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夜番外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这一直都是为墨家弟子所应该做的事。而我,作为一名墨家子弟很是骄傲。

    大汉时期由于汉武帝实行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墨家不得不面临着解体分散。好在还有一部分弟子隐居起来暗自发展。

    而在几千年后的今天,墨家的庞大不是任何人都能明了的;在此期间,墨家还吸收其他派别的精华之处来改善自的不足,而创建出如今的新墨家。

    在我记忆深处,墨家的子弟总是在一处深山之中而且多年来从未踏出山林一步。在那片山林里,师兄弟、姐妹相互论道论经,相互切磋武艺,相互比试琴艺。而那时的我却对这些提不起兴趣,况且我又是最小的一个,大家对我也是百般纵容。

    在一次游玩中迷失了回去的方向,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夜,心中不免害怕起来。脚下不停地快走,看见远处有光亮原以为是走出来了,走近之后却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龙钟老人在打着灯笼蹒跚而行。

    好奇心太过浓烈,慢慢向他靠近询问道:“老爷爷,你这是在做什么?”

    白发老人停下脚步,慢慢地将灯笼打高,温的灯光使我的左脸颊有些发烫,然后他沙哑的说:“我在寻找有缘人。”

    “那你找到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找找?”看到那位白发老人要走远,我又说了一句:“老爷爷,你知道怎么走出这个山林吗?”

    白发老人停顿一下,又说:“路在心中。你看得见你的心就能看见前方的路了。”说完有朝前方走去。

    黑夜的冷风向我吹来,刺骨的寒冷将我冷醒,我赶紧上前抓住那位白发老人提着灯笼的左手。

    这时,老人左手上的玉镯突然爆发出银白色的光芒,瞬间炫花了我的眼。那位白发老人双手不停的颤抖,伸出右手搭在我的肩上激动地说:“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我们阳五行一族总算不会灭亡了!”

    我有些迷惑的望着他,而他只是慈祥的笑笑,然后将右手覆在我的头上,淡淡的蓝色光晕在我的头上发出,然后我陷入了昏迷。

    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抬起左手看到了毫无杂质的玉镯在手上,子陵师兄说,他们是在后山找到我,找到我的时候玉镯就已经在我的手上了,他们以为是我的亲人以前留给我的。

    但是我却知道,这是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给我的。

    接下来的子里,我发现自己的脑袋里装有很多不是属于墨家的东西,却对他们倍感熟悉。尤其是对于看相术这一方面,慢慢的练习之后,我发现自己很快就能从一个人的面相看出一个人的一生如何,我想这便是看相算命吧!但是对于这些变化我从未对师长说起,毕竟再怎么发展,墨家还是对阳五行之术不相信的。

    在我七岁的时候,师傅得到一份来自美国的信件后,就决定出山了。当时的自己对于‘美国’的这个概念不明白它到底是什么,当我们到达美国之后,我看到形形色色的美国人很是惊讶。

    从未踏出深山的我第一次看到汽车、火车、飞机、地下铁等交通工具除了惊叹就是惊讶。对于师傅和师兄们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行为。

    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子陵师兄:“师兄,为什么你看到这会动的箱子不感到奇怪?而且它还有四个轮子。”

    子陵师兄好笑的看着我说:“有四个轮子的箱子那是小轿车。我之所以不感到奇怪那是因为我见过它。子夜,你知道吗?每当有一些墨家弟子满十五岁时,师傅就会带着这些师兄弟出山看看大千的世界,一年之后便回来;所以你经常会看到师傅和一些师兄弟不在山里。”

    我用食指指指自己的鼻子问道:“那为什么这次要带上我呢?”

    子陵一脸的嫉妒,然后叹了口气说:“谁叫师傅最疼你了,他老人家说早点带你出去看看好一些!”

    明白以后,我便不再问什么。我只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这个奇怪的“美国”。

    接下来的子里,我慢慢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了解这里的风土人之后就有些按耐不住跳动的心,想出去走走,想看看这里的人的面相如何。

    却从未想到会遇见我这一生中会影响我的重要的人们。

    童心未泯将自己打扮成算命先生,在唐人街的角落里等待着顾客的临门。一直临近中午,都没有人上来,正准备收摊的时候,一个着华丽服饰的男人看到我的招牌好奇的说了一句:“啊嗯。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眼前一亮,用雄浑的声音说:“算命。”

    但他却嘲笑我的这句话,还大言不惭的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算命的?真的以为本大爷的智商降低了吗?”

