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静谧的过道上只有几名医护人员在行走,‘哒哒哒’的脚步声从不同的方向传来。

    急救室的红灯变成了绿灯,大门被打开。迹部景吾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

    迹部夫妇紧张的上前询问况,得知他只是饮酒过度昏睡过去,没有什么大碍,过一会儿就会苏醒。迹部雅竹轻松的呼出一口气。

    墨子夜和伊莉芙迷惑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双方都表示不清楚之前发生什么事,伊莉芙上前向迹部雅竹告别。

    来到迹部景宏的面前,伊莉芙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迹部景宏她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迹部景宏的那双眼睛让她很不舒服!真的不舒服!

    “迹部爷爷你们既然有事,那我们就先离开了。”伊莉芙朝墨子夜微微一笑,墨子夜来到她的面前,自然而然的牵起她的手准备离开。

    “等等!”迹部景宏叫住走的伊莉芙和墨子夜。

    他们互视一眼,伊莉芙疑惑的看向迹部景宏:“迹部爷爷您还有事吗?”

    “有空的话。。。。。。我是说,如果你们有空的话,记得来迹部家坐坐。”

    伊莉芙笑靥如花,重重的点头:“我们会的!”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走得很远的时候,墨子夜忍不住笑了:“没想到大家都在赶着住医院啊!”

    伊莉芙停下脚步,想了又想,然后笑出来轻轻的点一下墨子夜的脑袋:“你呀,就知道看别人的笑话!”

    “有吗?”

    “没有吗?”

    “你是墨子夜吗?”

    “那你说我是不是?”

    “你确定你不是假扮的?”

    “你说呢?亲的。”

    。。。。。。

    嬉笑声盖过离他们较近的呼吸声,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见他们远去,慢慢消失于人群当中。

    ########################################################################

    里奈告别无月长老,离开他的小木屋后接到越前龙马打给她的电话,得知莫奈早产一名男婴,里奈难掩心中的兴奋,立即叫司机开车去医院。

    里奈进入病房,看见众人都围在莫奈的边说个不停,里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高兴一些,边走边说:“莫奈,你辛苦了!”

    越前龙马让一个位置给里奈,里奈朝越前龙马笑了笑,转头握住莫奈的手:“莫奈谢谢你!”谢谢你为越前家留了一个后,让自己心中的包袱能够放下一些。谢谢你肯为我留下的烂摊子收拾。

    莫奈有些虚弱,脸色变得苍白,但她还是努力的朝里奈微笑:“里奈姐姐的希望就是莫奈的希望!里奈姐姐做不了的事,就让。。。。。。就让莫奈替你做好了!里奈姐姐想要的幸福,莫奈会。。。。。。会为你争取!”

    里奈握住莫奈的手僵硬了一下,放松后有些艰难的说:“啊,那就拜托你,莫奈!还有,等你好了之后替我照顾好他们!”

    “嗨!”

    一如既往的笑容,让里奈觉得太过耀眼,也太过悲伤。这个孩子对自己的比自己对她的还要多得多。让她如何能够还清?

    我,不想再欠任何人了。。。。。。

    不要对我太好,我是一个不详之人。。。。。。

    幸福,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繁华如梦一般。我不想再让任何人替我伤心、难过;我也不想让任何人为我离开、替我离去。。。。。。

    。。。。。。

    里奈从未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来抒发感,放松心

    站在高台之上,双手展开迎风而立。感受夕阳的安慰;感受清风的抚摸;感受风声的私语绵绵。

    黄昏之上,夕阳残余。点点红橙的颜色覆盖整个大地,为它披上一件橙红的外衣。

    “嗞呀——”

    幸村精市走向前面,背对里奈,双手紧握栏杆;紫色双的眼睛看到整个世界都铺满一种温暖的颜色,心大好。

    许久,久到里奈以为他会离开,面前的男人开口了。

    “你知道吗?在我国中三年级的时候也是站在这里看黄昏之后的城市风景。还是和从前一样,这里的风景总是那么美呢。”

    国中三年级?啊,对了。那是关东比赛的时候,队友都在战场上努力奋斗,而他好像因为要做手术去不了。有些遗憾吧!

