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绝色公子问世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三,晨

    “这哪里能看出是小厮?分明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看着换了装扮的江莫,真正小厮样的小桂子不由的发出惊叹声。

    南宫宏也无法掩饰那份惊喜,明明是一朴素至极的小厮装扮,还妄想这小厮的份能让江莫伺候伺候自己,而所谓人靠衣装无非只是针对世间庸脂俗粉说出的安慰话罢了。“小桂子,去找件朕的私FU,给皇后换上。”

    白衣飘飘,一缕如蚕丝般顺滑的黑发随风拂起,偶尔划过下颚,在雪衣上舞动出优美的弧度。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黑若点墨,静若深潭,是永远吹不动的涟漪,看似无波无谰,但任谁都能感受到有些什么不一样。是一种脱俗的清心寡,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神圣。她轻摇玉扇,那白底上潦草的画出一株兰草,苍劲有力的伸展着枝叶。领口的衣衫被飘渺的风吹开,露出漂亮而人的锁骨,浅浅一笑,化作西边的云彩,晕红了少女们的脸颊。

    可可看得出了神,扑朔着圆圆的眼睛充满的慕之,“主子,你若是个男儿,那该如何是好?”

    “是啊,”米米以同样的神咬牙切齿的接着说道,“笨蛋可可,我不许你跟我抢主子,从今往后,咱们的姐妹就此恩断义绝!”

    一向最扶着江莫的落霜,竟害羞的不敢靠近,嘟嘟嘴撒起来,“主子,你把我们的审美要求一下提高了好多,定会瞧不上那些个臭男人,倘若我们嫁不出去该如何是好?主子,你可要对我们负责啊。”

    “这么快就学会跟本少讨价还价了?”江莫压低了声音,发出成熟而稳重的字眼,却又夹带着一丝丝邪乎的口吻,她收拢玉扇,将另一头抬起落霜青涩得脸,只觉下颚传开了一阵酥酥麻麻的触觉,席卷全,一时间红到了耳根子,嗔着说不出一个字。“那么你们四大佳人都当本少的妻房,不分大小,何如?”

    “好啊!”最激动的是连头都不敢抬的落雪,可话语一出,后悔着连忙捂紧了嘴,眨巴着双眸,眼珠不知该停留何处,脸红得简直像墙上贴的对联纸。

    “落雪,看不出来你这么大胆。不过本少就是喜欢主动一点的女生,那么今晚你来侍寝吧,不知在上,你是否会再主动一些呢?”说着一把搂住如杨柳般的腰间,靠拢在自己的怀里,在额头处浅浅的留下一处吻痕,动了少女们的心思。似一株初露花苞的荷花,被蜻蜓轻轻一吻,羞涩的竭力缩回水中。

    “胡闹!小莫莫,再不走便来不及了。”南宫宏满脸黑线,看着自家夫人竟和几位少女**嬉戏,这心里的滋味可谓吃了七荤八素,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岂非常人所能理解。

    “小莫莫,小莫莫,你还真叫顺口啦?!”江莫依依不舍的松开怀中的美人,“各位美丽的夫人,本少这就出去给咱们未来的孩子挣粉钱去,希望大家的肚子务必都争点气,争取一胎抱两,两年得四。”

    “夫君,出门在外万事小心。”落雪一脸忧愁的担心,几乎快掉下眼泪来,“傲殇、傲血,倘若主子有丝毫闪失,我要你们提头来见!”豁哟,真没看出来,这落雪还有一股大夫人的气势,我未央宫果真卧虎藏龙呀。

    ==========马车轱辘轱辘的转就到了目的地的分割线==========

    最初亲眼目睹到灾难的洗礼,那一刹那间便充斥着可怕。没有什么比一群惊惶失措的难民更可怜的了,他们争抢着食物,哭喊着,蜷缩着,还有许多倒了下来。那些强硬的汉子已经被生存的压力,压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不顾一切的互相殴打,无非是为了一块残存下来的番薯。一些弱小的独立个体,不断的从这间屋子里跑出来,又跑进那间屋子,又跑出来,不知所措地在贫民窟中乱窜,试图找到一丝裹腹之食。

    这是一场悲渗的战斗,关于大自然无的洗礼,及人类顽强的求生。家人们在互相呼喊,尝试着听到亲人的回应,可那精神粮食却显得如此稀缺,近乎飘渺。泪水填满了老妇人满脸的沟壑,妇女和小孩也卷缩在巷子间,四下里到处是呻吟的痛苦声。士兵无奈的拖走了尸体,只留下绝望的人群对着上天做着无助的祷告。

    不远处传来沉重的铜锣声,这更加重了纷乱的程度。人们肆意的践踏在受伤的人上,人们惊惶着,惧怕着,不顾一切的向铜锣处簇拥而行。他们沉着脸,冷漠至极,这些人,都疯了。

    一个衣不蔽体的女子,靠着一垛残墙坐着,给她的婴孩哺。她的丈夫也斜靠着墙,满脸是混作一团的血迹,他瞪大了双眼,扭曲着张大奇怪的嘴巴,一股腐朽的味道传开来,是面对死亡的召唤。

    江莫为女子披上毯子,女子微做感谢,如月牙般的双眼,显露着她的风华,可脸上的那抹绝望却依旧如故。“姑娘,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帮我?哈哈…”一声声讥笑从鼻翼间传来,充满了对人世的愤恨,“见两位公子价不菲,怎会出现在此等低院门口?我看公子你们是来错地方了。”

    院?“姑娘何出此言?这里乃贫民窟,并非烟花之地呀。”

    “没错,这里便是贫民窟的烟柳巷。只要公子肯给点吃的,要什么有什么。”说着便向江莫依偎着去,怀中的孩童不满的蹬蹬脚,却又熟睡过去。几处柔的影从门缝里探出子,她们没有精致的妆容,头发胡乱的打作一团,香肩外漏,却被污浊侵染。她们正在绝望的等待,等待着客人们的临幸,等待着事后的那一餐温饱。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