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引火上身

    宏历119年,农历五月十七,晨

    “名字不三不四是小,长得不三不四的,才真应该和癞蛤蟆接吻去。”江莫悠哉悠哉的步入前厅,依靠而坐,玉手托起小巧而精致的脸颊,一处闲暇怡,却又在无形中,一抹气势如鸿,寒气如魅的力量环绕开来。

    皇后的美艳,那无所能及的素雅,似初露的荷花,似雨后的新笋,似微微泛白的天际,更似刚刚涅槃而生的凤凰!那眼中的邪魅,将成长,膨胀,她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后宫之主。在那之前,必须除之。

    来吧,毫无保留的称赞我吧!

    “皇后娘娘是说谁长得不三不四?若是指丽姐姐,那便大错特错了,丽姐姐可是被皇上赐有‘南辕国第一美人’的称号,若丽姐姐都被说成‘长得不三不四’,那世间的其她女子岂不都‘长得不五不六’了,尤其是我们皇后娘娘是只…”

    惠妃一副谄媚样,怎么对得起这“惠”的称号,一双金鱼眼睛半张半合,勾魂的扑朔着微翘浓郁的睫毛,纤瘦的体,柔弱的举止,着艳丽的红色衣衫,上面绣着一对冲喜的嬉戏鸳鸯。

    说罢,任谁都知道接下来的词,三妃不由的掩面而笑。原以为会令皇后面有难色,却不料她嫣然一笑,还笑得如此美丽。“看着你们姐妹深,本宫深感欣慰,请三妃务必继续保持这种优良的行为作风,千万别在背地里大骂着‘不过是个大无脑的蠢猪’。”悠然的抿了一口茶,只见一旁的华妃一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眼神,浅浅的笑着。

    只见她一墨黑为基调的装束,以金饰为点缀,虽不及丽妃的外貌,也不比惠妃的柔,却更多了一份仪态不凡,气质高雅,一双迷离的眼睛,水汪汪的似深至漆黑的碧潭,不经意间涟漪漾,是看不透的算计。

    “华妃,都开书到第七章了,怎么还没一句台词呢?你一向以贤德深受戴,不知对宫中尔虞我诈的行为有何指教?”江莫抬起眸子,不放过她的一举一动。

    华妃欠欠子,“后宫之事,定有皇后娘娘做主。臣妾只不过位于妃位,怎可越权谈及。”

    江莫嘀咕着也就这华妃有点智商,“本宫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过往的事大家心里自有分寸,希望你们以后能多多注意言行,要知道让‘三妃’成了‘三废’,如掐死只蚂蚁一般简单。”媚眼之间尽显冷艳。

    “你以为你是谁,岂容你说废就废,要知道,我爹可是尚书大人,将你这‘皇后’成了‘废后’才是了如反掌之事。”丽妃依旧看不懂形势。惠妃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角,却被嫌弃的甩开,华妃依旧默不出声。

    “罢了罢了,这没营养的话,就当是自家的通房大丫鬟得了狂犬病在那里乱叫,跟发疯的人说话,真是侮辱我的智商。”江莫一脸嫌弃,气得丽妃一白一绿,说不出话来。

    “不过本宫有一事请教,这金色是不是代表着皇家?喏,就是丽妃上的那种颜色,是不是只有皇上和皇后能够使用?”

    沉默,沉默得只听到急促的呼吸声。

    “那丽妃如今这装扮,做何解释?!”江莫将手中的茶杯向前狠狠的掷去,正好落在丽妃的面前,刺耳的破碎,茶水冲击着红木的地板,画出了一道奇怪的痕迹,像是鲜血一般晕染开。

    吓得丽妃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不由的瑟瑟发抖。“你想怎样?你敢怎样?”

    “本宫不想怎样,闲着无聊,吓唬吓唬你玩呗。安也请了,散了散了,以后没本宫的召见,这请安就免了吧。”江莫忽然觉得头开始隐隐作痛,像是有千百只竹笋想要挣脱地面,那股撕裂般的痛。

    “可恶,你这卑的异灵!这皇后之位应该是我的!”丽妃竟然恼羞成怒的向江莫扑去,口出狂言,像极了一直疯狗。

    “大胆!”一旁的小元子、小粽子早就忍受不了丽妃撒泼的态度,拦住了丽妃的去路,“丽妃娘娘,你是想以下犯上?!”

    “狗奴才,丽妃娘娘也是你说拦就能拦的?”丽妃旁的两名宫女也不堪示弱,两边扭做一团。

    江莫满是欣慰,自家公公能如此不畏权贵护着自己,我也不能让他们再受到欺负。哼,这世上能威胁我的人还没出生呐,反正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是你自己引火上的。

    江莫站起,忍受着头部剧烈的疼痛,微微的凸起开始变形,龙角呈现,金碧辉煌。耳朵上的鱼鳍因绪的高昂,而大大的撑开,阳光照耀,形成琉璃的色彩。龙尾巴再现,漆黑的鳞片上初露着晶莹剔透的水滴,像一颗颗珍珠,在长裙中若隐若现。

    不同昨的,江莫笔直的立着,整个人高出了半米。“来人啊,丽妃及手下两名宫人,以下犯上,仗二十。丽妃越权着金色服饰,拔去她的衣服,再仗三十!”

    三妃已经整个吓傻,这是她们第一次亲眼看到异灵的状态,她是一只怪物,是《山海经》中记载的妖怪,是嗜血的恶魔,是能轻易控生死的鬼魅。为何要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与之抗衡,自寻死路。

    四大佳人早便按耐不住,一直以来受尽丽妃的欺负,现在终于可以报仇了,还敢骂主子,还妄图皇后之位,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蠢样。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四人开始卷起袖口,就开始拔丽妃上价值连城的衣服,“丽妃娘娘,请你配合一点,不然有什么伤痛,奴才们可不负责。”说着直接撕破了口子,几轮下来,只剩下白色的中衣,上面零星残留着小块碎布。

    江莫摇摇头笑了笑,千万别把她们培养成容嬷嬷了。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