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霜蛇剑

    宏历119年。农历六月初一,午

    “拳脚无眼,小莫莫,你可小心了!”张寒意懒散的站在对面,手中的折扇轻盈的摆动,吹起鬓角的发梢,缕缕青丝随意的向后散开来,如摇曳的杨柳。

    江莫作出起势,标准的问路手,脚尖在地面上划出两道弧线,似蓄势待发的野猫。丫的,居然敢小看你姑,这话复制粘贴回复给你,别忘了异灵是有天赋的种族。“哼,小妖精,看贫僧今如何收复了你,压到雷峰塔下,给我天天端洗脚水去!”

    “臭丫头,就只有嘴贫,我可上咯。”折扇一收,轻点脚尖,只是眨眼的功夫,像是会瞬移一般,已经出现在江莫面前,近得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江莫向后跃去,妄图拉开距离,可张寒意穷追不舍,一拳朝那精致得脸颊袭去。双手一挡,那力量让她很是吃不消,害怕的闭起眼。可是下一秒两眼一睁,透露出浓浓的煞气,让人有些不敢相信,扛得住我就扛,扛不住我就死扛!趁张寒意出神的瞬间,江莫将那挥出来的拳头连拉带扭的向下摁去,单膝正正向那俊俏的下颌顶去。十厘米…五厘米…哼,成功了,让你小瞧人!

    谁知张寒意邪邪一笑,夹杂着一抹温柔,以及更多的轻蔑。一来是感叹江莫的进步神速,毫不畏惧,二来想要战胜镇国大将军,小丫头还是嫩气了些。被逮住的拳头稍作用力向回扯,让江莫突然感到双手发软,朝后面仰去。可她才不堪示弱,从腰际的暗包里抽出四只小巧的手里剑,向对手发出第二轮攻击。张寒意双眼一迷,手中的折扇在前旋转,轻松的击落了那四个黑点。

    啧,摊躺在地上的江莫,紧咬水嫩的下唇,尖锐的目光死盯着鼻尖处的手掌,掌风将地面上的落花袭开,形成一处漂亮的弧线,又输了,这就是差距吗?

    “主子,没事吧?!”一旁的宫人们一拥而上,心疼至极。什么男人嘛,居然对如此美丽可人的主子,毫不谦让。

    “没事,没事。”江莫心中闷着火气,脸上满是不服气。因为眼前的男子,正超级自恋的摇摇折扇,理理起了褶皱的袖摆,一副胜者为王的包脸,“这不公平!”

    “哦?公平格斗还使出暗器,这当然不公平。”

    “这还不是你们影踪派两大高手教的,”傲殇、傲血表示躺着也中枪的滋味,很是无奈。“我是说,你用折扇当做武器,可我是赤手空拳上阵的。”

    “对对对,那手里剑算是暗器,不算武器。”最讨厌妖妖这样别别扭扭的说反话了。

    “反正我不管,就是不公平!”江莫依旧坐在地上,交叉着双臂,嘟囔着嘴唇,像可的小孩,被哥哥抢走了心的玩具。

    “小莫莫,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说话的是南宫宇,温柔似水的语调,一袭红尘的气势,这才是哥哥的典型范例吧。

    江莫眨巴眨巴眼睛,生气的神态一扫而过,期盼的神让人不联想到一只等待投食的宠物,“宇哥,又给我从宫外带什么玩意来了?”

    南宫宇潇洒的一击掌,小元子向江莫献上了一个细长的宝盒,江莫激动万分,平里宇哥带来的玩意都没有这么正式过,痴痴的笑着,打开了宝盒。是发出异样光芒的一把宝剑,那剑鞘,以白色为基调,勾勒出片片菱形,如同蛇皮般环绕向上,简单的白色剑穗上,一颗墨黑色的珠宝散发出阵阵光泽;那剑刃,如秋霜般洁净,折出寒光闪闪。与江莫一般,简单绝不奢华,却在无形中透漏而出的狂魅,无人妄图接近。

    “宇哥,这可是皇族的名剑,你可真的要送给小莫莫?”张寒意无限贴近那宝剑,其实他也想要。

    南宫宇将他一把推开,微笑着对江莫说:“这是霜蛇剑,以后它就是你的武器,喜欢吗?”

    “喜欢!最喜欢了!宇哥,你对我真好!”江莫撒的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南宫宇不由的脸红起来,如果能…哎…

    ==========提示当天晚上会有重大发展的分割线==========

    江莫对霜蛇剑近乎不释手,吃了一颗黄石给的朱古力,着傲殇、傲血教导了一下午的剑法,这可比在密林进行生存训练还要苦,晚饭也没去钦天监聊天,早早的便死睡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