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这一次的婚礼办是伊莉芙来主持,里奈只是作为证婚人呆在一边。只不过无聊的时候,时而和加奈晴子聊聊,时而加入伊莉芙的队伍中打打下手,时而参与职工的小工作。

    一些职员看到总裁亲自上阵个个都目瞪口呆,拿着东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自家总裁做完一切。伊莉芙在另一边做记录,感觉到这边况不对劲,稍微偏偏脑袋看过来,她有些无奈只好将自己的妈‘赶出去’,不然的话这事还要多久才能做好呢。

    被伊莉芙‘轰出来’,里奈静默的站在门外看着紧锁的大门,不停地眨眨眼,随后笑了笑离开现场。

    他们,都不在年轻了。有些事或许交给下一代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里奈不带司机,独自漫步于闹的大街上。繁华街道多了迷离的味道,少了一些纯真。

    她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熟悉的味道从旁飘来,里奈下意识的寻找,在一处转角的地方远远就看见那一头墨绿色的头发在飞舞。

    里奈的心不可抑制的颤抖着,拨开人群朝着转角的方向飞快奔去。

    龙雅,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对吗?

    在心底呼唤,希望能够赶上。然后遇见就像初遇时那样,一个回眸的时间,你还在原地。

    只是。。。。。。

    无声的哀伤在寂静的小道上蔓延,人群来来往往,里奈跌跌撞撞走在人群中,就连哀伤也不知所踪。

    里奈含住泪水望着蔚蓝的天空,周围被和煦的阳光包围,她渐渐的笑出了声。

    “我真是个笨蛋!早已失去的,怎么还会回来呢?”

    越前龙雅在里奈离开之后现出。墨绿色的碎发遮住眼睛里的伤痛。

    现在还不是两人相见的时候。就算很思念也要克制住。

    随后,越前龙雅再次隐入人群当中。

    悲伤不是一个人的,还有一个人在她离开之后默默承受。

    相是在离别之后,相守是在拥有之前。

    ###############################################################################

    中村清音静静地站立着,从她的周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右手缓缓抬起,在手中央慢慢凝结成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

    对着镜头温柔一笑,水晶球缓缓升起朝着人群中间飞去。在人们的头顶上空停顿几秒,然后像礼花般绽放。

    大家的眼神跟随水晶球的移动而移动,记者和媒体被眼前这一幕绚丽的场景给迷幻了眼,当水晶球出现在他们的上空之后他们才意识到危险,可是还没等他们撤离水晶球爆炸的范围,水晶球就已经爆炸。

    水晶球的碎片刺破了大家的脸,一些记者的脸甚至被水晶球的晶片给划破了脸,血流不止。

    “啊啊啊,我的脸。。。。。。”

    “我的眼睛。。。。。。”

    “我看不见了,怎么办?眼睛。。。。。。”

    “。。。。。。。”

    一声又一声的哀叫声,哭喊声传入迹部景吾和中村清音的耳边。可是他们都没有什么感觉。站在原地看着记者们痛苦。

    中村清音露出残忍的笑,走到那些记者的面前,记者见中村清音向他们走过来纷纷向后退了几步,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位笑颜如花的女人。

    “诶,各位记者大人不是要采访我们吗?那,你们就进来坐坐,我们好好的谈谈。”中村清音在谈谈的那里加了重音。

    各位记者听到中村清音的邀请个个都哭丧着脸,然后说:“不了,不了。夫人和少爷还有重要的事,那我们就不便打扰,我们,我们就先离开了。。。。。。”

    “对对对,我们就先离开了。。。。。。”有人打头,当然会有人应声,没过多久记者走的差不多。中村清音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迹部景吾,眼中愤怒的目光立刻变得柔似水。

    “景吾。。。。。。”

    迹部景吾没有理她,然后向大厅里走去。中村清音看见迹部景吾离开有紧随其后。松本管家想要将中村清音阻拦在外,可是看到她之前对记者做的事之后就有些犹豫了。

    当他回神之后,中村清音早已到了大厅。松本管家摇摇脑袋,叹了口气:还是交给少爷处理吧!

    迹部景吾手端茶杯,吹吹气,将火红的液体送入口中,翘起二郎腿,一副安逸的神。似乎对于中村清音之前做的事毫不在意。

    中村清音坐在迹部景吾的左手边,一副言又止的表,见迹部景吾放下手中的茶杯,中村清音立刻对他说:“景吾,我们不要分开好吗?”

    “松本,在书房里帮我拿一下公司的文件下来。”

    “好的,少爷。”

    正当松本管家上楼去拿的时候,中村清音就先上楼去。松本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做,苦恼的看着迹部景吾,迹部景吾摆摆手让他不必介意。

    没过多久,中村清音拿着那一份文件递给迹部景吾,迹部景吾没有看她接过文件,认认真真的阅读。

    “景吾,我知道之前做出了一些伤害你的事,但是你知道那是因为你所以才会做出这种糊涂的事。所以,景吾不要离开好不好?不要放弃我们之间的好吗?”

    迹部景吾无动于衷,他还是在认认真真的看着文件。中村清音咬咬牙,向迹部景吾的方向走去,然后像是决定了什么,将自己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脱下。

    松本管家看到这一幕双耳变得通红,背向中村清音。这、这种女人怎么会是自己的少夫人呢?诶哟,羞死人了,羞死人!

    迹部景吾不理她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可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迹部景吾站起朝着中村清音的脸上狠狠的扇去!

    “啪——”

    松本管家听到响声以为是自己的少爷吃亏可是没想到事实却是。。。。。。

    中村清音捂着被扇的脸蛋,不可思议的看着迹部景吾,泪水就这么流出来。

    “本大爷警告你,这不是商量也不是妥协!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从今以后,中村清音再也不是迹部家的儿媳!”说完,迹部景吾愤然离去,走到楼梯口对后的人说:“中村清音记住,不是里奈欠你什么。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人欠你什么,你现在遭遇的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中村清音听完迹部景吾的话,子犹如风中的落叶飘飘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狠心吗?那在你对里奈,对伊莉芙做出的那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狠心?啊嗯。”

    “我,我那是因为不想失去你!我那是你啊!景吾!”

    “闭嘴。你不要用来当借口!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感受,她不是你这种肮脏的人用来作为报复的工具!”

    中村清音子再次摇了摇,睁大双眼,看着自己所的男人渐渐远去的背影。

    那个男人是自己唯一的人,是他将自己从黑暗的边缘给捞上来的人;

    那个男人是自己唯一在乎的人,是他在自己迷茫的时候给自己指引的人;

    现在他说不要自己了,就连他也将远离自己而去,是不是说,她真的不属于这个光明的世界?她是不是注定要回到黑暗的那里去?

    不要。。。。。。

    不要,说放弃。。。。。。

    景吾。。。。。。。

    不要放开手。。。。。。。

    渐渐地中村清音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周再次冒出上次的黑气。黑气将她环绕,直冲云霄。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