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墨子夜放开伊莉芙,将她紧紧的拥住,下颚抵着她的头部说:“流莹幸福吗?”

    伊莉芙抬起头看着灯光下的他,甜甜一笑说:“幸福!我们将会一直幸福下去!没有了份的束缚才能够长久在一起呢。”

    对不起,为了我而让你陷入困境。

    两人无言相拥,此刻也只有用自己的温暖让最的人感到幸福。

    离开无月长老的寒舍回到家,已是午夜。众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何况还有孕的莫奈已倒在柔软的大上睡着了。等到其他人都入睡之后,里奈独自来到花圃园。

    满园盛开着各式各样的玫瑰,只是更多的还是那犹如鲜血般,红得妖艳的红玫瑰。尽管花香扑鼻,香气十足,可是香气里还夹杂一些从土壤里散发出来的血腥味。

    “花都开好了呢。”里奈蹲下,纤长的手臂伸进花圃之中,轻轻地抚摸着。

    摘下一枝凑近闻闻,几缕青丝垂下伴随着点点泪珠,所幸没有人。

    真是失败呢,这样的我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边?也许,或者没有也许吧。

    【在迹部景吾被中村清音带走时,两人插而过迹部景吾轻声对她说:“我不会就此放弃的!你,是我认定的人!”

    。。。。。。。】

    睁开双眼,遥望无尽的夜空,泪不尽。

    一个无法说出的名字;一个无法深人;一段无法拥有的深

    第二天,里奈来到了幸村家,边跟着乾贞治还有萨利。

    幸村大门打开,里奈看向里面冷笑道:“都是一些强弩之末。”

    幸村精市从里面出来笑着,犹如从前,只是在这面具下还深藏着无尽的悲哀,“你们。。。。。。来了啊。”

    乾贞治在此刻面对曾经的对手和曾经的朋友心里不免有些愧疚。尽管曾经有错,但是却因为一个人的错而连累整个幸村家,这是不是一段孽缘呢?

    乾贞治推推眼镜严肃的对他说:“幸村君,别来无恙啊!这是埃德瑞总裁——伊莎贝尔。威廉斯。”

    里奈上前伸出右手淡淡的说:“幸村君也可以叫我,藤原里奈。”

    “真是想不到呢,藤原桑,曾经落败的你,现在以这么傲人的姿态站在我们的面前,真是让我们吃了一惊呢。”幸村精市握住她的手,嘲讽道。

    “我们难道要这么交谈?”里奈抽出右手,看着门口聚集越来越多的人们,幸村精市好看的眉毛紧皱在了一起,虽然不喜欢里奈他们但是这里毕竟是幸村家的本家。

    “请进!”

    女仆给大家奉茶完毕之后,安安静静的退在一旁。会客室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就是人们喝茶水的声音。

    幸村精市微笑的看着对面犹如辉夜姬的女人,再想想他们今天的目的,在心里哀叹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说:“这几埃德瑞的动静很大呢,难道那你们不怕那一天埃德瑞会吃不消吗?”先是中村集团,然后又是我们幸村集团,埃德瑞的胃口真大啊!

    “本太过于享受平静了。”里奈看向门外的影,嘴角微微翘起,“幸村家想要享受平静的生活吗?”

    幸村精市有些愣住了,看向里奈的目光有些不确定,“为什么?”幸村精市顺着里奈的目光看向门外的影顿时明了,然后有些愤怒:“那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将琪奈交给你们,她是我幸村精市的人,一生最的人!”

    女仆们被幸村精市的愤怒给吓到了,个个都将头深深埋在地下。几次呼吸后幸村精市才将绪平息下来。

    萨利看向幸村精市,笑了,对他说:“我相信幸村君不是一个无的人,只是如果听到这几段话之后呢?”

    幸村精市看着神似迹部景吾的男孩,有些呆了,这个孩子难道是迹部君的孩子?幸村精市又将目光看向里奈,这个女人到底对他们都隐瞒了什么。

    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幸村精市紧握住双拳,掩饰自己的愤怒,却给录音机里的对话再次震惊。

    【“呵呵呵,藤原莫奈你以为你的那点诡计就能让精市哥哥回头吗?别傻了,你这么做只会让他更厌恶你,他只会认为你是一个恶毒的人呢。”

    “。。。。。。什么小时候的约定,还不是烟消云散。你以为你曾经所在意的人和事不会改变么?男人,都是不能相信的人呢。。。。。。”

    “心痛吗?伤心吗?藤原莫奈,你的幸村哥哥可是从来都不相信你呢?想想你曾为他送围巾,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他温暖,而他带来的不是你想要的呢,你呀,真是可悲呢。。。。。。”

    。。。。。。。】

    里面的女声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也是他今生最的,曾经以为的最,没想到她是这么一个人。那么,以前莫奈说的都是真的?

