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啊拉啊拉,这下可有得好玩的!”莫奈和越前龙马坐在一旁观望,而莫奈还不停的在一旁煽风点火。

    虽说有点不道德,但是只要自家老婆开心就好。越前龙马心安理得的想着,也在一旁帮衬。

    毕竟,迹部景吾是他们的父亲,伊莉芙不想让他过于难堪,就对萨利说:

    “咳咳,那个萨利你不是约了朋友出去打球了吗?时间快到了哦。”伊莉芙指指手上的手表,萨利抬手一看。

    糟糕!快到约定的时间了,该死!

    萨利立刻变回原来的样子,小小的体背起比他高的网球包夺门而出,想到什么突然停下扭头对迹部景吾说:“哼,别以为我会原谅你!”

    风一样的速度离开了城堡,卷走几片落叶不知飞向何处。

    迹部景吾被打倒的心再次被激了起来,“啊嗯,看来本大爷的儿子也会网球这个华丽的运动啊!”

    他迹部景吾的儿子就是棒!子承父业,虽然他的口上还没承认,但是从他的行动上看他已经承认了!要不然怎么会玩网球呢?

    “切,也不看是谁教的!”只是教他的人已经不在了。

    越前龙马看不惯迹部景吾的作态,忍不住想要打击打击一下他的骄傲。

    指节分明的食指停顿了一下,迹部景吾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深深地看了越前龙马一眼。

    那一眼让他的心不知不觉的停顿几秒,而周围的世界也变得出奇的寂静。仿佛整个大厅里就只有他和迹部景吾的呼吸声、心跳声。

    “妖孽!”越前龙马不自在的偏过头,低声的说。

    其他人没有感觉到越前龙马和迹部景吾之间的怪异,继续笑呵呵的闲聊。

    伊莉芙拉着墨子夜的手来到迹部景吾的面前,笑着说:“迹部爸爸这是子夜,是我的未婚夫!貌似这是你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呐。迹部爸爸不要欺负他哦。”

    迹部景吾看着面前的这位少年,器宇轩昂,他那气势凌人,让人不会忽视他的存在。他就像自己一样,永远都是发光体。那如墨的发在耳边轻垂,细长的刘海遮住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给人的感觉是神秘而又带有一丝冷酷。

    这样的人,应该也是一个骄傲且重重义的人吧!

    “墨子夜,嗯哼。”自己的女儿都还没有和自己亲,就便宜这个小子了。一想到这,迹部景吾忍不住冒酸泡。

    霎时间,大厅里不断涌出一股醋酸味。

    墨子夜不明白这个所谓的‘岳父’现在又是因为什么事对自己不满,听那口气好像自己拿了他什么东西不还似的。不过在流莹面前还是得给他面子,要不然。。。。。。

    “伯父,您好!”礼节恰到好处,让迹部景吾挑不出一点毛病。

    罢了罢了,现在的迹部景吾已经招亲生儿子嫌弃,他可不想再招亲生女儿的嫌弃。更何况这个女儿是一个很愿意父母复合的女儿。

    “啊嗯,听说你是墨家的弟子?”轻佻的语气让人很想将他拖出去扁一顿,可是人家子夜大爷还是忍住了。

    熟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

    “是的。”

    “墨家?那不是出家人吗?你还俗啦?”

    “噗——”越前龙马将刚喝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这个猴子山大王还真是。。。。。。单纯啊。

    迹部景吾不解的看着其他人,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伊莉芙觉得此刻的迹部景吾很可,一点也不像里奈说的那般可恶。

    “迹部爸爸,墨家其实就是研究机关术的一个门派,它讲究兼、非攻、尚贤。在中国的秋时期也是闻名一时的门派之一。迹部爸爸说的还俗那是佛家,在当时佛教还没有传入中国呢。说起来,墨家的年龄比佛教来说要大。”一个是秋时期,一个是汉武帝时期,想想都知道啊。除非。。。。。。呵呵。

    听了女儿的解释,迹部景吾的脸有些微红,“本大爷知道,本大爷只是。。。。。。只是想要考考你们,而已。”

    他知道这个解释连他都过不去,可是面子比这个重要。看来,自己要好好学习一下中国的历史了!他可不想再次在女儿的面前丢脸。

    伊莉芙笑而不语,她看向墨子夜,两人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笑。

    这个男孩真的很好!对外冷酷,对自己所的人倾尽一生的温柔和意。伊莉芙她会幸福的!

    “伊莉芙既然没有什么事了,那迹部爸爸就先离开了。等你妈醒来之后记得打电话给本大爷!”

