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在一个樱花林里,有两个小孩在嬉戏。银灰色头发的小男孩牵着棕色长发的小女孩的手来到一棵樱花树旁指着这颗樱花树说:“小奈,这棵树就是我们的见证人,长大以后本少爷就会将你娶进迹部家!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小女孩羞涩的点点头,然后对小男孩说:“嗯。小奈会等到小景迎娶小奈的那一天,等到那天小奈会为小景打扮的很漂亮很漂亮!呐,小景不要忘记哦!”

    “啊嗯,本少爷不会忘记的!”

    “嗯,我们拉钩钩!”

    “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嘻嘻嘻!”两个小孩对着对方开心的笑了起来。

    迷雾在空气中漂浮,两人的影渐渐变得模糊,只是笑声依旧,幸福的笑声回到在着幽静的樱花林里。

    迹部景吾从梦中惊醒,起来倒杯冷水喝起来清醒一下。迹部景吾来到窗前,看着皎洁的月光洒落的一地的银色光辉,沉思着。

    又是小奈?小奈,她到底是谁?对本大爷来说她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吗?

    还有那个藤原里奈,她到底想干嘛啊?这几天都没有什么动静。等等!小奈,藤原里奈。。。。。。小奈,里奈,小奈,里奈。。。。。。小奈,里奈。。。。。。

    “呃,头好痛!”迹部景吾捂着头,跌坐在边,不停地喘气,捂着紧闷的口:“藤原里奈,你到底是谁?”

    伊莉芙一大早起来,来到玫瑰花园闭着眼睛张开双手

    深深吸着玫瑰花的香味,满脸的笑意。扶着仆人的手臂坐在石凳上,抬头看看天空然后一脸的失望。

    萨利一直都在伊莉芙的后,看到伊莉芙看着天空然后又是一脸的失望,忍不住为他的妹妹心疼。来到伊莉芙的边勉强的笑笑:“伊莉芙这么早就起来,是想吃东西了吗?”

    伊莉芙偏过头看萨利对他笑笑指着自己的眼睛说:“呐,萨利你看我虽然不能在看见世界上的万物了,但是我却能感受得到万物的变化,这是不是有得必有失呢?呵呵。”

    “伊莉芙。。。。。。”萨利不知道怎么面对伊莉芙,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不再说话,看着满园的玫瑰花,静静的等待时间的流逝。里奈在角落听着两兄妹的交谈,环抱双手一脸的严肃,里奈目光看向伊莉芙好一会,然后转离去。

    也许,她的伊莉芙宝贝真的长大了呢;也许,是这个世界的残忍而使她迫不得已的成长!

    里奈的眼神闪过一丝的狠厉。不过那些伤害她家人的人,她,伊莎贝尔。威廉斯一个都不会放过!等着吧!那些伤害我家人的人们!

    迹部景吾告别父母来到机场。昨天清音打电话来说那边的公司似乎出了些问题叫他回去处理,正好自己也想将萨利和伊莉芙的事告诉清音,回去也好。

    上机前,迹部景吾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似乎又不是等待她的到来而是想再看一眼她们母子三人。深深吸气,迹部景吾整理好绪之后转离开。

    #################################################################################

    迹部景吾回到本已是晚上九点了,中村清音在书房里听到松本管家说迹部景吾回到家了,放下手中的典籍,飞奔出去。

    在楼梯口看到迹部景吾,中村清音多来的思念此刻化成无尽的泪水,“欢迎回来,景吾!”

    “啊嗯,本大爷回来了!”迹部景吾放下行李,走到中村清音的边,将她紧紧的拥抱。中村清音靠在迹部景吾的脖颈,任泪水顺着迹部景吾的脖颈流入他的体里。

    好一会儿中村清音才平静下来,笑着说:“呐,景吾还没吃东西吧,来我陪你吃。”中村清音拉着迹部景吾来到餐厅,坐好,松本管家吩咐仆人们摆放好餐具之后,松本管家带着大家离开,将这个小小的空间留给他们。

    迹部景吾看到满脸的笑意的中村清音将原来想说的话吞进肚子里。算了,在找个时间对清音说吧!迹部景吾朝中村清音笑笑,吃着美味的佳肴。

    吃过晚饭之后,迹部景吾看着中村清音言又止,中村清音好笑的看着迹部景吾的这个样子,假装生气的对迹部景吾说:“景吾,是不是你在那边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迹部景吾揽手抱着中村清音将下颚靠在中村清音的肩上说:“本大爷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呢?本大爷只是再看好久没见的夫人,半个月没见本大爷的夫人越来越漂亮了,啊嗯!”

