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八月十五,月色将近,明亮的月亮早已当空。月光倾泻洒落在人们行走的道路上,为人们披上洁白的衣裳。晚上七点,各大媒体早就在藤原家的酒店等待。

    迹部家

    迹部景吾手中捏着那张邀请函,中村清音站在一旁看着迹部景吾,想上前去安慰,劝说他今天不要去,可是她能感觉得到迹部景吾的心早已不在这里了。

    为他整理衣裳,温柔的笑着说:“呐,景吾早去早回。这次我就不去了,你,要早点回来。”

    迹部景吾握着中村清音为他整理衣裳的手,放在唇边轻吻,“我们一起去吧!这次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将你扔下。”

    “啊,我相信你。”中村清音靠在迹部景吾的肩膀,轻声应。就算你藤原里奈再有本事,你的人还不是对我死心塌地,哼,我们走着瞧!

    幸村家

    “精市,你带上我好不好?让我去拆穿那个藤原莫奈的计,然后让她败名裂!精市好不好?”幸村琪奈那臃肿的体不停的摆动,幸村精市看的眼皮一跳一跳的,最后还是忍不住阻止幸村琪奈的摆动。

    “琪奈,你的体还没好你就在家好好地好吗?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你放心!伤害我幸村精市在意的人,我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寒冷许多。

    幸村琪奈虽有不甘,可是也知道现在的自己也只会是幸村家的笑柄,幸村琪奈最终还是答应在家休养。幸村琪奈看着幸村精市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恐慌,似乎这次的聚会过后,就有什么要改变了。

    忍足家

    忍足侑士把玩着手中的邀请函,嘲弄道:“里奈,这就是现在的你吗?”抬头看向繁星包围的夜空,一望无际的黑色,让人有些压抑。我们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了?

    藤原家

    墨子夜拥着伊莉芙,将下颚抵着伊莉芙的脑袋,“流莹你猜这次藤原家宴会将会变成什么样?‘前妻归来为复仇,敌那堪血泪流’呵呵呵。”伊莉芙枕着墨子夜的手臂没有回答。

    看着洁白的月色,伊莉芙惆怅的问道:“呐,子夜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会不会也变成这样,明明相的两个人却要互相伤害?”

    “不会!我们一定比你的父母更好!相信我!”墨子夜有些害怕,将伊莉芙拥紧。他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他的流莹离开了他,他会不会变成一个行尸走的人。

    “会吗。。。。。。”伊莉芙不确切的回答也让墨子夜陷入了沉默。

    会吗?也许吧。至少我不会先将你抛弃,我的未来会因你的参与而变得精彩,所以,离开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藤原酒店慢慢涌进一批又一批的企业代表,可是到目前为止藤原家的人一个都还未出现,有些企业老板开始有些不满,不过心里还是明白藤原家虽然易主,他的影响还是在的。

    迹部景吾从车上下来,左边被中村清音挽着,两人互视一笑走进大厅。媒体看到二号主角出现不停地对他们拍照。今天迹部景吾一的白色,与中村清音的礼服完全是侣的,中村清音一袭银白色长裙及地,长发被松松的放在肩上;淡淡的妆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众人一致感觉:不愧是迹部家的少夫人啊!与迹部少爷真配!

    在监控室,莫奈对中村清音的装扮不屑一顾,讽刺的说:“只不过是披上公主的衣服就以为自己真的变成公主了吗?切,madamadadane!”

    当莫奈从监控看到幸村精市一个人到达藤原酒店的时候,心变得很舒畅,“叫你们欺负我的里奈sama!哼!活该!”

    本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在场的媒体都好奇现在的藤原家势力怎么变得那么大?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从门外传来一声声惊叹的声音,他们立即转换目标。

    萨利、墨子夜和伊莉芙一同出现在宴会上,精致的容颜让一些自认美丽的大人们自愧不如。更何况那名小男孩与在场的迹部景吾有着八分似的容颜呢?萨利面无表的走进去,经过迹部景吾的边,黑色的眼睛看着他:“真是好久不见呐,迹部、叔叔。”说完引领伊莉芙和墨子夜走向餐点的地方。

    迹部、叔叔?那个孩子是故意的吗?迹部景吾有些迷惑,抚摸着眼角的泪痣思索着。

    忍足侑士看着小一号的迹部景吾惊讶的合不上嘴,来到迹部景吾的边:“呐呐,那个是里奈和你的孩子吗?”见迹部景吾点头,忍足侑士难得开怀大笑不过随即又有些悲哀,轻声的说:“叫自己的亲父亲为‘叔叔’这是怎样的悲哀。哪怕是故意的,对你和他来说这是一生都无法忘掉的。”

    迹部景吾侧离开,来到吧台喝着酒看着灯光肆意的世界,目光慢慢变得浑浊。中村清音在离迹部景吾的不远处有些担心,上前夺过迹部景吾手中的酒杯为他一饮而尽。

    “你在这里伤心是因为后悔了吗?啊,景吾!”中村清音怒吼道,她的话语不仅让迹部景吾清醒也让媒体将摄像头对向他们。

    “你胡说什么呢!”迹部景吾拉着中村清音走向一边,看到伤心的中村清音迹部景吾忍不住降低语气,“我没有后悔,只是不甘心而已!”

