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祸临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村鬼 书名:桃花楼传奇
    “我”又惹事了。

    我和我爷爷大哥在街上卖从山上抓来的几只活野鸡。几个象是从医院里出来的伪军,想要买我们的野鸡,又不想给钱,说这野鸡他们先拿走,过两天去医院找他们要钱去。

    我爷爷兄弟一听,火一冒:“我不卖,我自己拿回家烧了喝酒。”

    几个当兵的看他们人多我们人少,留下四个扯着我哥俩争论,另外两个提了野鸡就要跑。

    我爷爷兄弟一阵猛拳把这几个残兵打倒在地,追上那两个提鸡的士兵,飞起来就是两脚,全部踢翻在地。

    围观的百姓,都拍起了手,叫着:打得好!不上前线打本鬼子,跑这来欺压老百姓。

    真是说到鬼子,鬼子就到。几个本宪兵巡逻到这里,刚好看到了,就跑过来要抓我。

    “我”想这下坏了,本兵带着枪,赶快走人才对。

    可“我”爷爷兄弟真是一个二楞子,他体不听我指挥,还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本宪兵跑步过来了。

    他是这么想的:你的小本,你要听我讲理,我讲你听,是他们先抢我的鸡,我才动手的,你要不听我讲理,不能让人看到中国士兵我就敢打,你小本兵我就怕了?就不敢打了?

    几个本宪兵跑过来,并不问什么原因打架,就要动手来抓我双手。

    我这位爷爷兄弟那会束手就擒?他顺手一扭,力气太大,竟然扭断两本兵的手。痛得满地打滚。

    另外两个就不敢近了。端起枪对着我爷爷兄弟。叽里呱啦吼叫,也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本兵叫了半天,见我爷爷兄弟没动静,就拉起了枪栓,瞄准了我。好象是要开枪。

    这个时候,突然从两本宪兵后面冒出一个蒙面人,双手冲两本鬼子头部一边一拳,把两鬼子打倒在地,就冲过来拉了我就跑。

    这人轻功真是了得,一口气跑出了几条巷子。才停下来。

    那人也不摘面纱,只是对我说:“兄弟,你闹祸了,出去躲躲吧”

    “我躲个什么?谢谢大侠出手相助。您放心,我不怕。”

    “我就是知道你不怕,才叫你出去躲躲,躲过十天再回来,可能就没事啦。”

    “谢谢您的好意,我还怕他们为难我爹娘。”说完我就往家赶。

    我这位爷爷兄弟真是一个二楞子,这下怎么办呢?他不怕不急,把“我”急坏了。本宪兵和伪军还不全镇搜捕他?这个时候他还往家走,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一下麻烦大了,任务没完成,说不定他我两小命也没了。

    我这一急,我爷爷兄弟摸了一下右耳垂……

    我们停了下来,突然转向湖边走去。

    难道是东晟公司事业三部李工他们收到了什么信号?在指导我们怎么去解围?指挥我爷爷兄弟出逃?

    还是我爷爷兄弟听信了蒙面人的话,去码头坐船躲难去?

    果然我们是向盘龙湖口一号码头走去。

    码头人多,不容易被发现。我爷爷兄弟挤在人群里,走到了湖边,并没有要上什么船,并没有要出去躲藏的意思。他倒好,在湖边靠近码头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

    不一会儿,来了一条大客轮船。远远的看到,又是满满一船的人,这些天常常有很多从上海等地躲避战争的富人,拖家带口的,来到盘龙镇。岸上也有很多接船的人。

    轮船慢慢靠岸了,船上的人蜂拥而下。

    突然听到扑通一声,有人被挤下掉湖里去了。有女人哭叫起来。好象是一个小孩在水面上扑腾几下,眼看就要就沉下去了。

    我爷爷兄弟一点也没有迟疑,一个猛子扎入水里,再露出头的时候就到了小孩落水的位置,小孩沉入水里了,他又一下猛子扎下去,就托起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游到岸上。

    还好小孩只是灌了一肚子的水,吐了几口水,就没事了,吓得哭了起来。

    从人群中挤进来一个边哭边叫的女人。先抱了小孩的头,看他没事,又哭又笑。转给我爷爷兄弟跪下拜了几下,嘴里叽里呱啦的也听不懂说什么,可能是上海人吧。

    突然围观的人群一阵动。左太郎带着一群本宪兵、还有唐一虎、丁祖光他们,分开众人,冲了进来。

    不好,追兵追捕到这里来了,赶快跑。

    也是活见鬼,有人跟本兵让路,就没有人跟我爷爷兄弟让路,围观的人很难拨开。

    只听到后面佐太郎叫到:“二楞留步!”

    反正你们人多,我也是跑不了的,再说了我跑得了和尚也跑不庙。好汉做事好汉当,免得我跑了,你本鬼子为难我爹娘。

    我爷爷兄弟也就不跑了,转,看你个小本鬼子能把我江二爷怎么样?

