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迹部景吾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他感觉自己的手里握着什么,动一下子发现他的手紧握住里奈的手;而里奈靠在边睡着了。

    里奈动动僵硬的体,抬头就看见迹部景吾正用火的目光看着自己,里奈的双颊变得有些微红。

    “你醒了,那我去叫迹部阿姨过来!”

    落荒而逃的背影让迹部景吾陷入沉思,看来自己的努力并不是没有起效。虽然这个效果没什么作用。

    迹部夫妇见里奈下楼来,心花怒放,特别是迹部雅竹的表现最为明显。

    “里奈,今天就在这里吃完晚饭再走吧!”迹部雅竹不顾里奈的意愿就为她决定下来,然后吩咐厨房里去准备食材。

    里奈看看近黄昏的天空,觉得留下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于是答应他们留下来吃一顿饭。

    比起里奈的淡然,迹部家上上下下个个都是欢天喜地的,这表明什么?表明他们的少夫人回来了!

    迹部景吾换好居家衣服下楼看看,发现家里面的人都变得异常的高兴。没错!就是异常!有什么好事值得他们这么欢喜?

    “啊嗯,你们这些不华丽的人都在笑什么?”指节分明的手指轻点眼角的泪痣,华丽的咏叹调让仆人们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松本管家恭敬的来到迹部景吾边,“少夫人决定留下来吃一顿团圆饭了,少爷!”

    迹部景吾的手指一顿,若无其事的说:“是吗?”

    “少爷,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松本管家多多少少有些替里奈抱不平。

    当初要不是自己少爷被那个中村清音迷得鬼迷心窍的,赶走少夫人,害少夫人带着两个孩子流落在外,至今都不认迹部家。就连当初把少爷当成最重要的人的少夫人,如今也变得冷酷无

    “那个不华丽的女人在哪?”迹部景吾边走边问,松本管家紧随其后。

    “在客厅陪夫人说话。”

    “。。。。。。呵呵呵,没想到吧!景吾小时候就是这么调皮,诶,景吾你来了!来来来,我正在与里奈说你小时候的趣事呢!”迹部雅竹只顾兴奋,完全忽略了两人之间不和谐的气氛。

    “妈,你这是在揭本大爷的短吗?啊嗯!”

    “景吾,你是怎么跟你妈说话的!”迹部景宏不忍心看自家的媳妇委屈,假装怒斥迹部景吾。

    两边在唇枪舌剑,而里奈眼中满是羡慕之;迹部雅竹好笑的看着两父子在互相揭短,没有说什么还时不时的插两句。

    迹部雅竹看向里奈时,她的目光里透露太多让人心酸的感觉。这个孩子只怕是不习惯吧!毕竟要管那么大的一个公司,能和自己说上真心话的却没几人。

    “里奈你别难过,你没事的话就经常来这里坐坐!”

    迹部雅竹的话先是让里奈一愣,后来回味她话里的意思之后,里奈有些无奈。

    “我会的。”

    虽然她是羡慕他们之间的互动,可是在家里有那几个活宝,欢乐的气氛每天都会上演,她只是羡慕迹部景吾有那么好的父亲、母亲在自己的边陪伴自己。

    迹部景吾虽然在和自己的父亲互掐,但是目光一直都往里奈这边看,看到里奈目光透露出羡慕的眼光,迹部景吾的心里突然很痛,像是被针扎过一样。

    “老爷、夫人;少爷、少夫人饭菜已备好,请各位到餐厅用餐!”松本管家适宜的出现让里奈松了一口气,她还真不适应这样的迹部家。

    在里奈的记忆当中,迹部夫妇常年在国外发展,除了假期的时候偶尔才回来一次;而当时的迹部景吾又对自己抱有敌意,觉得是自己拆散了他和中村清音的幸福,能够在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时间屈指可数。

    而现在,似乎都变了。

    “松本爷爷你的称呼错了,请叫我威廉斯夫人或者藤原夫人!”淡淡的语气让松本寒毛竖起。

    “是,藤原夫人!”

    餐厅里,出奇的安静,大家都是安静的吃着东西,没有言语。在大大的餐厅里只有刀叉敲击菜盘的声音。

    里奈感觉少了一样东西,在这里少了平常人家里所拥有的温馨,只有冷冰冰的华丽大

    在埃德瑞堡里,每一次吃饭的时候总会有人带头说一些好玩有趣的事来带动整个餐厅的气氛,通常里奈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吃着晚餐,虽然她从不说上几句话,但是她很认真的听大家的讲的笑话。

    与莫奈他们在一起吃东西至少还有温馨的感觉,现在她只感到冰冷的亲

    “不合口味吗?”迹部景宏观察里奈好久,瞧见里奈吃食物的时候紧皱蛾眉,以为是食物不好吃。

    里奈轻轻摇头,要是自己说出原因,迹部家会认自己无礼吧!毕竟本在餐桌上的礼仪是‘食不言’。

    “没有,只是我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去,害怕萨利和伊莉芙担心!”

