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南水北调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二,晨

    “南水北调。”南宫宇字正腔圆的说道,柳叶般的眼睛微微向上扬起,字里行间语夹带着丝丝自豪,“回皇上,前我们便讨论过若能将南面多余的水,运输到北方,便可一石二鸟,但如何执行却成了最为头痛的问题。”

    “没错,所以不得不放弃这个方案。难道是要修建人工运河?朕决不同意。”

    “非也非也,之前我们看到的地图只标注了主要河流,自然看不出了所以然。但这副地图却不一样,它更详细,更精准,覆盖面更广。这条蓝带便是我等通过研究各处地形,水流走势,人口分布况,各地降水量,所制定的一条新运河。仅需打通三处交界口,便可将南面多余的水,运往北方干旱处。是所谓南水北调也。”

    “这好啊。虽说算得上是人工运河,却绝不劳民伤财,更能从根本上解决灾,宇王爷神机妙算、考虑周全,老臣佩服佩服,”林衡惊喜的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皇上得此三人辅佐,定能旺我南辕,“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嗯,不错,你们是怎么想到的,竟瞒了朕这么些子。”紧锁的眉头难得的松开几分,透漏出本应有的稚嫩面容,眉眼间又长开了几分,原本嘶哑的变声也明朗了起来。

    “回皇上,”黄石托了托歪了一半的眼镜,“其实这事也不全是我们三人设计,这得感谢一位高人,如此详细的地图便出自那人之手。”

    “哦?不知高人是谁?现在何处?”南宫宏又惊喜三分,南辕国又将得到才子。

    “黄石,你干嘛?!小莫莫不让我们说的。”张寒意一脚踢醒黄石,糟了,怎么一激动把这事忘了。

    “小莫莫…”再小声的低语也被逃不过南宫宏的耳朵,因为这三个字对他来说,太敏感了,“高人可叫小莫莫?”话语中总感觉有些酸酸的。

    “是…是的…”事已至此,只觉天空划破惊雷,陡然出现四个大字,“你死定了”!

    “小莫莫,这怎么感觉是个太监的名字,啊哈哈?”李逵弯酸道,“难道我南辕国要让宦官当道?”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名字从你猪油嘴巴里说出来,简直是种亵渎!三人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这是跟小莫莫学得的招牌动作,默契。

    “黄学士,你快说说高人到底是谁?在何处?”林衡有些迫不及待,一改先前的疲惫,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高人并非他人,正是我南辕国当今皇后娘娘,江莫!”哎哟喂,黄石呀黄石,你怎么就说出来了,被小莫莫收拾是小,若因此引来朝廷不满可便是不可收拾啦!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怎么会是皇后?她不是俭不出户,不问世事吗?”

    “皇后干预前朝?至古女子不可涉政。”

    “更何况这皇后还是只异灵,异灵提出的方案绝没好心。”

    “说不定会被诅咒。”

    “他们也真够糊涂,竟听信异灵的话语。”

    “看来南辕国气数已尽咯。”

    众臣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原本严肃如冰窟的朝堂上,一时间哗然一片,各怀心思。即便是林衡也是如此,传统思想的老大爷,是绝不能接受后宫干政的。世间有多少女子在皇帝耳旁吹起枕边风,让外戚夺权,使得整个朝野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这皇后到底有何居心。

    ==========政坛肯定会很无聊的分割线==========

    “啊啾!!”在人背后嚼舌根,真不是好东西。江莫揉捏着鼻尖,回笼觉也失去了踪影。

    “哎呀,主子,您可算醒了。”落霜都快紧张得扑通跪在地上。

    江莫刚将黝黑的龙尾伸出外,便被人整个包住。“你干嘛呀,瞎紧张个什么劲儿?起来起来,怎么能坏了规矩。”

    落霜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还在乱蹦的小心脏,“刚刚小桂子公公来了。”

    “so…?”

    “可我们怎么叫您都叫不醒,您又有起气,我们只得干巴巴的等着您起。”

    “so…?”

    “可是您这一睡,一个时辰又过去了,您让我们好着急,心咕隆都跳到嗓子眼了。”

    “so…?”

    “别嗖啦,主子,皇上让您去御书房!”还是落雪在关键时刻能一语中的。

    “皇上?让我去御书房?你确定?”

    “主子,你怎么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皇上都等了您两个多时辰了,小桂子公公都在外头等得快哭出来了。”

    “哦,等就等呗,一个小孩,能有什么大事。”经过回笼觉的洗礼,江莫总算是理清了思绪,虽说小孩有着不同于实际年纪的老成,天使的稚嫩容颜搭配恶魔般的眼神,也算得上是一大萌点。但小孩就是小孩,我能对他产生什么感。不就是被亲了一下么,以前我还老是强吻老弟啦。没错,即便他是这副躯壳的丈夫,那也是有名无实的。他就是和老弟是一个level的,想想被这么可的小弟弟亲了一口,好像是我占了大便宜,哈哈哈哈!

    不知这样思考算得上是豁然开朗,亦或是在逃避某种真实的感,各位看官觉得故事会怎么发展呢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