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三天后

    里奈扶着伊莉芙来到外面的小凉亭坐着,伊莉芙感受到温暖的阳光照进她的周围,勾起唇角,闭着眼睛享受此刻的温暖。

    里奈在一边为伊莉芙准备好外,石桌上摆放一些吃的东西之后,看着伊莉芙陷入了沉思。

    ################################################################################

    里奈得知那几名将伊莉芙害成这样的绑匪被乔治关在埃德瑞堡的地下室,立刻来到地下室。里奈见到那名罪魁祸首被手链捆住无法动弹,体不停地扭动着,里奈冷冽的目光朝他看去。那名绑匪看见里奈向他走来双眼布满了恐惧,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不要。。。。。。不要过来。。。。。。”

    里奈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看着他,轻声说道:“呐,你知道吗?一个人如果见不到阳光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感受不到这世界的变化又是多么痛苦的事;看不见自己最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又是多么痛苦的事?为什么你就那么残忍的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呢?呐,你告诉我为什么?”最后一句里奈用尽上的所有力气朝他吼去。

    里奈的眼睛慢慢变成淡红色,在里奈的周围还有一些淡淡的雾气在萦绕。“也不知道你的血,是否能够为伊莉芙祭奠。。。。。。”说完,里奈伸出舌头干涩的嘴角。“你应该庆幸,你将是本下第一个吸食的人类!”说完朝他走去。

    绑匪惊恐的看着里奈越走越近,心理的恐惧不断加深,拼命地摇头。里奈捏住他的脖子,用指甲在他的脖子划上一横,献血缓缓流出,里奈伸出舌头了一下,然后吐了出来嫌弃的说道:“你的血,还真是肮脏啊!”

    早在里奈将他的脖子划出血丝的时候,他就晕了过去。里奈坐在一旁,让仆人们将他叫醒;里奈在一旁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漫不经心的说:“你的雇主是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哦,如果你让我听到一句假话,放心,你的同伴会马上去陪你的。”

    那名绑匪有些艰难的开口:“他是谁我们真的不知道。。。。。。不过他让我们叫他老板!”

    “理得,动手!”里奈看也没看他,冷冷的对着后的人说。

    那名绑匪慌乱了,赶紧说出最重要的:“在他的上好像有一个写着‘迹部’的名片。。。。。。”

    “啪——”杯子被捏碎的声音。绑匪有些害怕的看着沉的里奈。

    “你怎么知道那是就是迹部,或许。。。。。。你看错了呢。”

    “是他给我们看的,他说他怕我们联系不上他就给我们看了他的名片好方便找到他。。。。。。”

    里奈沉默了好久久到绑匪以为他即将要离开人世的时候里奈开口了:“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对了!听他的声音好像有些沙哑,有点像是变声器的声音。”绑匪有些急切害怕晚说一句就会去见上帝。

    里奈不停地搅拌杯子里的咖啡,淡红色的眼睛渐渐隐去,绪也变得很平静。“是吗?那,继续留你也没用了,就去给我的玫瑰当花肥吧。。。。。。”里奈转离去,不在听他的哀求,哀求的声音也渐渐地减弱。

    里奈走出地下室,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还有正午强烈的太阳光;刺眼的阳光让里奈睁不开眼睛,里奈用左手当刺眼的光芒有些哀伤,接着从里奈的口中吐出一口血水洒在血红的玫瑰上。里奈笑着来到玫瑰花从旁,徒手握住玫瑰花的花茎,鲜红的血顺着玫瑰花茎流下滴落在土壤里。手心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灵的打击,既然你那么绝,那就休怪我无

    里奈决然的转不在理会漫天飞舞的玫瑰花瓣,从此,藤原里奈与迹部景吾今生今世再无任何瓜葛!

    ########################################################################

    “妈?妈?”伊莉芙轻叫几声里奈没有反应,推了推里奈。

    “嗯?怎么了?宝贝?”里奈来到伊莉芙的边摸摸她的额头,在摸摸自己的额头。没有什么问题啊?

    伊莉芙那双空洞无神的黑色眼睛看着里奈,有些无奈的说:“妈,你怎么可以在人家说话的时候走神呢?”

    里奈对她抱歉一笑,可惜她却再也看不到了:“对不起,伊莉芙宝贝是妈不好,不要怪妈好不好?”