    “待会吃完饭之后,就叫景吾送你回去吧!”迹部雅竹在一旁提议道,发现儿子没有表示在桌地下狠狠的踩他一脚。

    迹部景吾敢怒不敢言,“啊嗯,一会就让本大爷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是开车过来的。”里奈的拒绝再次让有些欢乐的气氛陷入沉默。

    一直到晚餐结束,迹部景吾就没有和里奈说过一句话。

    满月当空,繁星环绕。

    看看手中的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没想到这一顿饭吃下了都那么晚了。

    告别迹部夫妇和迹部景吾后,里奈乘车来到游乐园。

    游乐园早就停业了,空的游乐场只有里奈一人。一路走来,有月亮照亮,繁星为伴,此时的她也不觉得会孤单。

    走到旋转木马那,里奈停下脚步。

    【。。。。。。

    “呵呵呵,小景。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好吗?那个看起很好玩呢!”小小的里奈看到旋转木马后充满欢喜,向边的小男孩不停的撒

    “啊嗯,既然是小奈的要求,本少爷就会为你实现。”

    。。。。。。

    “呵呵呵,小景你的木马追不上我的木马!”

    “那是本少爷让着你的!”

    。。。。。。】

    当初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啊,如今。。。。。。呵呵呵,真是讽刺呢。

    旋转木马,多么讽刺的一个游戏场所。。。。。。

    永远都在互相追赶,却永远都不可能接近一步。早在我们选择属于自己的那个木马的时候,距离就已经固定了。

    秋夜的冷风刹起,寒冷刺骨的感觉让里奈打了一个寒颤。紧紧抓住盖在上的外

    走到海盗船,里奈的脚步再次停下,迷离的目光从灯光那里遥望,回到当初。

    【。。。。。。

    “哇——是海盗船!海盗船耶!”小小里奈再次发出感叹声、尖叫声。

    站在一旁的迹部景吾掏掏耳朵,“本少爷又不是瞎子,能看到的,你。。。。。。”

    发现小小的里奈正用一双无比可怜的目光望着自己,好像自己如果不答应,她就会哭给自己看。

    “好吧,我们就玩这个!”

    “波。”小里奈凑近迹部景吾朝他的脸波了一个。

    迹部景吾捂着脸蛋呆在原地,小脸变得很红;而小里奈高兴的领着票上去了。

    迹部景吾坐在小里奈的旁边,当海盗船启动的时候,里奈由于紧张紧握住迹部景吾的手不放。

    一来一回的摇摆,让大家都忍不住尖叫。

    迹部景吾握住里奈的手,突然大声说道:“藤原里奈你是本少爷今生唯一认定的女人!总有一天本少爷会将全世界送给你做聘礼,将你迎娶成为迹部家的女主人!”

    小里奈处于兴奋当中没有认真听迹部景吾说的是什么。

    迹部景吾下了海盗船,看着里奈的双眼真诚的说:“小笨蛋,我想对你说的是。。。。。。”

    。。。。。。】

    “藤原里奈你是本少爷今生唯一认定的女人!总有一天本少爷会将全世界送给你做聘礼,将你迎娶成为迹部家的女主人!”里奈看着不动的海盗船,缓缓的说出迹部景吾对她的承诺。

    “我这是在做什么?那种童言无忌的话,怎么会当真呢?呵呵呵,真是的!”

    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他对自己说过多少承诺。而如今有实现了多少?

    没有!一个也没有!所以,藤原里奈你还在奢求什么?

    迹部景吾他,不是你的良人!你的良人是五年前那个被迹部景吾害死的越前龙雅!

    不,不对!龙雅不是景吾害死的,那是一个谋。有人故意利用景吾的,不是他!不是他!

    是迹部景吾害死龙雅的,就是那个抛妻弃子的迹部景吾!他伤了你,如今想让你回去肯定是一个谋!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景吾不会对我做出这种事的。

    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直在里奈的大脑里盘旋,里奈双手抱头忍耐疼痛的过去,最后还是痛晕在地。

    远处一个隐藏在黑暗里的人影出来,抱住里奈纤细的子,眼里充满了对她的恋还有怜惜。

    似乎是熟悉的味道,让里奈变得平静下来,双手紧抓住那人的衣角,口中楠楠说出:“龙雅。。。。。。”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