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迹部雅竹一回到迹部家的别墅,直奔书房而去,见到迹部景宏,悲伤一涌而上,久久站立不能言语。

    迹部景宏放下手中的名著,来到迹部雅竹的旁为她拂去眼角的泪水,柔声的询问道:“怎么了,今天一回来就对我哭,是有什么人欺负你吗?啊嗯?”

    迹部雅竹哽咽着说:“没有。呐,景宏。里奈也在美国呢。。。。。。还有,里奈她为我们迹部家生下了两个孩子。”

    迹部景宏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迹部雅竹:“你说,里奈她这些年一直都在美国?而且,她还为迹部家生下了两个孩子,对吗?”

    迹部雅竹用力的点点头,“嗯。这两个孩子,一个是叫萨利的男孩,长得与景吾有些相似;另一个是叫伊莉芙的女孩,长得像里奈。。。。。。”带有泪水的眼睛看着迹部景宏,喃喃的说:“真好是不是?我们总算是对得起治也和雅美了,是不是?没有让他们失望对不对?”

    迹部景宏也有些心痛,抱着迹部雅竹柔声的安慰道:“雅竹,你不必将所有的罪恶都往自己的上揽,我们既然知道里奈在美国那就好办,是吧?你就不要再为他们的事而伤神了好吗?景吾和里奈的缘分究竟会是如何,那就看他们到底能够走多远。”

    迹部雅竹在迹部景宏的怀里轻轻点头,说:“我们把景吾叫来美国吧。毕竟这两个孩子也是他的。”

    “嗯。一会儿就叫人打电话过去。”

    ##########################################################################

    迹部景吾挂上电话,有些难为。如果自己一个人去了美国,那清音怎么办?自己是不可能将她一个人留下的。可是母亲却说过了这次只让自己一个人去。

    迹部景吾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左手摸着眼角的泪痣。思绪不知道飞向哪去了,就连中村清音进来也不知道。

    中村清音手上拿着一份体检报告,双手苍白的捏着这份报告。她不知道该如何向迹部景吾解释这一切,看着有些失神的迹部景吾,中村清音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迹部景吾说:“景吾,我有话对你说。”

    迹部景吾回神后看到有些紧张的中村清音,轻笑道:“啊嗯,夫人想要对本大爷说什么呢?”

    “呐,对不起。。。。。。景吾,可能我再也无法为迹部家生下一个小继承人了呢。。。。。。医生说,我今生再也没有做母亲的资格了。。。。。。”说到这中村清音扑在迹部景吾的怀中早已泣不成声。

    迹部景吾手上一停顿,然后轻轻的拍着中村清音的后背安慰道:“没关系。。。。。。我们的时间还长,我们可以去医治的不是吗?而且让一个小孩夹在我们的中间,本大爷还害怕你会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上呢。所以,没关系的,慢慢来就好。。。。。。”真的没关系,哪怕母亲会将你赶出去,我也会一直陪着你,别担心我会离你而去。

    中村清音在迹部景吾的安慰下有些好转,只是还是有些抽咽。迹部景吾感觉到中村清音平静下来后,开了口:“清音。。。。。。母亲这次叫我去美国,但是。。。。。。她说只要让我一个人去,所以。。。。。。”

    中村清音体一顿,然后缓缓抬起头,对着迹部景吾笑着说:“去吧,景吾!没事的,我一个人在家也很好。无聊的时候我也可以找一些朋友来玩的,不要担心我。而且我还要去一下中村家,听说爸爸似乎病了呢。”

    迹部景吾拍着中村清音的后背,看着她眼神有些复杂:“是吗?”

    中村清音怕迹部景吾不相信,肯定的点点头:“景吾你去看一下母亲是不是有什么事?不然的话,母亲也不会马上叫你去美国的,不是吗?”

    “嗯。那好,明天我就出发,对了明天你去医院在看一下忍足在不在,我相信他不会弄错的!”

