曹子华秘密潜回盘龙镇,带领他在外面组建的桃花党复仇来了;也有的说是你们戏班就是桃花党。师傅您知道到底谁才是桃花党?”

    四位师兄都不言语了,跟我一样望着方玉堂。

    方玉堂拿出烟斗,装了一袋烟,点着抽了一口。

    “佐太郎让你查谁是桃花党了吧?要是你查出来了谁是桃花党,你会怎么样?”

    “我第一个申请加入,成为盘龙镇本土的第一个桃花党人,跟着他们干。”

    说得五个人相视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