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未央宫中日未央

    宏历119年,农历五月十六,下午

    迷迷糊糊的是窒息的黑暗,明知是一场梦境,明知结局如何,可那恐惧没有丝毫因再次经历而减弱半分。它俨然已经渗透了每一个细胞,爬上高速悸动的心脏。

    江莫猛得直起,气息混乱如乱流,汗水淋漓如倾盆。这份未知的黑暗,似乎在无时无刻的警告与提醒着,必须在这宫中立足下去,找到回去的方法,复仇,势在必行!

    已是午后时分,窗外明朗得刺眼,虫鸣与鸟叫犹如琴瑟和弦,缕缕清风拂面,是末夏初的凉爽。江莫随着呼吸,理智的恢复了一丝淡然。从长计议纵观大局,方可马到成功,急不得。

    江莫一个懒腰,穿过随风飘逸的帷帐,龙凤呈祥的屏风气宇轩昂,每一处都雕刻的栩栩如生,璀璨的光辉金碧辉煌。古人就是不一样,如此这般奢靡,如此这般享受,如此这般**。似乎能够预知到以后的宫中生活,步步惊心。

    步步生莲的走过大厅,是一处硕大的院子,里面群花争先恐后的开放,虽然还未到最为芬芳的时刻,但也多得艳得香得令人称奇。可闻久了却汇成了一股杂味令人作呕。

    不远处的长廊里,只见几个小人歪斜依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呼呼的打着盹。江莫蹑手蹑脚的靠近,敢一屋子的宫女太监都在这儿午睡,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哼唧勾起一丝弧度是一股邪魅劲,她将散开的秀发凌乱的披到眼前,又将雪白的睡衣歪斜着拉扯一番,拾起一个石子掂量掂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敲中一名太监,只见那小子的额头瞬间破了皮,起了乒乓球一般的包,瞌睡虫早就消失在九霄云外。

    “哎哟喂…”突然响起的鬼哭狼嚎,惊醒了宫人。

    “这又是在作甚呀?”旁的另一个太监不满的眯起眼,却被隆起的包噗呲着笑了出来,“元子公公,好端端的,你这是怎么了?”

    宫人随着看去,一时间笑做一团。却只觉背脊一凉,寒气四起,似乎被无数双鬼魅的眼睛死盯着,无法动弹,只剩瑟瑟发抖。

    “公公、姐姐…”深幽而凄凉的口气,吓得宫人们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泪水决堤般的倾泻而出。“莫儿…莫儿死得好惨啊…莫儿不想一个人…那里又黑又冷…还有毒蛇、毒蜘蛛、毒蛤蟆…莫儿好害怕…”那声音在靠近,近得似乎贴着耳朵在低语。“好心的公公,姐姐…你们陪陪莫儿吧…”说着,一只手搭拉在那公公作抖的肩上,一股寒气顿时袭击全

    只见那公公带头,众人都转扑通一跪不住的磕头,一时间哭声压压一片。他们只看见一席白衣飘飘,只有头发没有人脸,不是鬼那是什么?!

    “姑娘,我们与您无冤无仇,千万不要缠着我们啊。”

    “是啊,姑娘,是谁害了您,您就去找谁,跟我们没关系啊。”

    “姑诶,以后每逢初一十五,我们都给您上香敬食,您就安心的回去吧。”

    “我们会为您念经,早投胎,去一个好人家,不用在这宫中受欺负了。”

    江莫暗暗叫爽,人吓人,吓死人。理了理齐腰的秀发,露出精美到极致的脸颊,收起凄惨的语气,一声爽朗的笑语打破了方刚妖魔鬼怪的恐怖气氛。

    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收起了哭声却不敢抬头。“姑娘,您这是人还是鬼?”

    “看看不就知道了。”可面前的人像是被人点了道,一动不动。

    僵持良久,一名胆大一点的宫女抬起头,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不知所措,扯破嗓子的高呼着“奴婢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宫人一听虽然不知所以,却也只能跟着高呼,头埋得更低了,低得快与地面融为一体。

    这皇后娘娘到底是有多威严,竟让自家的宫人一个个都害怕成这样?“你们都起来吧。”依旧像石墩一样一动不动。“都给本宫起来,难道你们想抗旨不尊?!”

    随着语调的上扬,宫人像触电一般直起子,可头还是低低的。“都抬起头来给本宫看看,你们再看看本宫是人是鬼…这是本宫的懿旨。”懿旨还真是个好用的东东。只见宫人唯唯诺诺的抬起头,惊奇而害怕的眼睛飘像面前长得美若天仙,可内心小调皮小腹黑的女子。

    虽说主子对他们向来不理不睬,却只让他们做一些轻松的活,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们。只是那淡漠的表,让人觉得她不属于这个世界。别宫的主子都想方设法的讨得皇上垂帘,就自家的主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南辕国的皇后是个异灵,更是个怪人。

    江莫清清嗓子,来回在这六人面前晃。“刚刚黄石学士来过,他说我失忆了。所以以前的事我统统不记得。不管我曾经对你们是满满也好,漠不关心也罢,恶毒殴打也好,做尽坏事也罢,都让它们过去就过去了。现在是一个全新的江莫,让我们从新开始,从朋友开始,从边的小事开始,共建一个美好和谐家园!”说着给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副总统选举的姿态,笑脸盈盈,一脸无害,勾动着每一个人的心跳。

    众人受宠若惊,一时半会没法消化,可内心却是感动满满。朋友?家庭?

重要声明:小说《养只妖精做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