    中村清音知道他到底为何不甘,手不自觉的摸着肚子如果自己能够为迹部家,为景吾生一个孩子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掌声突然的响起让沉思的两人向声源处望去,里奈一红色的露肩式晚礼服,贴的礼服将里奈那完美的材勾勒了出来;浓浓的口红在她那精致的容颜并不会显得突兀,只会让人感觉她散发的无穷魅力;给人一种妩媚、妖娆的感觉。相比之前中村清音的清新,里奈的妩媚动人更加的吸引人的目光。

    淡漠的眼神让人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无法形容的感觉,只会让人更加的迷恋。

    里奈向迹部景吾的方向看去,没有任何绪的目光让迹部景吾背后一阵寒冷,当里奈的不再看他的时候,那种感觉才消失。

    莫奈看到里奈的出现,立即从监控室出来。

    莫奈一步一步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主席台上说:“欢迎各界人士的大驾光临,使得藤原酒店蓬荜生辉!能够得到各位的支持让莫奈很感激!希望大家在这次的藤原宴会上能够尽兴而归!

    下面能荣请莫奈为大家介绍,伊莎贝尔。威廉斯,埃德瑞董事长。”

    莫奈指向坐在一旁的里奈,大家随着莫奈的手指看向里奈,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过来,大家都鼓着掌。

    “想必大家都知道伊莎贝尔小姐了吧,那我就不必都说。现在我要宣布的是:从今晚起,藤原集团与埃德瑞公司合并!藤原集团附属于埃德瑞!”

    照相机的闪光点不停地闪烁,让莫奈有些睁不开眼,她知道今天这么做会让里奈为难,但是能够与她一起奋战自己才会有存在感。

    莫奈,你这又是何必呢?里奈看向台上的莫奈,有些无奈。或许这就是你的本吧!

    “好了,我宣布宴会现在开始!”

    “好耶~!”

    孩子们都去玩了,里奈一人独在一旁饮酒。边有人坐下,里奈闭着眼闻着酒香:“有事吗?”

    “呵呵呵,里奈真是让人伤心啊,当初不是说好的,回来就会跟我说的吗?你真让我伤心啊。”忍足侑士做着西施捧心的样子,故作伤心,浓浓的关西腔更是让人沉醉在他那特别的声感线中。

    “只为这事?呵呵,忍足君,”里奈睁开眼睛,放下酒杯淡淡的对他说:“你是以什么份来对我说?朋友吗?对不起呢,在本,伊莎贝尔没有什么朋友。”

    “你变了呢,里奈。”那个温柔的里奈、曾经会巧言嬉笑的里奈已经不在了是吗?

    “啊嗯,在美国的时候,藤原里奈就不存在了!现在的是伊莎贝尔。威廉斯!”说道这个姓氏,里奈的骄傲让忍足侑士有些伤心。

    看到里奈后的人,忍足侑士推推眼镜对里奈说:“我想我们还可以从新开始,再做朋友。你现在先不要急着回答!我会给你时间的。呐,今天就到这!”望着忍足侑士离去的背影,里奈再次执起酒杯,说:“既然来了那就喝一杯吧!”

    迹部景吾坐在忍足侑士刚坐过的椅子,复杂的眼神看着里奈。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东西,可是那淡漠的眼神让迹部景吾失望不已。

    里奈也不急,喝着血红的红酒,放松心。迹部景吾从未看到这样的里奈,眼神有些痴了。那般的姿态,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没有高人一等的姿态,让人忍不住恋。

    “迹部君不怕被你的夫人看到吗?”闭着眼睛享受美酒的里奈说道。

    迹部景吾有些尴尬,轻咳一声:“失礼了。”

    里奈也没有责怪他,放下酒杯;眼神有些迷离的望着迹部景吾:“真是一个可悲的人呢。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记忆封印术就能将你困住;放弃心中最,舍弃心中所属;你还真是可悲又可怜呢。”

    迹部景吾的脑袋一蹦开,连带椅子横退几步,看着对面的里奈,“你,刚才说了什么?什么记忆封印?什么舍弃心中所属?”

    “呵呵呵,你想知道吗?如果你知晓、回忆了从前,你的夫人可再也不是中、村、清、音了呢。”里奈慢慢向他靠近,吐纳气息有些惑的说。

    感觉到迹部景吾的僵硬,里奈有离他几步之遥,右手食指指着迹部景吾额头,“遗失的记忆啊,苏醒吧。封印——解除。” 黑色的瞳孔渐渐变为血红色,妖冶的颜色使迹部景吾深深地被里奈吸引住了。

    不久,迹部景吾感到脑子里有很多的、残碎的片段,所有的片段一涌而上,慢慢变成完整的画面;迹部景吾也因为承受不了记忆恢复的冲击而昏迷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