    中村清音脸色有些苍白,低着头,轻轻的点点头:“嗯。”景吾,你可知道今天就是忍足侑士他给我看的啊。

    第二天

    虽然早已是盛夏,但是早晨的风还是有些微凉。晨光的微晕在天边泛起点点星光,迷离炫彩。

    中村清音看着迹部景吾经过安检后,朝着迹部景吾叫了一声然后挥挥手,而迹部景吾在远处也朝着中村清音挥挥手,然后登上了飞机。中村清音拉拉上的外衣,转走出机场。

    晨光的光晕慢慢照进机场,照在这个地方的每一个角落,却似乎永远都照不进中村清音的心里。

    ##########################################################################

    今天的伊莉芙换了一紫色的公主裙,坐在平常的位置,静静地等待表演的开始。

    工作人员将乐器都摆放好之后就退场,今天上场的人数却没有前几天的那么多,因为也就只有那名女孩而已。在大家都在为此迷惑的时候,那名女孩却开口了:“先生们、女士们对不起!这是莫奈最后一次为大家演奏,很感谢各位这几个月的捧场,让莫奈在异国他乡有了家的感觉!谢谢!”说完,莫奈朝大家深深鞠上一躬。“这是莫奈为大家弹奏的最后一首曲子,希望大家会喜欢!”

    莫奈调试音色好之后对着后的人点点头,先是钢琴进入前奏,接着就是莫奈的小提琴。

    无奈的离开,却始终舍不得这里的人们;但是家人的迫,让自己不得不放弃眼前的美好,离他而去。

    钢琴在一旁伴奏,厚重的旋律激起人们心里的悲伤,小提琴的颤音让人泪流雨下。

    为了家族的繁荣,她选择离开;为了成全妹妹的,她选择逃离;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她选择在餐厅里卖艺。心中的那个他是否知道她的深,为了他,自己变得一无所有。

    进入到了**部分,钢琴的演奏者奋力弹奏,将人们绪又引领在一个世界里。

    可是,得到的回报也只是他的一番言辞怒骂。自己为了他究竟值不值呢?他是否过自己?

    小提琴拉起最后一个余音,餐厅里响起一片烈的掌声。

    真是一个凄美的故事呢。伊莉芙附在杰克的耳边说了几句,杰克点点头向后台走去。看着杰克后的女孩,伊莉芙朝她招招手,等她坐在伊莉芙的对面时候,伊莉芙握住莫奈的手,笑着说:“姐姐,你真的是太棒了!伊莉芙很钦佩你,你能和伊莉芙交个朋友吗?”

    莫奈有些受宠若惊,将目光看向自己被紧握的手笑着说:“小朋友你能喜欢莫奈的音乐,莫奈很高兴当然也愿意与你做朋友啊!”

    伊莉芙渐渐平复心,将自己紧握莫奈的手放开,然后说:“中国古代有高山流水觅知音,现在我们却是小提琴曲为朋友!姐姐,我叫伊莉芙。威廉斯!很高兴见到你!”

    莫奈看着伸向自己的小手有些好笑,不过还是与伊莉芙相握:“藤原莫奈!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呢。”真的与你们相见了呢,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么样。

    伊莉芙有些迷惑,藤原不是妈本的姓氏吗?那这个与妈同姓的女孩是谁啊?对于这个来历不明而且还有着与妈相同姓氏的人就得注意了。

    伊莉芙对莫奈笑笑:“今天我很高兴,不过以后就不能听到那么美妙的音乐了,好可惜哦。。。。。。”伊莉芙有些不甘,想到什么就对莫奈说:“呐,你可以来这个地方的!”伊莉芙从小包包里拿出一张名片,“这是妈的名片,你有那么好的天赋如果只在这里那就湮没了你的才华,不如就来这个地方吧!有妈的名片我相信没人会拦你的,我等你哦!”说完伊莉芙就离开这家餐厅。

    莫奈拿着那张写有埃德瑞三个大字的名片,背面还有一个名叫伊莎贝尔。威廉斯名字。她不是里奈sama吗?