    奇怪的事,佐太郎两手一合,拱手弯腰。说道:“多谢二楞英雄救了我儿子。”

    呵,我爷爷兄弟刚从水里救起来小孩原来是他儿子。难怪这女人说话叽里呱啦听不懂,原来是本话,我还以为是上海话。

    大佐说:“我来接船,刚在远处岸上全看到了,象二楞这种英雄,实在是整个盘龙镇的骄傲。”

    “我先带受了惊吓妻儿回府安歇,明一定登门拜谢!”

    我这才明白,我爷爷兄弟为什么突然转走到码头湖边来。说不定真是李工他们收到了我传回去的求助信号。

    一场风波平息了,还因祸得福,从此整个盘龙镇还真再没人敢惹我这位爷爷兄弟。

    大佐没有失言,第二天就带了妻儿和唐司令、丁镇长,还有昨天那几个被我爷爷兄弟打伤了的士兵,一起来江家,先谢了昨天救命之恩,又要几个士兵赔了昨天冒犯之罪。

    这个故事在盘龙镇被传为一段佳话:二楞子一人徒手打倒打伤士兵七八个,不仅没被抓去受刑,还由本大佐、警备司令亲自带人,来到江家向他赔罪。

    只是史料上这段肯定没有记载,不然我录入一个多月,总会看到。

    我爷爷兄弟并没有为此趾高气昂,他一直在想那天那个出手相助的人会是谁?戏班四兄弟就算是蒙了面他也认得出来,肯定不是他们。这人反应快、拳力猛、轻功好。会是谁呢?

    戏班四兄弟这天请“我”到桃花楼喝酒,他们也听说那天我一人打倒打伤本兵的事。

    我第一次见到了英子。因为曹总交待,我不免多看了她几眼。

    “兄弟,整个盘龙镇就你打了本兵,还有奖赏。”

    “喝酒,不要笑话我了。其实那天有一个蒙面人出手帮了我。看得出来,他的武功还在你们四兄弟之上。更别说我了,我只不过有一蛮力。”

    四兄弟听了微微一怔,相互看了看:“有这事?盘龙镇里还有比我们武功高强的人?”

    “他长什么样子?”

    “说了,蒙着面,看不出来。听声音,应该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材中等,穿的是一黑色的对开布衫。”

    四兄弟相视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

    “你们认识他?”

    “不认识。”四人齐齐回答。

    “你们来盘龙镇有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直没见到你们师傅?”

    “你想见他?我们师傅喝酒,你要是请他喝酒,我们给你带信。”

    “喝酒是小事,他要是肯来喝我的酒,我要亲自上山打野味做下酒菜。”

    “你想拜他为师?师傅要是收你做了徒弟,你可是老五阿土了,那你也要孝敬我们四位师兄。”

    “那是当然的。只要你们教我武功,我白天下湖打鱼,晚上上山打猎,天天供你们吃好喝好的。”

    “那我们为了这些美味,也要劝师傅收了你。”

    “要是万一师傅不收你,你就做大师兄的徒弟,我们跟着争光,做你师叔。”阿木跟我混得最熟,敢开玩笑。说得他们一阵哈哈大笑。

    英子过来了:“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我们替师傅收了江水做徒弟,他以后就叫阿土了。”

    英子说:“水老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真要是做了你们的师弟,也是大家的缘份、他的造化。”

    大师兄压低嗓音说“不过,我听师傅说过,五师弟他早就收了,就在盘龙镇,师傅说我们会见到他的。”

    “这么说来,你师傅以前在盘龙镇呆过?这老五会是谁呀?”英子问道。

    “不会就是我吧?”我接了话。这次是五个人齐齐看我。看得我不好意思。我憨憨笑了笑:“我也是随便说说。”

    我们正喝着酒,唐明来找英子。

    唐明告诉大家,左太郎要把盘龙镇的军服厂改成兵工厂,他明天要组织盘龙镇老百姓去本宪兵司令部和警备司令部游行抗议。今天晚上就住桃花楼,怕回家住他爹唐一虎把他关起来,不让他组织。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抗议改建兵工厂?”

    “你是真楞呀?本人在这建兵工厂干嘛呀?不就是生产制造武器,生产武器用来干嘛?用来打咱中国人。我们虽然不能上前线抗救国,但在盘龙镇还是可以做点事的。坚决不能让本人得逞!”

    “那你不是反对你爹?”

    “我支持抗,谁反对我支持抗,我就反谁。管他是爹还是爷。”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我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我们戏院的明天一大早也组织起来。”

    “由你们支持,声势更浩大了,明天我带着盘龙中学的学生打头阵,你们和江老弟垫后。我现在还要赶到学校去制作标语。英子给我留一间房。我晚点过来。”

    唐明说完就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桃花楼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