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九月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丁府家丁进来报告说丁祖光遭到了桃花党的伏击。

    唐一虎马上带着一队人马,拥着佐太郎跟着家丁来到了镇东南面的丁府。这一路拐来拐去的足足有三四里地。

    丁府灯火通明,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家丁直接把一干人带到丁府厅堂。我也紧跟着。看来这出戏还没有唱完。

    经过院子里,看到地上躺着三个家丁的尸体。丁祖光白纱布缠着左手臂,见佐太郎进来,立马哭丧着脸:“太君,救命呀。”

    “怎么的回事?”

    原来,当镇西南边响起枪声后,唐一虎和佐太郎带着各自的人马赶到警备司令部去了,丁祖光准备带着家丁回府。这时候戏园子乱了起来,大家都慌着往家里跑,手推手、脚拌脚、人挤人,哭声喊声骂声震天,一时场面十分混乱。

    丁祖光在十几个家丁的护卫下,总算挤出了戏园,他们一行插近路往丁府一路小跑。跑到龙王庙附近,突然从庙里冲出来几个蒙面大汉,一阵飞镖过来,当场打死两个、打伤三四个家丁,丁祖光左臂也中了一飞镖。好在后面的家丁连开几枪,那边丁凡正好带着丁勇和七八个丁家护院也是插近路来接应他爹,就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那几个蒙面人才跳进龙王庙的院子里跑了。

    等他们回到丁府一看,没想到桃花党分子趁丁家人马分散,大闹丁府,这次没有劫到钱财物,只是打伤了不少家丁,还乱镖打死了护院总管丁强,就是丁勇他哥。

    唐一虎倒吸一口凉气:“太君,是这桃花党人多,还是他们真的有三头六臂、可以飞檐走壁?”

    刘副官也是露出满脸惊恐:“是呀,警备司令部、丁府、龙王庙分别在镇西南、东南、西和北,差不多是个三角,随便那个点到另一个点都有三四里地,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这短的时间内跑三个地方吧?要么是人多,三个点全部提前埋伏好,要么是他们真的象民间传说的那样能飞檐走壁、穿墙隐?”

    “太君呀,这里还有一张桃花党留的字条。”

    佐太郎接过字条看了一遍。问唐一虎:“曹公是谁?”

    唐一虎一听“曹公”两字,脸色大变,接过字条一看,上面写了四句诗:“盘龙山水盘龙人、曹公冤魂已成神;多年旧账未清算,桃花二开挖好坟”。

    唐一虎惊叫了一声:“曹汉勋!”

    佐太郎看到唐一虎和丁祖光两人都露出惊恐万状的神色,倒觉得很奇怪。“曹公就是曹汉勋?那这个曹汉勋又是什么人?”

    “是英子她爹。十六年前被当时的军政府斩头示众三。”

    “桃花二开挖好坟是什么意思?”

    “当年民间流传,说曹汉勋死前曾咒下毒誓: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等到哪年桃花岛的桃花开两次的时候,他就会回来复仇。”

    “胡扯蛋,桃花都是季开一次,现在是秋天了,桃花怎么会开?一个传言就把你们吓得这样?”

    丁祖光战战兢兢,拿了桃花枝递给大佐:“太君,真有桃花呀。”

    佐太郎一直没有留意这些桃花枝,仔细一看,还果真开出了几朵小花蕾。

    我也觉得这事有点怪,以前是听说过这个传闻,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桃花一年会开两次,所以都只是觉得这是没有常识的人瞎编的。这几天我也去过桃花岛,并没有看到桃花盛开。不过我好象在几位专家的研究材料里看到过记载,盘龙镇在民国时期,有一年桃花开了两次。

    唐一虎把当年曹公被斩首示众前前后后的事讲了一遍,没想到这位本大佐听了,竟然唏嘘不已,连连点头,称赞曹公是条好汉。搞得一旁的丁祖光无地自容,要知道杀死曹公,他丁家可是“功不可没”、头号功臣。

    佐太郎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回扫了几眼唐一虎和丁祖光。

    “如果真是这个曹汉勋还魂回来了,他第一个想杀的是谁?是你?还是你?”

    唐一虎把目光转向了丁祖光,佐太郎也就明白了。他接着问道:“刚才你说,曹汉勋有一女一子,女就是英子,子当年下落不明。会不会是他儿子悄悄的回来了,找到了英子,两人组建了桃花党,专门回来复仇?”