    【“幸村哥哥,不是我做的!相信我,是琪奈!”

    “为什么你就从来都不曾相信过我呢?呐,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是不是就连哭泣的机会都不会给我?”

    “呵呵呵,幸村精市,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后悔吗?呵呵呵。

    听着幸村精市的笑声,乾贞治看着他,又看向里奈。

    他是不是疯了?乾贞治挤眉看向里奈。

    哼,就这点刺激都受不了吗?里奈不屑的看着幸村精市。

    “幸村君怎么想呢?”里奈再次激起幸村精市心中的那一片涌浪。

    幸村精市将拳慢慢放开,手心里的汗水一点一滴的往下落,然后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幸村家好像更享受平静的生活呢。”

    里奈没有说话,门外的人终于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幸村琪奈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对话,心里由原来的恐惧变成平静,又从平静变成激动。

    无法再听下去,最终还是打开大门,指着里奈又指着幸村精市说:“你们,还有你精市,我为了你付出那么多,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是不是那个藤原莫奈一回来你的心就变了?还是只因为刚才录音机里面话你就不相信我了?”

    大家听了她的话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她那臃肿的体在不停的扭动,双手不停地挥舞。

    众人看着有些疯狂的幸村琪奈就好像在看一个小丑似的,萨利站起走到她的边微微一笑,柔声的说:“幸村桑,你说是你重要还是幸村家重要?”

    幸村琪奈被萨利的笑给迷住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听到萨利的挑衅之后,骄傲的对他说:“当然是我重要!精市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如果没有那段录音的话或许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哪怕她不在是从前的那个单纯女孩,但世事难料世界上也没有如果。

    “琪奈,我相信你能理解的对吧。既然如此那就拜托你了琪奈。”幸村精市向幸村琪奈深深鞠了一个躬,望着幸村琪奈难以置信的表,幸村精市也有些痛心。

    毕竟也是与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人了,然后笑着说:“琪奈,我们都该为自己所做事付出代价是不是?而且我们都不是孩子了。所以,你能理解的对吧?”

    幸村琪奈无力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双手无力的放下,有些艰难的说出今生的诀别:“呵呵呵,我以为今生的你,幸村精市会是我藤原琪奈的天、会是我藤原琪奈的地,呵呵呵,你也不过如此!”

    擦掉眼泪,拖动着她那臃肿的体来到里奈的面前狠狠的说:“你赢了,藤原里奈!不过我不会就此罢休的,只要我藤原琪奈活着的一天我便会让你们永无宁!”

    幸村琪奈再次走到幸村精市的面前,幸村精市不敢面对她,此刻的他也不知道是自己不敢面此刻的她还不敢面对此刻的自己。

    “幸村精市,你在球场上你可以是帝王,是神!但是在婚姻上你却是一个懦夫!一个不能将自己的妻子好好保护的男人,你凭什么值得女人用心去对待?活该你得不到真,哈哈哈。我藤原琪奈今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上了这样的人,哪怕是死,藤原琪奈也是一名高傲的藤原家的公主!”

    说完幸村琪奈从袖子中抽出一把匕首,刺向自己的腹部,看向已经呆住的幸村精市,笑着说:“这样就不会欠你什么了。”

    幸村精市顾不上礼仪,也顾不上现在还有‘敌人’在观望,狼狈从位置上下来抱住血泊中的幸村琪奈,颤抖的双手不停的为她抹去口中流出鲜红的鲜血,轻声的说:“琪奈,你是在玩火知道吗?我们不玩了好不好?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抱起幸村琪奈就往门外冲,却被幸村琪奈给阻止了。

    她说:“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今生我不想在欠你什么。。。。。。当初是我让你误以为给你温暖的小女孩是我。。。。。。其实那是莫奈。。。。。。现在,我将你还给她。。。。。。”

    “对不起。。。。。。对不起。。。。。。”温的泪水滴落在幸村琪奈的脸上,她温和笑了左手微微抬起试图为他拭去流下的泪,可是困意让她无能无力。

    左手轻轻放下,幸村精市看着那双臃肿的手放下的那一刻,心中的悲痛再次宣泄出来:“琪奈——”

    听到声音的仆人赶来就只见自己的主人抱着女主人的尸体悲伤的哭泣,在场的每一位家仆面对幸村琪奈的尸体时,单膝跪下。

    乾贞治看着这样的结局不知为什么心里的某处有一点点的小小失落感,看向旁的里奈却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

    好像这个节也出现在里奈的上吧。那个被人们刻意遗忘的人,还有深深烙印在里奈心中的那个男人的名字——越前龙雅。

    刻意遗忘的人和事却在眼前再次播放,曾经那个悲伤的下午是她一生的梦魇,曾经说过会永远陪在自己边的人却食言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永远,都不会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