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冰与火的战歌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二,午

    “皇后娘娘吉祥,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老臣年迈愚钝,不知娘娘此般用意为何?然娘娘乃万金之躯,怎可视老臣这般半百老头作爹?!”只见林衡趴跪在地上,额头贴紧了地面,神色充满了惶恐与不解。

    “老爹。你怎么说出这样伤人的话…你不要莫莫了吗?你不认莫莫了吗…你还在生莫莫的气,对吗?”哭腔在鼻翼间打转,是无尽的悔恨和自责。

    “小莫莫,你没事吧?”南宫宇关切的将她扶起,亦是一脸的不解,“这是丞相林衡,你的父亲是异灵界的先皇江悠,他们长相也并不相似。小莫莫,你认错人了。”

    “不,他就是我爹!老爹,你怎么了,是不是穿越的时候撞到了脑袋,不记得我们原本属于的世界?”

    啪!一声清脆的掌音在内响起,脸颊火烧的疼痛让江莫止住了哭泣。张寒意后悔至极,却又不得不如此,“小莫莫,对不起。你冷静点。”

    “是啊,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突然认定丞相是你爹?”黄石弱弱的说着,却终能停止了这场闹剧。

    “啊咧?我是失忆了,没错呀,”江莫一改哭泣的脸庞,尴尬的笑了笑,墨黑的眼珠因说谎而斜看向另一旁,完了,激动了激动了。

    可这一系列奇怪的动作,都被黄石的那双尖锐的鹰眼尽收眼底,厚厚的镜片上起了一层薄薄的迷雾,正被对未知的渴望,而散发出不应有的讥笑。小莫莫,你有事瞒着我们啊,穿越?“小莫莫,到底怎么回事?”

    “啊哈哈,其实吧,最近头老是觉得很痛,凭空多出了好多奇怪的记忆…然后…”谎话好难编,“对对对,在我的记忆中,我老爹就是他!”江莫连忙扶起快同地面融为一体的林衡,“对不起啊,老爹,刚刚吓着你啦。”说着又帮忙拍去上的灰尘,“没关系的,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是咱们父女深,血浓于水,感慢慢培养便是,快坐快坐。”

    谁和你血浓于水了,我们压根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谁能告诉我这皇后到底抽什么疯啊?老年群体都是玻璃心,经不起这一惊一乍的!

    ==========于是七嘴八舌的讲述失忆到转变的分割线==========

    “小莫莫,你闹够了吧。朕叫你来是有正事要议。”吹开几片碧叶,扑鼻而来的是龙井独特的清香,王者的份让给南宫宏变得这般处事不惊。

    “啊呸!小莫莫?小莫莫岂能让你这小孩叫?”反正这辈子的冰清玉洁,已经被这熊孩子强吻了去,还妄想给你好脸色,三个字,不可能!三十个字,天马流星拳降龙十八掌山路十八弯复活吧我的勇士碾碎他们绝不可能!三百字…此处省略十万字…

    “你…你竟敢称呼朕…小孩?!”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叫朕脸面何存?!待朕长大了,看朕怎么调教你!南宫宏瞪大了双眼,紫色的眸子瑟瑟作抖,闪烁着的光点似被人精致的切割了数以亿计面的璀璨宝石,那折出的光泽,是迷惑人心的邪魅。小时妖孽,长大齐天,十三岁的小皇上,总有一天将席卷狂沙,颠覆天下。

    江莫像磁铁一般紧黏着丞相老爹,偏着头歪靠在他的肩头,芊芊玉指仔细的拨着葡萄,“自古长幼有序,尊老幼是人之道德所在”,说着便强行喂进林衡的嘴里,林衡依旧板着脸,皇后娘娘怎么会突然认自己作了爹,但看着这乖巧的女子,膝下无子的他也软下了心防,其实凭空多了个女儿也没什么不好的。

    “好吃吗,老爹?”

    “有点涩。”林衡被酸得强忍着嘘起眼睛。

    “神马破葡萄,胆敢酸了我老爹的腮帮子!”江莫不满的将果盘推开,“小元子,小粽子,你们快回未央宫,把宫里的葡萄拿过来,速度快,老爹还等着吃啦!”

    而且还这么孝顺乖巧,若夫人知道了,一定很是欢喜,病说不定能好转几分。

    江莫撇了一眼南宫宏,继续说道:“你比我年幼,这是不用质疑的事实。所以倘若你尊敬我这个老年人,我自然会护你这混小子。可倘若你对我出言不逊,那休怪老娘我不近人!”

    只闻一声轻佻的笑音,“呵呵,是吗?可朕是你丈夫,自古也有云,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明明是一道夹带着稚嫩的男声,可话语中却透漏着一股邪意,让周围无端冷了几分。

    江莫略为放大瞳孔,竭力隐藏内心的吃惊。就见雪衣翩然,柔亮的墨色发丝扬起一抹弧度,一双迷离的凤眼里多了几分妖艳蛊惑的流光溢彩,淡粉唇瓣挑起几分轻浮不羁,似一株潜藏在密林里的曼陀罗,人深入鬼蜮而浑然不知。

    她就这样飘渺的贴近位于高处的小皇帝,白葱般的手指掐住南宫宏一愣一愣的脸,暗处的卫士亮出了明亮亮的武器,却又被南宫宏制止。似有几分欢喜的,眼前这狂妄的女子,才配做南辕国的皇后,才配做朕的女人。

    “我对未成年,不感兴趣。想要农奴翻把歌唱,妄想成为我的丈夫,成年了再说。ps,在我的世界观了,18岁才算成年。”四目相对,似有强劲的电流穿插其间,是冰与火的战歌,是硝烟无存的站场,而周围的士兵,被紧张的局势,吓得动弹不得。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