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家丑便是国丑

    宏历119年。农历五月十七,晚

    炫丽的落,那一米阳光,温和而不耀眼,洒下人间,给万物镶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再晚些时候,西边的天际,已被染成一片通红,是天空撕裂的笑,如果那里是住着神明的地方,他们是以怎样的心境,看透人间冷暖?

    闲杂人等已经散去,小桂子摸着自己的宝贝小心肝依旧心有余悸,幸好没有打扰到皇上议事。南辕国最年幼的皇帝,南宫宏,仅仅十三岁,却以最敢于作为而深受百姓戴,天生的王者风范,无形的霸气外漏,敬畏之,油然而生,一举一动间透漏的,直直叫人渗得慌。

    咕也不知谁的肚子一声闷想,打破了思考的僵局,南宫宏捏捏鼻梁,眉头皱成一个“川”,稚嫩而略显青涩的脸,配上忧心忡忡的神态,一派少年老成的样子。“想到方法了吗?”沙哑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无奈。

    沉默,摇头晃脑,伴随着一声声叹息,显得这沉默更苦了些。

    南宫宏发出悠悠的长叹,眼中是无尽的失望。

    前厅的方桌上,小桂子带着两名小太监摆弄着珍贵的菜肴,品种繁多,一色一味之前尽显精致。可到了这些王公贵族的眼里,无非是吃腻了的山珍海味,更何况他们本没什么心思品尝,只听见白玉象牙筷子与镶边玉石瓷器的摩擦声。

    这何等郁闷郁结的氛围,小桂子咽咽口水,小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该怎么告诉皇上?师傅…您老人家怎么忍心这样撇下我这个可的徒儿不管了,您说得对,帝心不可测。

    “小桂子,你在干嘛?”南宫宏看着一旁一副怨天尤地的小太监,一会傻楞着,一会摆着脑袋。

    而小桂子却吓破了胆,像只胆小的猫佝偻着脊背,“皇上,奴才有事禀告。”

    “哦?什么事能把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桂公公吓成这样?皇弟,小小年纪,虐待下人呀。”南宫宇轻佻眉尖,一旁的黄石和张寒意也愈加饶有兴致。

    “宇王爷,您就别拿奴才开心了,奴才这小心脏可折煞不起。”小桂子翘起兰花玉指,抚摸着前,“皇上,您可千万别怪罪奴才。”

    “好你个小桂子,敢与朕讨价还价了!”南宫宏正正声色,假装生气的放下茶盏,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如实说来!”

    这着实让小桂子吓得直哆嗦,吾命将了也!“午后不久,丽妃娘娘带众宫人进了御书房,奴才本想劝退娘娘回宫,可她执意前往,于是…”

    “你便叫人压着她回宫?”

    小桂子头埋得更低了。

    “小桂子呀小桂子,你怎可如此糊涂?要知道丽妃娘娘的父亲,是尚书大人李逵,是前朝的重臣,谁借了你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打丽妃娘娘,我们皇帝的丽姐姐?”张寒意噗嗤一笑,略带嘲弄的朝南宫宏抛去一个媚眼,却被那人的怒瞪以作为回报。

    小桂子惭愧之极,“皇上,奴才只是按宫规行事。自古以来,女子不可进御书房半步。”

    眼前的皇上不多言语,一股无名的气势席卷全

    “请皇上看在奴才伺候多年的份上,饶了奴才。”奴才已经要在这冷冰冰的御书房里被活活冻死了。

    “慢着,”南宫宏悠哉的喝了一口茶,如此烦闷平凡的宫中,竟凭空多出一件意料之外事,“把事说清楚了再走。”

    “是…”小桂子口若悬河,将昨皇上从未央宫中走出,引起了三妃不满,到次早晨请安之时,皇后如何变了,怒打了丽妃,再到丽妃是何等不甘心,不顾宫规的到御书房闹事,最后自己又是多么的后悔,祈求各种原谅。

    众人目瞪口呆,黄石又将失忆而造成大变的理论解释了一番,知识之博大,万物之精深,人类渺小如浮游,世间千变万化如一处风吹草动便可引起一处飓风来袭。

    此事怪哉怪哉,南宫宇文绉绉的摩挲手掌,又托着玉腮帮子,回想起曾经不苟言笑的皇后,很是不解。张寒意也是同样的神色,同样的姿态,久经战场的他,无论是边境烟火,还是烟花柳巷,也算是阅人无数,却未曾听闻这等奇事。

    糟了!黄石一个起,神有些恍惚,“皇后娘娘交代的事还没做,我得去趟未央宫!告辞。”也由不得皇上的是否可,起淡淡的作了个揖,径直的离开,不带动一处风起。

    张寒意当然不愿错过见见新版皇后的机会,起紧紧跟上,“我和你一起去。”

    南宫宇当然也想去,可只见南宫宏铁青着脸,正房打了侧室,家丑不可外扬,但到了这里算是国丑了。丽妃如此一闹,这事必定成了宫中众人的餐后闲谈。“皇弟,要不我们也一同去看看,问清楚来龙去脉,毕竟被桂公公转述,难免有些添油加醋,失了真。”

    “嗯,也好。”南宫宏起正要走时,却被小桂子拦住了去路。

    只见他扑通的跪在地上,双手拉扯着不大的龙袍,“皇上,就当可怜可怜您的小桂子吧。您先去看看丽妃娘娘,若被人知道皇上不顾丽妃娘娘的安危,便去了未央宫,不知又会闹出什么事来。”

    说得也是。这丽妃,平里不过多叫了几声丽姐姐,便飞扬跋扈到何等程度。不过,还是去看看吧,毕竟那是李逵之女。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