    伊莉芙其实也没怪她,只是想说别再担心了。伊莉芙朝着天空微微一笑:“呐,妈。伊莉芙现在感觉自己很幸福很幸福哦!就算眼睛再也不会恢复光明,再也看不到你们,但是伊莉芙可以感受得到妈、萨利还有大家的温暖呢。伊莉芙不怕黑暗,伊莉芙只要还能接触到温暖就不会失去希望的。所以,妈不要再为伊莉芙担心了。”

    里奈的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就是没有流下来,里奈将伊莉芙深深的抱住,伊莉芙的小手也抱住里奈的脖子,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的享受片刻的温馨。

    乔治和越前龙雅在远处看到这一幕都倍感欣慰,里奈总算走出来了。虽然他们都为小伊莉芙感到惋惜,但是现在能再见到里奈从新振作起来他们很是开心。

    不管未来的路途多么艰辛,只要我们彼此都不曾放弃,幸福就会在前方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迹部景吾在别墅里想了三天之后,决定去找里奈说个清楚,可是出门之后才发现自己连里奈的联系方式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迹部景吾漫无目的的走在唐人街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就觉得没有什么可以逛的地方,况且大天的不呆在家出来溜达自己真是疯了。

    转离开迹部景吾却发现一个角落的摊位很有意思,抬脚走向那个摊位。

    “啊嗯。这个是什么意思?”迹部景吾指着摆在摊位前的招牌说道。

    摊主看了看迹部景吾,摸着胡子说:“算命。”

    迹部景吾嗤笑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算命的?真的以为本大爷的智商降低了吗?”

    摊主对他的嘲笑并不在意,看看迹部景吾又摇摇头。迹部景吾被他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有些不自在正准备转离去。却听到摊主说了一句:“丢失的记忆如果找不回来,那么一个人的一生便不会完整不是吗?”

    迹部景吾停下脚步,又回到那个摊位有些急切的询问道:“你怎么知道本大爷的记忆不全?”

    摊主神秘一笑,手指着天说:“天机不可泄露!”

    迹部景吾坐在摊主的面前对他说:“请帮我算一卦!拜托了!”

    摊主有些难为,他只是想留下这个顾客的钱并不想留下他的人啊,哎呀真是一个大麻烦,早知道就听师兄的好了不要乱给别人算卦!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就算一算吧!“好!”

    摊主拿出一个木盒,里面装有几个铜钱,迹部景吾看到道具只是几个铜钱看向摊主有些不太确定,摊主被迹部景吾怀疑的眼神给激怒了,“好啊,你不相信我的技术!待会让你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本领!”

    “名字。”

    “迹部景吾。”

    “本人?”摊主看向迹部景吾的目光有些不善。

    迹部景吾尴尬一笑,然后点点头。摊主撇撇嘴角,漫不经心的摇着手中的铜钱。没多久,打开盒子一开,过了一会摊主满脸怪异的看着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摸摸自己的脸,以为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摊主看着这样的迹部景吾计上心来转转眼珠子对迹部景吾说:“这卦象上说,你曾经遭遇过一件怪事,之后你的记忆失去了一部分,对吗?”

    迹部景吾点点头,他记得好像是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吧!那次的自己醒来之后什么事也记不得,只记得边有一个叫中村清音的女孩。

    摊主摸摸胡子有闭着眼睛说:“你曾两次婚娶,对吗?”

    迹部景吾再次点点头。

    “那就对了!这卦象说你将会有一场灾难降临,而且你边的亲人也会因为你一个一个的受到伤害;还有,你边最亲的人便是害你的人,你可要注意咯。”

    迹部景吾听完之后,有些愤怒,自己好心来让他给自己算卦,他却诅咒自己和家人。迹部景吾钱也没给的愤然离去,不顾这位摊主大声呼喊。

    “喂,子夜你又化妆在给陌生人算卦了啊?”一位穿中国汉朝服装的男子来到摊主的边怒骂道。

    那名叫子夜的男子,哦不男孩,僵硬的转后的男子讪讪一笑。然后脱去摊主衣服的时候露出小的板,声音也变回原来稚嫩的声音:“嘻嘻,子陵师兄别告诉师傅行吗?”

    子陵挑了挑眉,“哦,我们的‘算命先生子夜’居然也会害怕啊?”说完子陵揪着子夜的耳朵对着它吼道:“墨子夜。我告诉你,你这个月别想再出去玩了!”都是因为他,害自己这个月都要在祠堂过了。

    墨子夜苦笑的看着墨子陵,他这十岁的小不起他的子陵师兄这么折腾啊!

    “师兄!子陵师兄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墨子夜连连求饶。

    “嗯?你还想要下次?嗯?”墨子陵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墨子夜摆摆手,拼命地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下次!我发誓!”

    “你的发誓早就没有用了。走吧,师傅要见你。”

    “啊。。。。。。”墨子夜马上晕了过去。墨子陵看着这个小师弟,撇撇嘴,又来这招。可是为什么他就是每次屡试屡爽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