    唉,为孩子的亲生父亲居然被自己的女儿叫迹部爸爸。他迹部景吾做人究竟是多失败啊!

    “好,那迹部爸爸你小心一点。”

    迹部景吾朝越前龙马和莫奈的方向看去,点头,然后离开。

    迹部景吾走远之后莫奈忍不住说道:“其实,他也可怜的是吧,龙马。”好好的一个家却因为一个女人变得四分五裂,到最后才发现自己的人是谁。

    多多少少迹部景吾也是有责任的,要是当初的不信任他和里奈如今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切,他还madamadadane!”越前龙马拿起茶杯旁的一瓶芬达,慢慢喝起来。

    他可怜,那个男人呢?这一生都不会有机会在见他最的人了。他才可怜吧!

    “对了,莫奈你有没有给其他家族的人写邀请函?”

    越前龙马的询问让莫奈从逗孩子的游戏中醒来,看着越前龙马的那双猫眼,眨巴眨巴的,无辜的说:“我以为是龙马自己去写呢。”

    “咳咳。”看来自家的夫人还没有为孩子准备满月酒的自觉。

    伊莉芙在一旁听两人的对话,感觉有任务,自觉的为他们解决:“我来写吧!顺便我和子夜会将邀请函交给他们。”

    “这怎么行呢?你可是埃德瑞的小公主咧,伊莉芙你还是呆在家吧!这种事交给格雷也行的。”莫奈一听伊莉芙自告奋勇的接下任务想也不想就立刻拒绝。

    莫奈对墨子夜使眼色让他赶紧带着伊莉芙离开此地,可是墨子夜很‘配合’的说:“我也觉得这些邀请函交给我们去办,这样才能体现我们对这个宝宝的宠是吧,流莹。”

    “嗯,莫奈姨姨就交给我们吧!”还没等莫奈说上什么话,伊莉芙就牵着墨子夜的手离开。

    看到伊莉芙和墨子夜飞奔似的离开,莫奈眉梢一抖一抖的。

    诶,现在的孩子怎么就那么难说呢?到底是谁宠出来的,肯定不是我,肯定又是龙马这个侄子侄女如命的人。

    莫奈埋怨的看向越前龙马,越前龙马毫无知觉的继续喝芬达。

    不是他不说,只是他觉得这样是很无聊的!

    馥郁的玫瑰花香的气味让里奈睁开朦胧的双眼,环顾四周,开始打量处的环境,许久才回味过来:“原来是卧室啊。看来是他们把我带回来呢。”

    边没有人,看来都出去了。还有那个骄傲自大的男人,他也走了吧!

    那个会说“他不能为你做的,今后就由我来代替他照顾你们。”

    “让我代替他成为你心中的那一个最重要的人!”

    那,现在的他又是在哪里呢?

    在上坐了许久之后,掀被下去洗漱,看着镜中的自己,熟悉而又陌生。淡漠的表,冷漠的眼神,都显示着生人勿进。

    这,不是她,但又是她。

    淡漠是因为自己以为世界上那个最自己的人不在了,所以没必要对其他人付出太多。

    冷漠是因为自己的心受过的伤太重,来不及治疗,所以将心紧封不让他人再次驻进。

    那么现在呢?迹部景吾又算什么?最自己的人,变成了守护自己的人。

    紧皱的眉峰出现在镜中,她想要为镜中的自己拂去紧皱的眉头,可是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不行。拂去的只是水雾冷却后形成的水珠。

    然后里奈用手轻轻的将紧皱的眉头抚平,紧皱的眉头变得舒展,镜中慢慢显现出那绝世的容颜,微微一笑便可迷倒众生的容颜。

    原来,自己一直都是那镜中的藤原里奈。不愿出来、不愿接受,哪怕是有人为自己拂去忧伤,却进不了心底,忧伤依然还在。

    原来,自己一直认为的时间可以治疗哀伤。不再去想、不再去,到最后才发现时间的长短并不是治疗的最好方式,它只会加深悲伤的程度。

    原来,是自己的自以为是才会变成这样。他的付出、他的改变,自己都熟视无睹认为是天经地义,以为他会一直待在自己的边。

    其实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事都是天经地义,只有愿意不愿意。

    他的愿意付出,换来的一直都是她的冷漠对待。曾经错而过的时间太过久远,久到思念化作绵绵的长线。

    我们错过太多,对彼此的信任太少。才会变成这般的,不是吗?

    我们,都错了呢。。。。。。

    还会回得去吗?

    。。。。。。

    景吾。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