    里奈不知道幸村精市对自己说这个有什么意义。

    幸村精市转面对里奈,笑着说:“那时候的自己以为再也回到球场了呢,没想到老天爷还是很眷顾我!让我重新以‘神之子’的名义回到了球场上!”

    “。。。。。。”

    “与伙伴们一起奋斗的时光是我这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是最黑暗的时候,我们也会背靠背的走过。”说到这,幸村精市收起笑容,“失败,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磨练的过程。因为哪怕是失败,我们也会回来,然后以三倍的努力将对手给击垮在地!

    所以,藤原里奈,你之前不将我给杀死,你会后悔的!因为我会用三倍的仇恨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后悔终生!”

    听完他的演讲,里奈淡然转,飘逸的长发在空中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翩翩而下。

    “我会替琪奈报仇!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里奈走远之后,停了下来,背对他淡淡的说:“我很期待你的报仇计划!我也想知道你是如何让我生不如死的。。。。。。不过,在此之前,幸村君别忘了你还是埃德瑞的员工。”

    里奈转过指指自己和幸村精市,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复仇的时候,别忘了记得工作。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感恩。”

    “嗞呀——”铁门轻轻的被关上,幸村精市有些脱力的扶着栏杆,大口大口的呼吸。

    乾贞治隐藏在暗处,记笔记的手不知为什么停下来,呆呆的看着里奈远去的背影。

    回过神后,从暗处出来,走到幸村精市的面前扶起他,离开天台。

    幸村精市不知道乾贞治就在附近,以为是他来找自己的,很开心至少还有朋友在边不是吗?

    “谢谢你,贞治!”

    “啊,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毕竟我们是同事。”对于现在的我们,也只是同事而已。

    我们只是同事吗?贞治。看来,藤原里奈那个女人对你的影响还真是大的呢。乾同学。

    里奈回到病房后和莫奈聊了一会的天,看到莫奈有些犯困之后便离开。她想去育儿室看看莫奈的宝宝,听说很可呢!

    为莫奈轻轻的关上门,一转就看见迹部夫妇在对面,里奈微微的朝他们点头,绕过他们转离去。

    “里奈,你就那么不愿意见到我们吗?”迹部雅竹勉强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颤抖,艰难的开口询问。

    里奈听到迹部雅竹的声音形一顿:“不是,只是现在的我们无话可说。”

    对于迹部雅竹,里奈说不上狠。毕竟在父母双亡的时候,是她让自己走出影,重获温暖。感受到父母离开之后的父、母

    “那。。。。。。你愿意回去吗?里奈。”迹部雅竹轻声的询问,害怕打扰里奈。

    “回去?去哪儿?迹部家?还是美国?”里奈义正言辞的询问让迹部雅竹有些难以招架。

    因为这些地点都是里奈最不愿意提起的地方。

    “里奈,我们不想你。只想让你回来而已,萨利和伊莉芙都需要父亲。”迹部景宏接着迹部雅竹的话努力劝说。

    “父亲?呵呵呵,真是可笑。亲父亲是杀人凶手,你让他们怎么会回去呢?”

    里奈的话就像一颗地雷在迹部夫妇的周边爆炸,他们不相信里奈所说的是真的。

    “呵呵呵,亲父亲杀死他们认得养父。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越前龙雅。。。。。。

    里奈拖着疲惫的躯一步一步的离开,泪水夺眶而出,她不想待在这里,一刻也不想。她不想让多余的人看见她的软弱。

    迹部夫妇见里奈飞奔离开,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景吾,你。。。。。。醒了啊。”看到从门里面出来的人,迹部雅竹尴尬的说道。

    迹部景吾脸色有些苍白,看见里奈夺眶而出的眼泪让他的心一痛。看来,有人利用他的职权去做了一些‘好事’呢。

    还有那个笨女人为什么就不选择相信他一次!一次也好啊,至少。。。。。。我们不会走到这种地步!

    “爸、妈,扶我进去吧!”迹部景吾口有些干涩,说出的话有些沙哑。

    “好。”迹部雅竹和迹部景宏一人一手,支撑他回到病房里休息。

    梓陌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欢乐!开心每天!红包多多!看书快乐!因为是过年,会是福利多多。接下来还会有最新文文的。请大家期待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