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白绫纱,青丝发,你眉目亦如画,恍惚间,相望早已无话,心如麻;千古月,付韶华,那一瞬成刹那,逝年华,转泪流如雨下。抱琵琶,声声弹,咫尺却隔天涯,空回首,一场盛世繁华,如昙花;红朱砂,卓风华,倾城颜吟蒹葭,桃花尽,转寂寞的喧哗。夜,五更寒的空洞喑哑,江山长卷,却也泛黄被历史风化;你,我一生的牵挂沙哑,花前月下,化漫天黄沙。

    “真是琴瑟和谐呢?是吧,龙马。”莫奈靠在越前龙马的肩上,闭着眼睛听着伊莉芙与墨子夜的合奏。他们的演奏总能让人沉醉在那深深的柔里,久久不能释怀。词美,人更美!

    越前龙马搂抱着自己的妻,别扭的说着:“madamadadane!你才是最棒的!”

    莫奈醒来捏着越前龙马的脸蛋,开心的说:“还是我的老公会疼人,知道夸人了呢。”

    越前龙马阻止莫奈的‘魔爪’然后偏头说:“madamadadane!里奈姐一会就要来了,别闹!”

    墨子夜和伊莉芙收好东西,来到大家的边,墨子夜扶着伊莉芙坐下然后为她准备水,为她擦拭汗水。两人甜蜜的让莫奈都有些嫉妒了,祸水东引将自己的嫉妒发泄在越前龙马的上。

    里奈走过来对莫奈说:“事都办好了吗?”

    莫奈有些尴尬的放下手,摸摸脑袋说:“嗯,姐姐吩咐的事早就做完了!只等姐姐下命令。”

    “嗯,明天你们就‘回家’吧!”

    莫奈冷冷说:“啊嗯,是要‘回家’了呢!里奈sama!”

    里奈偏头看向伊莉芙,眼神有一丝温柔闪过,不过很快就被里奈掩饰过去。“嗯。”

    第二天娱乐新闻都报道出这么几件事,‘国际著名小提琴手越前莫奈回归祖国!’‘网球王子越前龙马携妻归国!’‘金童玉女——越前龙马,越前莫奈’

    莫奈一白色的中长裙,裙摆微微翘起,脖子围着一条橙黄色的丝巾,手腕越前龙马的左臂,面带笑容的面对各大媒体。越前龙马穿一黑色的西装,面对媒体的拍照的时候,表拽拽的。

    “请问越前夫人,你们夫妇如今一同回国是想在本国发展吗?”

    “请问越前先生,你带着你的夫人回国是想在商界也要分一羹吗?”

    “请问两位是否进入更大的舞台?”

    “请问。。。。。”

    各种各样的问题让两人有些不耐烦,只好让警卫将道路给疏通,乘上里奈为他们准备好的车开往藤原家。

    在藤原家外还有一批娱乐媒体,坐在车子里的两人都看向对方,两人都是苦着脸。这事真不是人干的!

    下车后通过警卫的拦截那些媒体,在经过管家的带领,莫奈和越前龙马进入到客厅。再次回到自己生活十几年的地方,莫奈有些感慨,看着熟悉的景物一一摆在自己的眼前,眼眶不知为何有一股流往下掉。

    越前龙马看到自己的妻子早已泣不成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珠,轻声安慰:“回来了,就不要再像个孩子一样哭泣!madamadadane!”

    莫奈倔强地说:“龙马才是madamadadane!我只是被风吹进沙子了而已。”

    “是是是,你真是被风吹进沙子。”真是的,承认一下又不会怎样!

    “你还知道回来?”藤原宿也从楼上下来冷冷的说。来到主位上坐下,看都没有看越前龙马一眼愤怒的对莫奈说:“好啊,真是好啊!长本事了,啊?没有经过父母的同意擅自与外面的男人结婚。这就是我们交给你的礼教吗?啊?”

    莫奈将头低下,“对不起,父亲!”

    “你知道就好,你马上与他离婚,我会为你处理这件事的。。。。。。”藤原宿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莫奈接下来的话给气得半死。

    “不过,我想说的是父亲对不起,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父亲大人了!”莫奈慢慢将头抬起,平静的将这件事说完:“还有,从今以后,请父亲大人今天搬离藤原本家!今后不在踏入藤原本家。”

    “你、你、你这个不孝女!”藤原宿也随手抓起一样东西朝莫奈扔去,莫奈没有避开,硬是接受了藤原宿也的挨打。越前龙马看到莫奈额头有血丝冒出,有些心疼,越前龙马将莫奈的脑袋面向他,自己为她擦拭点点血迹。

    越前龙马冷冷的说:“这次我们既然能够这般荣耀归国,当然不会少了背后的助力。还请藤原先生在下手的时候想想自己是否能得罪得起!”

    藤原宿也不以为然的说:“我教训自己的女儿有什么错,还有你,以什么份与我谈话!管家,管家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赶出去!”

    越前龙马将莫奈护在前,警惕着周围的人,将目光看向藤原宿也:“madamadadane!呐,你惹了你不该惹的人哦!”

    藤原宿也大笑三声,站起走向越前龙马他们:“没有我藤原宿也不敢惹得人!在这里,藤原家就是天!就是神!”

