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一场科研

    宏历119年,农历五月十七,晚

    “原以为主子心思长灵敏了,没想到只是胆大,脑袋瓜还是块烂木头,这智商真是捉急。”米米无奈的摇摇头,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大师级别神

    蛟龙状的可可再次迈开马步,双手比划出一个圆圈,像是八卦阵法一般,只见四周游离着蓝白光点,如同夜空中的繁星,如同落幕中的萤火虫,数数汇聚在一起,于掌间高速的旋转挤压。“举动轻灵神内敛,莫教断续一气研,左宜右有虚实处,意上寓下后天还。”语毕,白光瞬时散开如同发光的银屑,笼罩其,一时间又变回人类的样子。“主子,就这么简单。”

    我去!什么简单,哪里简单?那文绉绉的四句话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心诀,我只听说“气沉丹田”好吧!我是超现实主义者,一切物质的变幻无非是一系列的粒子运动,我已经无力吐槽了好吧!“可是我已经失忆了,有些不明白这心诀到底是什么意思。”

    “笨笨笨笨笨!”米米戳着江莫的脑门,见过笨得,没见过这么笨的。心诀护体,维持人形,是所有异灵必备,从小便习得的,主子怎么说忘就忘了呢?“主子,先起来试试。”

    “哦。”江莫不愿的起,要知道凭借着龙尾站立,是极为辛苦的,像是单靠膝盖跪坐而行。她一遍一遍的学着可可的动作,可是未曾见到过什么蓝白光点,倒是一群人的无语化作缕缕尴尬的凉风。这不科学!

    “怎么能不学呢?主子这样便不能自由活动了。”落霜说着,擦拭着额头上珍珠般大小的汗水,落雪点点头表示鼓励与支持。

    “话说,可米,你们学了多久?”

    “三年。”

    “三年?!那在此之前是怎么过活的?”

    “在异灵界中,四处都融汇了大小河流,我们都是用游代替了陆地上的行走。”

    三年未免太夸张了吧,我还是返回应该回去的世界吧。江莫认真的思索着,也许能用科学的方式改变这一现状,比如将龙尾巴用锯子割掉,安装上新的人腿,来场前无古人的外科手术,虽然会因失血过多而亡,不能做没把握的事。有办法了!眼咕噜一转,一条计谋萌生出来。

    “主子,南宫宇王爷,张寒意将军,黄石学士,在前厅求见。”

    ==========开朗的格总能很快成为朋友的分割线==========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

    “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在这未央宫中,没有君臣之别,地位高低,大家都是朋友,朋友。”最受不了这种来不来就跪拜的传统礼仪,而且他们都比自己年长,这感觉怪怪的。黄石还是一副审视的神,另外一人蓝白服饰,脱离世俗,一人勾勒邪乎的微笑,一脸桀骜不驯。

    黄石递出一颗定龙丸,“诉微臣疏忽,没能及时送药来,这是新研发的药丸,必能让娘娘维持人形。”

    又是新研发,不把我当成小白鼠才怪!不过还是囫囵吞下,展露出芊芊玉足,甚过天仙的美貌,令众人一再折服。“我想到了新的方法,不过不知各位大人是否真的视小女子为朋友,能助一臂之力?”

    “但说无妨。”朋友?这倒是新鲜。

    “大叔,我需要一个加通电装置。这里是图纸。”

    “电?”黄石摸摸脑袋,忽视了被叫大叔,又看看手中的图纸,觉着很是高级新鲜,却又分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要收集天上的落雷。”

    “什么?!那可是要出人命的事,我不同意这样做。”南宫宇上前一步,还没能细细品味皇后大变,却又被这件奇事惊呆了。

    “你是…”这人,长得眉清目秀,柔似水的。

    “南宫宇,宇王爷,皇上的亲哥哥。”小元子小声的说。

    “原来是宇哥。其实打雷的时候屏退方圆十里的人,是不会出茬子的,相信我。”说着握紧左拳,锤锤出的心脏,坚定的点点头。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的张寒意,咽了咽口水,恢复往的神,一抹火烧云般邪魅的微笑,“落雷虽说电量充足,但始终伴随着危险,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知,其他能产生电量的可否代替之?”

    “张寒意,南辕国第一大将军,镇国大将军。”小粽子耳语道,声音透漏着无尽的崇拜。

    原以为将军都应该是牛高马大的,肌发达,威武雄壮,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就是妖娆了些,就给你取个外号叫…“哦?妖妖有什么主意吗?”

    什么妖妖?!你才妖妖!你全家都妖妖!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