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共建小康家庭

    宏历119年,农历五月十六,下午

    “从今往后,请多多指教,小女子江莫这厢有礼了。”原本90度式标准弯腰鞠躬,换成了落落大方的古式行礼,双手交叠于腰际,右脚轻点,微微屈膝,一气呵成,优雅至极。

    宫人一阵受宠若惊,又扑通跪了一地,“奴才不敢!。”

    可悲至极,这奴隶的劣根,“起来起来,我要与你们约法三章:第一,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我们要给彼此最大限度的关怀;第二,不准动不动就下跪,不准自称奴才奴婢,要以我为第一人称;第三,不准哭,就算受到再大的委屈、面对再大的恐惧,就算明亮亮的刀子架到脖子上,也不能哭!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拿出骨气来,我们不是奴隶,不是异灵!让外面的人看看,我未央宫的人,活得有多么精彩!”只是良久江莫依旧僵硬的维持着微笑,直至嘴角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一阵凉风拂过,岂尴尬二字了得。

    “主子,您是真心的?”蚊子声音般弱小的语气打破宁静。

    “当然!”

    “那我们一切都听主子的!”心里除了感动就是激动,一颗叫“骨气”的种子,在心中扎下了根;一种叫“家庭”的温暖,包裹了整个心房。

    江莫悠哉的坐在长廊上,依靠着柱子,青丝一泻而下,举止庸散,却又显得优雅至极。看着眼前一行皆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神色纯真,先前的紧张感弱了半分,不由浅浅的勾起一抹微笑。像是一片淡淡的,柔柔的樱花花瓣,轻悠的飘落在静如镜面,清澈见底的湖面上,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晃动了一处碧海蓝天。“破了相的,你先来自我介绍吧。”

    “奴才…”摸了摸额头上还冒着血丝的凸起,又是羞涩,又是窘迫,“不…我叫小元子,不瞒主子,我曾经师承少林,还会几拳脚功夫”

    “呸,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不怕败了少林的脸,在主子面前也敢吹牛皮,主子一个小小的石子儿,就把你给收拾了。”另一个公公狠狠的戳了戳那不自然的凸起,一脸鄙视,疼得小元子有苦说不出。

    “回主子的话,…我叫小忠子,我定会待主子忠贞不二,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泡油锅、下十八层地狱、过九九八十一难、老虎凳、夹手指、割舌头、就算白花花的刀子架在脖子上,就算死后被弃尸荒野,我小忠子的信念就只有一个:为了主子!”

    一柱擎天的姿势让江莫不由笑出声,敢是个说书的,那股油腔滑调的灵劲儿她很喜欢。“打住打住,小忠子,这个名字叫起来真别扭,要不改成小粽子吧,你们一个番茄元子烫,一个腊粽子,好好吃的样子。”

    小忠子…不对,现在该叫小粽子委屈的撇了撇嘴,“谢主子赐名。”

    “落霜、落雪,给皇后娘娘请安。”两位碧衣少女上前行礼,青涩得如刚出水的芦苇。这皇宫就是不一样,连宫女都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怪不得那么多宫女爬上了龙,又怪不得这宫中会多出了那么多冤魂。为了一朝恩宠,用尽心计,这后宫的女人,可怕得可怜。

    落霜上前一步,欠欠子,眉眼间神采熠熠,“未央宫中的料理便由我在料理,落雪做女红非常了得。”一旁的女子也微微屈膝,眼睛如柳叶般细长,内向的低着头,文弱得似正在融化的白雪。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又是两名可至极的姑娘,江莫早就注意到了。这是一对双胞胎,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笑便起了两个深深的酒窝,嫩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额头上的微微凸起,她们和自己一样,是异灵。

    “我叫可可。”

    “我叫米米。”

    “我们是一年前与少宫主一同陪嫁到南辕国。”百分百的同步率,着实令人眼花缭乱无法分清谁是谁。

    江莫聚精会神的盯着,像时间停止了一般大家配合着一动不动,有啦。“可米姐妹,你们真的好难区分,不过这可难不到我江莫。可可你的酒窝左边的略微深些,而米米则是右侧,对吗?”

    可的少女激动万分,终于有人能分辨出她们了,扑通扑进江莫的怀抱,头深深的埋进前最柔软的部分。好乖巧的小人儿,江莫很是受宠若惊,笑容也更加甜美了。

    一时间大家都融入了这欢乐的气氛,平里冷冷清清的未央宫,今欢乐异常,似枝头上的喜鹊也加入了这愉悦的乐章。“感谢上苍,给我们一个这样完美个主子!”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