    中村清音被迹部景吾说的害羞起来,敲着迹部景吾的前:“就你嘴甜,不过,景吾这次怎么去那么久?母亲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

    迹部景吾体一顿,看着中村清音,然后决定要说出来,将中村清音扶着使她的眼睛看着自己然后一本正经的对她说:“清音,我接下来说的事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本大爷还是想对你说。”

    中村清音从来没见过这么严肃的迹部景吾,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于是点点头:“嗯,景吾你说吧!”

    “此次去美国母亲告诉了本大爷。。。。。。”

    中村清音越往下听,心越凉,看着迹部景吾不知说什么,心里满是悲伤,泪水不停地往下流。

    “。。。。。。我想将他们接到本来,由你照顾至少比里奈照顾的还要好,你说怎么样?”迹部景吾看向中村清音,却发现此时的中村清音早已满是泪水看着自己。迹部景吾知道自己理亏,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也是迹部家的血脉,不可能将他们流落在外不管不顾是吧。

    “本大爷知道你现在还无法接受他们,但是当你见到他们的时候你就会喜欢上他们的。。。。。。”

    中村清音退出迹部景吾的怀抱,伤心的说:“景吾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介意呢?不会介意那两个孩子是你和藤原里奈那个人生的呢?是不是因为我不能为迹部家生下孩子,你就这么对我是不是这样,景吾?”

    “不是这样的清音。。。。。。”迹部景吾想要抱住中村清音却被中村清音躲掉了。

    拍掉迹部景吾伸过来的手,中村清音又后退了几步:“不要碰我!不要用你那双肮脏的手碰我!”说完,中村清音擦擦眼泪,对迹部景吾说:“呐,景吾或许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呢。。。。。。从开始到现在,你似乎都不知道我的想法。。。。。。呐,我们还是不要再见的好。”

    “碰——”的一声关门声,迹部景吾回过神也跟着跑出。

    出了迹部大门,中村清音沿着大街一路小跑,迎面的风将中村清音的泪水吹散。迹部景吾一直在她的后不停地追着,迹部景吾上前几步拉住中村清音的手怒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很危险!啊嗯!”

    中村清音满眼的泪水看着迹部景吾的眼神有些迷离说:“危险吗?有什么危险的,呵呵呵,不如就这样死了算了!最的人这样对我,我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中村清音推开迹部景吾怒吼道:“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个藤原里奈啊!去啊!干嘛还来找我。。。。。。”

    “你。。。。。。”迹部景吾有些恼怒的看着中村清音,看她有些迷离的眼神叹了口气,弯腰抱着中村清音回到了迹部家。

    迹部景吾将中村清音放在上,中村清音背过不在看他,默默的哭泣。迹部景吾的手抬起来又放下,叹了口去然后离开房间,中村清音听到关门的声音哭声更大了。

    藤原里奈!!你真好!真的很好啊!原以为给你点教训你就会离开了美国,没想到你居然来这一招,那就别怪我心狠。下次可不就是成为瞎子那么简单了!

    中村清音从头拿出一部手机拨打过去,听到那边有人接听之后,中村清音冷冷的说:“你们加大人手去美国,必须将他们给我送去见上帝!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只要结果!”说完,中村清音挂上电话,看着天花板,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度过这次的难关,藤原里奈!”

    ##########################################################################

    里奈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神总是恍惚,做事老是走神,大家以为是里奈的工作的压力太大了。决定一家人出去野炊!可是只有里奈自己知道。最近自己好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要来临呢。里奈抬头看看纯净的天空,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一家人来到一处幽静的地方,有两名仆人在铺地毯;三名仆人在摆好烧烤的架子;三名在草地上搭着帐篷;在野餐的周围还有一些警卫巡视。

    越前龙马用帽子遮住整个面部安逸的睡在吊上,享受这大自然的气息;莫奈和伊莉芙在大树荫下谈论对音乐的感受;萨利和越前龙雅在一处凉的地方练习网球;在河边撑着遮阳伞里奈靠坐椅子眯着眼,喝着果汁;只有乾贞治泪流满面的在太阳底下不停地指挥仆人们做事。

    不带这样压榨劳动力的,凭什么你们就可以舒服的享受阳光。我要罢工!我要罢工啊!乾贞治紧握着钢笔,一脸愤恨的看着里奈。

    里奈没有睁眼,对着河水说:“贞治好像有怨言呢。”

    乾贞治体一愣,然后推推反光的眼镜淡定的说:“没有!那个,我想起还有事没做完,我先去看看了!”说完飞奔而去。

    里奈睁开眼睛看着乾贞治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又闭上眼睛享受片刻的宁静。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