    丁凡听了接了话:“太君,曹子是不是回来了,是不是带着桃花党,这个我不敢肯定,但这事应该与英子无关,枪声响之前,我和唐明、唐芳都在桃花楼陪英子一起喝茶下棋,我们没有去看戏。我是听到枪声就回来了,唐明和唐芳还在哪里。她一个文弱姑娘……”

    我也正准备替英子说两句,丁凡还没有说完就被大佐示意打断了。

    “戏班四兄弟没有分术,不可能一边在台上唱戏,一边杀到警备司令部和丁府。那么这个桃花党应该就是秘密潜回盘龙镇的曹子。这张纸条就是有力的证明。至于英子是不是与这事无关,现在还不能断定,她们姐弟可能还没有相认。”

    “太君,这桃花二开怎么解释?”

    “我是不信的,马上就天亮了,江队长带人去桃花岛看一看,谣言不功自破。唐司令你一大早就带人全镇搜查,特别查问近一个月进盘龙镇的陌生人。有事马上向我报告。”

    我还没有来得及上桃花岛,天一亮整个盘龙镇的居民就炸开了锅——

    桃花岛上的桃花又开了!

    满岛鲜红一片。

    这可是历九月初。

    每一个人都在说:曹公的魂变成了神,昨晚带着天兵天将的桃花党回来了,打劫司令部、血洗丁公府,游桃花岛,夜宿龙王庙。越传越神……

    甚至有人说昨晚亲眼看见曹公骑着一匹枣红的高头大马,右手拿剑,左后拿着一枝盛开的桃花,从龙王庙里腾空而出。

    我走到街上,看到街道两旁张贴了不少标语,很多早起的人围着看,听到有人小声的念诵:“盘龙山水盘龙人、曹公冤魂已成神;多年旧账未清算,桃花二开挖好坟”……

    “一朝桃花九月开,天神下凡收债来……”

    “我”现在记忆有点模糊。在整理录入专家们研究材料时,好象是看到过关于盘龙镇那年桃花九月二开的记载,不管我怎样拼命的想,也想不起来细节和后面要发生的事。

    我憋足一口气向桃花岛方向跑去。

    远远的看到满山的野桃花真的开了!比天的桃花要红很多。象一片火山,也象一片血海。

    我惊呆了。

    应该是我和我爷爷兄弟两人都惊呆了。

    我正要回去告诉本大佐,一转看到他们一行也来了。所有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丁祖光吓得瘫倒在地……唐一虎知道他心中的怕。

    我几乎是一夜没合眼,在街上喝了一碗豆腐脑、吃了两根油条,回到家倒头便睡。也不管外面怎么闹哄哄、怎么乱糟糟。

    我爷爷的兄弟倒下便鼾声如雷,睡得很香很沉,但“我”却好象一直是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感觉我从我爷爷的体里走出来,沿着一条空的街道一直走下去,怎么也走不到头,也不见一个行人和商贩,走着走着,两旁的街景、楼房、店铺慢慢变化,时而破败古老矮小、时而新颖时尚高大、时而暗萧条、时而明亮繁盛,时空不停的交错转换,方玉堂、英子、戏班四兄弟、曹总、李工、老专家……这些人忽然都冒了出来,站在街道两旁,也不讲话,只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满腹狐疑向前慢行,左顾右盼,突然撞到一个人上,我抬头一看,是佐太郎。旁边一左一右站着唐一虎和丁祖光。

    佐太郎森森怪笑:“你是桃花党。”

    我往后退了一步:“我是桃花党?我怎么会是桃花党呢?”

    “整个盘龙镇的人,只有你知道桃花又开了。”唐一虎说。

    “你是从未来来的人,也只有你可以让桃花在秋天盛开。”丁祖光笑道。

    “说,谁是你的同党?”三个人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我。

    我吓得呆站在哪里,不知道如何争辩。这时从我后面传来一声吼叫:

    “谁他的在这里欺负我侄孙?”

    我回头一看,正是我爷爷兄弟江水,他叫我侄孙,看起来我比他年龄还大几岁。

    他走到我前面,用体挡着我,快速抢了面前三个人的手枪,双手各一把,另一把不知道怎么到了我手上。

    “他是我侄孙,不错,他就是从未来来的后生仔,桃花岛上的桃花也就是他用未来的技术让它九月盛开。但是他不是桃花党,真正的桃花党是你!”

    我这位爷爷兄弟用一支枪指着本大佐的头。

    “你他的妈的小本,你认为我不知道,你在本是樱花党的,到了盘龙镇看到满山遍野是桃花,就从本找了几个忍者来,偷偷组建了桃花党,专做打家劫舍的勾当,还在这里贼喊捉贼。”

    我爷爷兄弟这番话,气得本大佐哌哌乱叫。伸手就抽出他的本军刀,举过头顶,向我爷爷兄弟砍来。

    我都感觉到刀锋的寒气在头皮上扫过。只听得“砰”的一声枪响。佐太郎应声倒地……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