    “是吗?”冰冷的声音从藤原宿也的后传来。藤原宿也体有些僵硬的转回头看去,看到他这一生中最不愿再见的一个人。

    藤原家的警备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弱了,居然什么样的人都能够进入。藤原宿也心想,看到进来的人是一名女人的时候,眼神更是不屑。

    “真是好久不见呢,宿也叔叔!近来可好?”里奈绕过藤原宿也的体,坐上主位,双手撑着下颚,里奈淡淡的说:“叔叔的子过得真好呢!只是不知道,如果让长老们知道藤原家主是一个杀主夺位的人,你说,你将会如何?”

    “你。。。。。。你是谁?”藤原宿也有些担心宗家那边会有人知道,他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还会有人知道,明明当时做的很完美啊。

    里奈扶着前额,说:“看来叔叔已经将我忘记了呢,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想起。”里奈朝乾贞治那方向点点头。

    没过多久,两名警卫将幸村琪奈带来,幸村琪奈害怕的尖叫道:“爸爸,爸爸救我!爸爸救我!”

    “太吵了!”

    一会之后声音渐渐消失,藤原宿也颤抖的体用手指着里奈说:“你是,藤——原——里——奈!”

    想起来了是吗?不过这样才是最好不是吗?“看来叔叔想起来了呢,就是不知道您的女如果知道她的份也不过盗用人家的会怎么想?”

    幸村琪奈张了张口,可是发不出声只能无声的哭泣,希望爸爸能够救出自己。今天自己刚从幸村家出来就被几名黑衣人带到这里来,进门时看到门外有好多警卫围着藤原家的时候猜想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

    当幸村琪奈的目光看向一边的时候,幸村琪奈惊呆了,那个美丽的少妇,是藤原莫奈?

    此刻的莫奈悲伤的靠在越前龙马的肩上,没有注意幸村琪奈的目光,她没注意并不代表没有人不注意。从越前龙马发现他的妻子被人用一种怨恨的目光盯上的时候,就注意到幸村琪奈了。

    莫奈在埃德瑞这几年由于保养得很好,皮肤很白很水嫩。虽然没有里奈那么美,但是加上莫奈本艺术家的气息更能展现出莫奈自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幸村琪奈永远都无法拥有的。

    “我不会要你的命的,毕竟你是莫奈的父亲。但是,这一生你永远都别想在看见这外面的世界。”里奈将目光看向地上的幸村琪奈,藤原宿也顺着目光看去,冷汗直冒,想要求但是又害怕只能干着急。

    但一想到自己是在藤原家而她不过是一个外人,自己怕她什么。藤原宿也于是张口对着外面叫嚷着:“来人啊!将这几个外人给我送进警局去!来人啊!来人!”

    藤原宿也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响应,开始有些害怕起来,走向门外看到藤原家全部被里奈的人给包围着。藤原宿也瘫坐在地上,知道自己真的完了。

    里奈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说:“今天我只是要回一分,你欠我的慢慢还,我不急。”里奈朝警卫点点头,警卫明白之后,朝幸村琪奈喂上一粒药,然后解开她的哑,“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藤原宿也也是一惊,开口询问:“你们做了什么?”

    乾贞治上前说道:“幸村桑,我们只是给吃了一粒大补的药丸。”真的是大补,而且还补过头了。

    没过一会,幸村琪奈的体迅速膨胀,瘦小的衣服在体的膨胀下崩坏。乾贞治不好意思的将头偏向一方。

    里奈看着臃肿的幸村琪奈,面无表的对她说:“你猜,幸村君如果看到现在的你还会要你吗?我想不会了吧。那么肥胖的你有谁会要呢?”

    幸村琪奈用那双臃肿的手不停地擦拭眼泪,“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从未对你做过什么啊?”

    里奈又弄又长的眼睫毛上下扇动,“你伤害了莫奈,不只是你,还有另一些人。我都会将他们一个一个带进地狱的。”说完里奈伸出舌头,有些干涩的嘴角,这个动作将幸村琪奈给吓晕了过去。

    看着已经晕过去的幸村琪奈,里奈又将目光对着藤原宿也:“你说,对你我该如何?”

    “你想做什么?你人都回来,我把这个位置还给你就是了!”

    里奈的眼神暗了几分,起来到他的边捏着他的下颚,冷冷的说:“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个位置,我说过,你们欠我的我会一一要回来的。”里奈狠狠的将藤原宿也推倒在地,跨过他的体没有回头:“莫奈,你去召集本家的人让他们马上来见我!”

    莫奈从思绪中醒过来,有些迟缓,然后轻声应答。慢慢起,经过藤原宿也的边的时候悲伤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与越前龙马跟在里奈的后。

    她的父亲心从来都是偏琪奈的,好的东西从来都是琪奈的,就连曾经的人也是如此。希望这次能够给他一个反省的机会吧!

    里奈从云气雾绕的浴堂里出来,侍女们鱼贯而入为她梳洗,里奈选择一件紫色绣有百花的十二单。长长的墨色头发被侍女们挽起,脸上被画上淡淡的妆。

    里奈睁开美目,墨色如夜的黑瞳令众人打了一个寒颤,里奈搀扶一名侍女缓缓起,其他侍女双手放在地板上体完全贴在了地板上。房门被两边的侍女打开,里奈走出了浴室,后尾随一众侍女。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