    莫奈来到后台,大家看到有些失神的莫奈都过来关心一下,不过当众人看到莫奈手上的名片都忍不住的尖叫起来:“埃德瑞!!!莫奈你怎么会有埃德瑞的名片呢?”

    莫奈摇摇手上的名片,一脸无奈的对大家说:“这是那位小朋友给我的。”

    大家一副怪异的眼神看向莫奈,然后哀叹道:“为什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莫奈对于耍宝的队友也只是笑笑。

    迹部景吾刚进别墅就被管家告知迹部雅竹让他直接去书房找她,迹部景吾将行李交给管家就上二楼的书房。敲敲门,听到门里面的准许后,迹部景吾打开房门进去。

    迹部景宏让迹部景吾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从桌上的一个文件夹里拿出几叠厚厚的信封递给迹部景吾,迹部景吾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将信封打开,看到里面的内容,迹部景吾的表全部变成了震惊和不敢置信。

    迹部景吾看向迹部景宏和迹部雅竹有些难以开口,迹部雅竹明白迹部景吾此时的心,就好像是自己刚见到萨利和伊莉芙的心一样。面对自己的亲孙子和孙女却不能与他们相认这是多么痛苦的事。而且,自己如果还想将他们接过来怎么对得起当初为了生下他们而险些丧命的里奈呢?

    迹部雅竹来到迹部景吾的前指着照片的男孩和女孩说:“这个男孩叫萨利。威廉斯,女孩叫伊莉芙。威廉斯,他们妈妈就是里奈!”

    迹部景吾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再次看向照片里的两个孩子。男孩一的运动服,后背着比他还大一些的网球包一脸满足的笑意,目光一直看向另一处;而女孩穿埃德瑞品牌的公主裙,紫色的裙子将女孩的高贵完全的体现出来,女孩的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迹部景吾从照片中就能感受到她举止投足间的高贵和优雅。阳光下的两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笑意盈盈感染着每一个人。

    迹部雅竹看着陷入深思的迹部景吾又说:“这是我们让私家侦探去调查的结果,听他们说似乎还有另一股势力也在调查他们。而且就是他们每一次要更深入的调查都会对方被察觉,能调查的内容也只有这一些。”

    “妈,这真的是我的孩子吗?”迹部景吾看向迹部雅竹有些呆呆的,迹部雅竹被迹部景吾的这个样子给萌到了,笑着说:“嗯。当然!”

    迹部景吾满心的欢喜,又看向照片里的两个孩子。虽然对清音说不会在意,可是又有谁能真的不在意呢?何况照片里的孩子们看起来真的很可。不知道他们这些年过的怎么样?里奈有没有好好的为他们准备一切?毕竟看他们的年龄似乎也到上学的年龄了。

    “妈,我们把他们接回来吧!和里奈在一起他们会受苦的,而且交给清音也会照顾好好他们。何况迹部家的孩子怎么能够流落在外?所以把他们接回来吧。”迹部景吾对迹部雅竹肯定的说。

    迹部雅竹有些气闷,人家里奈为了他们差点没了命,你倒好,现在却便宜那个生不出一个蛋的女人。也不知道那女人会不会对她的宝贝孙子和孙女怎么样呢?“不行!不能将他们接回迹部家,我不能让那个女人伤害他们!”

    “清音不会的。。。。。。”

    “好了,景吾等我们见到里奈的时候在讨论这种事吧!现在你去梳洗一下,待会就吃晚餐了。”迹部景宏示意迹部景吾先不要惹迹部雅竹生气,迹部景吾点点头离开书房。

    迹部雅竹有些埋怨的看向迹部景宏,不在看他那张赔笑的脸,生气的摔门离开书房。

    糟糕了,把夫人惹生气了!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才让自己省省心啊!迹部景宏摸摸鼻子,一脸的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