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全面地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二,晨

    金碧辉煌的朝堂上,若小看了那十三岁的小娃儿,那你的一生即便用“愚庸”二字形容,也毫不为过。虽说前一秒的南宫宏还在一脸悠然的做着与某人的白梦,可这一刻的他紧锁眉峰,邪魅的暗紫色的瞳眸,坚定而凛然,正坐于龙椅之上,就连后金砖而刻的龙腾图样,也不过是为此人的王者风范,做了烘托之物。

    一竿大臣卑躬着子,头埋得低低的,似随时会与地板来个亲密接触,一个个均不敢言语,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不过除了前排的几名重臣。

    “北方干旱,南面洪涝,灾虽已得当控制,可百姓落得个民不聊生,大量难民流离失所,不得已背井离乡,现如今已屯驻在王城之外。”林衡上前一步,几救灾下来,原本因岁月而变得松弛的脸上,又多了几条深浅不一的沟壑,几处老人斑愈发明显。那些哽咽的字眼,是满满的自责,恨自己的年迈不中用,愁大南辕国竟人才袅袅,忧小皇帝会被臣所利用。

    “林丞相辛苦了”,南宫宏眉峰更紧锁了几分,朕尚年幼,凡事还需长辈提点,可千万要保重体。“不知屯驻的难民人数是多是少?”

    “有四万余人,这数值正每天以一成为增长,而且…”林衡忧心忡忡起来,不知当讲不当讲,“而且,难民中有人不知明的离奇死亡,恐怕…有瘟疫。”

    “什么?!”李逵一个踉跄,竟哆嗦了起来,“皇上,这里可是王城,若当真有瘟疫横行,随时危及到众王公贵族的命,那我南辕国亡矣!”

    “卑职认为,当务之急是派出军队,遣退难民,各回各乡,不得在王城周围停留,凡有疾病者,需组织隔离起来,一旦确认为瘟疫…”梁多手掌于喉咙处一划,两眼一瞪,微微向外凸起,只为诠释一个字,“杀”。

    “传朕口谕,太医院前往难民屯驻区,为各难民治疗病痛,查明是否有瘟疫存在,药材粮食入住用品,一应供应。并查明难民家乡何在,分批护送回乡。尚书大人李逵及其手下,听从丞相林衡差遣,务必管理好屯驻区。林丞相,这事还得辛苦您了。”

    “臣遵旨。”

    李逵一早便对林衡有了嫌隙之心,这老东西瞧不起自己也就罢了,还占了丞相之位,如今又得听命于他,心中的烦躁又多了几分。

    “宇王爷,张将军,黄学士,朕听闻你们三人近时常一同出入,可是在商讨灾一事,不知可有结论?”南宫宏正了正脸色,想想这些天里这三人竟舍弃自己,还是与皇后聊天说地,便气不打一处,眼睛里透出瑟瑟寒光,似被鬼魅审视一般,皇后是朕的,你们想都别想!

    三人面面相觑,这明摆着小皇上闹小孩子脾气,怪这些子不去陪同,但后来才知道这里面还多了几分吃醋的愫,这也是后话了。

    “怎么不说话?哼,很好!南宫宇,张寒意,黄石,你们三人聚众游乐,玩忽职守,该当何罪?!”

    “冤枉啊,皇上!”张寒意对突然拔高的语调着实吓了一跳,“臣等绝非玩忽职守,只是…这事还没定型…小莫莫不让我们说。”

    小声嘀咕着的最后几个字,却被南宫宏逮个正着,小莫莫,叫得可真亲,在朝堂之上也不顾忌。“你以为单凭你几句话便可洗脱罪责?要么如实招来,要么休怪朕降罪于尔等,以正歪风!”

    “哎,算了,再不坦白,我们就算割目明志也于事无补了。”南宫宇上前一步,打了一个响指。

    随即两个个小太监抬出一卷厚厚的羊皮纸,黄石连忙张罗着让众大臣让出一块十尺见开的空位,引来了大家的不知所以。小太监们小心翼翼的将羊皮纸打开,平铺在地上,一张南辕国的地图出现在眼前,上面大至主城,小至乡野,上至琼山,下至小土坡,前至官道,后至阡陌,均用不同颜色作为标注,并命名,是前所未有的详细地图。更为奇特的是,一条蓝色的弯弯曲曲的彩带至南向北,蜿蜒在地图上,像一只沉睡的小龙,待后腾飞于天。

    “这是…”众人无一不觉得震撼,也无一不觉得惊奇,更无一不觉得摸不着头脑。南宫宏也是一脸诧异,这不正是之前一直有思路却不知如何实行,解决北方干旱,南面洪涝的方案吗?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