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屁孩的情窦初开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二,晨

    “皇上,快来呀,这里有好多奇怪的鱼。”

    一处轻盈的妙音,划破山谷,摇曳了树木,吸引了生灵。是一叶小舟悠然泛波而行,在静如铜镜的湖泊中,激起一条条细长的水纹。那上面斜坐着一位妙龄女子,微风拂过,轻柔的卷起丝丝秀发,美得似乎能嗅到青丝间淡淡的花香。她向自己招着手,动作可却不失典雅。世间真的存在此般美丽的女子吗?一切只应天上有吧。

    南宫宏轻点脚尖,似轻功又似腾云一般,来到了小舟上,来到了女子边,他倒要看看,是怎样的女子,能让他此般梦回牵挂。可,那是皇…皇后?!

    “皇上,”江莫嗔着声音,却绝不能轻易被任何女子模仿,犹如涟漪一般,在无形中早已扰乱心房。“快看,这些鱼都长得好奇怪。”

    南宫宏随芊芊指尖望去,那倒映了蓝天白云的湖中,一群鱼儿静静的围绕着小舟,白色的、蓝色的,它们相互穿梭着,相互依偎着,发出瑟瑟的光芒,似繁天里的星星,又似刚出巢的萤火虫。它们小小的,分不清五官,果然很奇怪。

    南宫宏抬起头,却发现江莫正痴痴的看着自己,没有往里的令人摸不着头脑的顽皮,不像平里只将自己当作一个小孩。她是不似人间的天仙,脸上一抹淡淡的微笑,墨黑的眼中是无尽的恋。“我可以吻你吗?”她靠近了一步。

    这不太好吧,可是为何自己如此期待,如此乐不所知。

    “不说话,就是默认咯。”调皮的语调让人不由的心跳加速。江莫紧张的握紧了双手,精美的脸上晕开了一处绯红,她害羞的轻咬下唇,双眸不敢直视,索闭了起来,与那浓郁的睫毛一同,勾起了一条优美的弧线。

    她向自己靠近,毫无防备的,如小鸟依人般的,是引人怜惑。她又靠近了几分,我能感觉到她鼻翼间的温度,能闻到她发梢间的花香,能听到彼此统一的心跳,因过分紧张而变得那么急促。她还在靠近,直至两人的双唇完全交融,他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尽的享受着这一刻。一时间,鱼儿踊跃,环绕在他们边,将小舟托得老高老高。

    是夜,直至三更,南宫宏才勉强有丝睡意。睡梦中,出现着各式场景,却不断的重复着同一个画面,他们相拥而吻着。我想我真的上她了,这个顽皮的女子、新奇的女子,她会给我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南宫宏心中暖暖的,像是某处的空洞,被对某一个人的感填得满满的,快似要漫了出来了。在那里化作一种支柱,让他在烦闷的宫中,在繁重的国事中,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看来梦还没有醒,眼前依旧是一片蓝白小鱼。他努力的揉揉眼睛,向榻看去,希望能在一早便能看见心中最美的人儿。

    上天没让他失望。只见江莫一衣雪白,在蓝白光点中盘坐于红木雕刻而成的凤上,发丝划过锁骨,是极美的线条,微闭的双唇,是魅人的粉嫩。那些蓝白光点以她为中心,漫不经心的却又秩序井然的在手握处形成一个光球。一时间发出耀眼的光芒,似开启了黑暗中神圣的天门,散发出暖人心脾的柔光,笼罩了整个世界。

    那光芒抚去了硕大的金色龙角,掩过了耳旁淡蓝的鱼鳍,盖过了黝黑的龙尾。似天上的神灵要到人间往返前,幻化了人型,隐藏了仙气。原本罪恶的异灵,如今成为他一生中,最美的景象。

    ===========南宫宏感发生变化得太快的分割线==========

    “主子,您没事儿吧?怎么脸色不太好,黑眼圈好重。”落霜手持玉轮,轻柔的滚动按摩着江莫的眼睑。原本出水般的脸庞,由于昨夜的无眠,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黯然,搭吧着双眼,半合而无神,却呈现出卧佛般的优雅。

    “嘻嘻,主子,您倒是说说嘛,昨儿个夜里,您和皇上是不是…”可米依偎在脚边,神采奕奕着双眸,期待着能把江莫看穿,像是得到什么破天荒的花边八卦,不出真相,决不罢休。

    “什么也没发生…什么都不可能发生…谁会和一个小孩那什么呀…”江莫撇过脸去,想想昨夜的一吻,心中竟惊起一丝害羞。

    “主子,我可什么都没说,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吧。”米米继续死盯着江莫,每一个细微的变化才不会逃过她的法眼。哈哈,主子恋了。

    “我才是什么都没有说,你别乱想了。”江莫急忙着否定,却换来四大佳人掩面窃笑,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么?!“真的,你们都乱想了!我们…我干嘛要给你们做解释,睡回笼觉去。哼,不理你们了,讨厌!”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