    他在嘲笑我中华的文化,我却在嘲笑他的愚昧无知,淡淡的说一句“丢失的记忆如果找不回来,那么一个人的一生便不会完整不是吗?”却令他脸色大变。

    接下的事就算为他看相,当自己得知他是本人的时候就对他起了一点小小的恶作剧。

    “这卦象说你将会有一场灾难降临,而且你边的亲人也会因为你一个一个的受到伤害;还有,你边最亲的人便是害你的人,你可要注意咯。”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愤然起,然后离去。

    看向他的背影,我不知不觉起了怜悯之心。虽然没有卦象那么严重,但是他一生最之人会因为他而离开,终生不得与其相见。我想对他来说,这才是最残忍的吧!

    生活,一如既往过着。

    师傅说在美国的事已经完成,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们就要回我们的故乡了——中国。对此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对,因为我也好想山中的生活。

    我想,如果那天没有来到森林散心,我就不会这么想回到故乡。

    一曲《千年风雅》令我为吹曲的人儿心痛,为她心伤。

    我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循声走去,那么我就不会遇上她,一生最的她。

    妙曼的材,精致的容颜,精湛的技巧,都在这女孩的上显现出来。

    我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上前询问,我就不会这么快心动。

    以为与流莹的缘分只是如此,却从未想到过自己还有在见到她的时候。

    再相见时,流莹被一群黑衣人围在一起然后将她带到一处偏僻的地方。我很难想象如果流莹出了什么事,自己将会如何。跟在那群黑衣人的后,待到他们放松的时候我来到流莹的旁,为她解开绳子。

    流莹她不像其他大户人家的小姐,遇上这种事还能如此冷静,她让我改变了一成不变的想法。

    “你是谁?”她轻声询问。

    我附在她的耳朵旁:“别担心是我。”我能看见她上扬的嘴角,却没有发现后的人。

    “小心!”而流莹的担心让我更是开心。抱着她侧躲过黑衣人的攻击,然后自己将她抱在怀中。

    五岁的体有些部位还没有发育,而自己也是舒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那群人面色冷下几分,伤害流莹的人都该死!

    我很庆幸自己拥有一的好功夫,解决掉一部分黑衣人带着流莹逃离此处。我们躲过一部分的追击来到一处森林,进入里面来到一片亮绿色的天地,那是萤火虫的集聚地。流莹被萤火虫当中美丽甚极!

    我突然想到杜牧的一首诗,不知不觉念了出来:“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夏末的夜色冰凉如水,月光女神却为流莹披上一件银色的白衣。

    来到流莹的边,执起她的手说:“伊莉芙,以后,我就叫你流莹好吗?”

    流莹疑惑看着我,“这是你刚才念的诗中那句‘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流莹吗?”

    我点点头,她开心的笑了,银铃般的笑声漾在森林之中,我痴迷的看着她,就听见她说,“好啊,以后流莹只能是你一个人这么叫我哦!”

    只能是你一个人这么叫我。。。。。。原来,自己也不是一个沉醉在里面。

    再次见到那位美丽的女人是流莹带我去见她的家人的时候,她以前温柔的眼神不在,只剩下一片的平静。还有那位时刻都在她边的男人也不在了,他是离开了他们吗?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曾经那么温柔的人在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变成了这般?为什么在流莹的边总有一些不明份的人出现?为什么这一家人都是那么的神秘?

    还记得师傅临走的时候说过:“子夜,你的一生从未被什么给束缚过。威廉斯一家有着人们所不为人知的过去,你进入他们之后就无法脱,一生都将为其所束缚。你还愿意呆在这里吗?”

    我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好像令师傅很失望,自己看着远去的飞机,心里惆怅万千,而愧疚深埋心底。感觉左手边的温度,握紧了那只小手。

    动摇的心再次坚定起来,如果没有了流莹那么自己才会是一具行尸走的怪物。流莹会是自己一生的弱点,不过因为有她,自己才会更幸福。

    订婚,是让我始料未及的。里奈阿姨说,只有将伊莉芙交给我,她才能减小一些伤害,而我也是她的幸福。

    里奈阿姨还问我,你愿意做她的眼睛吗?

    我坚定的点点头。

    晚宴过后,流莹带我进去她的房间,沉默好一会,说:“其实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

    我将她的手执起,说:“你可愿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流莹愣了一下笑着说:“君可愿与我相伴一生?”

    “吾之幸!”我轻吻她的手背,然后将她抱在怀里。

    她在我的怀里说:“你若不弃,我便不离。”

    我将她紧紧抱住,心中默念:离开,不会有这么一天的,永远!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