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惊现老爹?!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二,午

    原本就磨蹭的江莫,一整梳洗动作下来,时间已经悄然无声的往后拖延了不少。倚坐着的氢气皮囊,被宫人们冠上了个神秘的名字,若离云。取义若离若现,似有似无,如天际的云朵,飘飘然似神仙。不过上面坐了个金角半兽,即便有天仙般的容颜,却透漏出邪魅狂妄的神色,与仙气毫无关联,还不如称之为席卷狂风的一朵妖云。

    江莫悠然而行,忽视所有人的紧张与不安,“有话快说,有快放!”抿一口茶水,起气被沁人心脾的花香摸了去。

    却引来了没大没小的可米姐妹的一脸鄙视,“女孩子家家怎能说出那么个龌龊的字眼,不害臊。要说出虚。”朽木不可雕也。怎么这古代的小朋友们,都这般人小鬼大。

    “噗哈哈,我一口盐水呛死我自己,该放就放,该拉屎就拉屎,人之常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也就只有你们古人,感觉是件多么高尚优雅的事一样,要知道大家放拉屎的动作都一样。

    “皇后娘娘救命啊!呜呜呜…”眼看江莫又开始没所谓的嬉笑玩乐起来,悲剧的只有小桂子了。只见他噗通扑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与琉璃花纹的大理石发出咚咚的鼓点声。原本灵光十足的眼睛,经过现实与心智的双重折磨,已经成了大红灯笼高高挂。

    师父您说得对,伴君如伴虎,可您岂会知道,如今徒儿夹在皇上和皇后之间办事,过着的是心惊胆战、朝不保夕的子。皇上闹起脾气来,只会拿徒儿这个传话的开唰,徒儿宁可掉进冰窖里被活活冻死,也不愿被小皇上生气时眼眸中无形的寒气而死。

    “小桂子,你这是干嘛?谁会要你的命,我江莫第一个不同意!”江莫总算是回过神,什么事把这小猴头吓成这样,“快起来,在我未央宫用不着行礼。落霜,快给小桂子沏茶压压惊。”

    小桂子拭拭不断踊跃而出的泪花,难怪会让窦初开的皇上会如此牵挂,难怪会让未央宫上下这般偏护,就连自己也在心中升起一丝暖暖。“奴才只是个太监,自幼断了命根子,过着六亲不识,死后没人送葬的子,只为在人世谋得一席之地,只为能过活罢了…皇后娘娘,您就当可怜可怜奴才,皇上等候多时,如今已经不耐烦的气暴如雷了,若您再不摆驾御书房,奴才的小命只怕给皇上咔嚓百次,也不嫌多…”

    ==========摆驾御书房的分割线==========

    浓郁的植被跃过朱红的围墙,金砖碧瓦无一不显露超乎凡人的奢靡,墙延上是栩栩如生的龙腾,是皇族的象征,角楼处的铜铃在微风中摇曳,发出如出谷间的鸟啼。正午的烈阳撒下白珠般的魔法,将这一片皇城镀上一层金黄,折出独特的金属光泽。

    初夏过半,狂躁的不只是知了而已,还有奔走于市侩之间的人群,他们狂躁的行色匆匆,忘记了这闷所隐藏的是一丝清爽。江莫悠然而行,迟到这个词在她的字典里,被没有什么存在的实际意义。

    摆动着龙尾不急不慢,犄角折出的光泽,让世间万物自觉的黯淡下来,阳光穿过耳旁的鱼鳍,在地面上形成一道道水纹粼粼,精致的脸颊,就凭是拉斐尔·桑西在世,也不知从何下笔,是无法用画卷描绘的美。

    “皇后娘娘请稍等片刻,容奴才前去通报一声。”

    “不是很着急么,害得某人都气跳如雷了?那还等什么。”说得是一抹天真无害,多么为他人着想的一国之母,其实她只想不爽这古人的繁文缛节罢了。

    细细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在耳道与鼓膜之间徘徊良久,如山涧的溪水般清澈,似玻璃弹珠般动听,却又带着无比慵懒的调子,听起来是如此的漫不经心。

    “哟!”无视f4因过度吃惊而略显呆滞的神,因为中还有一人将江莫深深吸引。

    那人白衣飘然,如淡墨山水中踱步而出的人物,仙风古道。那白色的衣衫仿佛镶上了一层光晕,并不刺眼却很鲜明,花白如蚕丝般顺滑的白发,随风拂动,为这一副恬静的画卷添上几笔飘然。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静若深潭,惊不起一丝涟漪。古板的脸颊,被岁月勾勒出深浅不一的纹路,却无法掩盖他的风华。

    “老爹?!”江莫径直向他走去,原本邪魅的双眼迷离了几分,变得乖巧起来,“老爹,是你么…真的是你么?”至穿越以来,她一直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过,或许一切不过是南辕国皇后娘娘的一场痴心梦,或许那个大小姐只不过是一个幻像,似真似假,无法清醒。

    但现在,江莫第一次确信了自己的存在,是一名普通的女子,她深着家人,妄想成为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尽的在双亲面前撒,偷偷的潜入弟弟的房间,看有没有私藏本刊物,她的名字叫江莫。她已经整个哭成泪人的扑进怀里。

    “老爹,求求你,再也别离开莫莫边…莫莫就是个任的女儿,莫莫要老爹永远陪在边…呜呜呜,”即便语无伦次,却惊动了每一个人的心房,这样脆弱的江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不起,老爹,都是莫莫的错,害您一的心血,就这样被人夺去…没事,莫莫已经长大了,莫莫会为了老爹而夺回来的…老爹,您抱抱莫莫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