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五年后  美国

    时间飞快的流逝,孩子们也在快乐中渐渐成长,里奈和越前龙雅的关系虽然很少有曾经的,但是两人的感却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更多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一些不必要的尴尬。然而埃德瑞也因为乾贞治的建议更是蓬勃发展,在平民的生活中也是起到独树一帜的作用。

    转眼间又是一年的夏季,夏炎炎,蝉鸣欢叫,带走了初的凉意,迎来了酷夏的火

    在华尔街的一家华丽餐厅里的某一个角落,坐着一位貌似只有五、六岁大小,穿一件白色小纱裙的小女孩。在她的边还有一位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恭敬地站在一旁。在这里的人们每一次见到他们,都很想知道这个看起来很高贵的小女孩是谁家的孩子。年纪虽然很小,却生出了小家碧玉的姿态,也不知道长大后又会是什么样的,这样特别的人怎么不会令人们难以忘怀?

    迹部雅竹从三个月前就注意到这个高贵的小女孩。她每天都会准时的在这家餐厅里坐上几个小时,听这里演员们的小提琴演奏,尤其是听完一位女小提琴手拉完之后便会马上离开。迹部雅竹也听说过那位女小提琴手,她好像是刚来不久的小提琴手,但是她的小提琴造诣却很高,前来不久就是这里的首席了。不过比起这个小提琴手,迹部雅竹更想知道那位小女孩是谁。

    迹部雅竹来到伊莉芙的对面朝她笑了笑,然后坐下。伊莉芙也对迹部雅竹点点头笑了笑,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直注视着台上的人。

    灯光暗下,在黑暗中小提琴拉响第一个音符的时候,餐厅里一片的寂静,大家都屏住呼吸安静的聆听这美妙的音乐。音乐声中有一些空灵、干净,还有有一些令人平静的魔力在里面。

    美妙的音乐里带给了人们的心是愉悦的,就连伊莉芙也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刻的美好。伊莉芙的手指轻敲桌面打着拍子,嘴角微微翘起,你可以知道此时的伊莉芙是多么的愉悦。

    迹部雅竹一直都在看着伊莉芙,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伊莉芙,她有一种很莫名的熟悉感在她的心中涌动。迹部雅竹张了张口可是看到沉浸在音乐世界的伊莉芙,并不想破坏她的愉悦心,只能闭上张大的口。

    音乐进入尾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所有的乐器都收尾了,灯光再次亮起。伊莉芙慢慢睁开黑色的眼睛,看着台上的那名女小提琴手,朝她微笑。轻声说:“她的琴技又有一些长进了呢。”

    迹部雅竹看着伊莉芙忍不住开口询问:“请问这位小姐,你每天都会来看这个女孩的演奏吗?”

    伊莉芙转过脸笑面对着迹部雅竹说:“嗯。这个姐姐的演奏是有灵魂的。她将自己的感还有对音乐的都融进了音乐里,带给人们的是无尽的快乐和幸福。”伊莉芙闭着眼仿佛又能感受到那种音乐所带来的感觉,“一首美妙的音乐是能够给人一种生的希望,也可以将人们脱离痛苦,她做到了这一点呢。”

    “是这样啊。”迹部雅竹还想说什么可是发现自己居然对一个小女孩无话可说,有些无力,拿起一杯咖啡,喝一小口又说:“对了,这位小姐你贵姓?”

    伊莉芙虽然对迹部雅竹这样贸然的提问有些不悦,但是今天她的心很好,所以不会对她计较什么:“夫人别老叫我小姐小姐的,我也才是五岁而已啦!夫人叫我伊莉芙就行了!”

    伊莉芙吗?看来不是呢。不知道为什么,迹部雅竹有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苦笑的对着伊莉芙说:“伊莉芙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小姐呢,是吧?”

    伊莉芙朝迹部雅竹调皮一笑:“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迹部雅竹听了她的说辞,忍不住大笑,拍拍伊莉芙的脑袋:“你才多大,还woman 呢?呵呵呵,不过今天认识真高兴!对了。。。。。。”迹部雅竹想到什么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伊莉芙说:“如果伊莉芙有什么事就来这里找我哦找我玩也没关系。”

    餐厅这时响起一首优美的钢琴曲,令人如醉如痴。

    伊莉芙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再看看眼前的这名妇女,真没想到她居然会是迹部集团的总裁夫人。伊莉芙朝她淑女一笑:“很高兴认识你,总裁夫人!”

    迹部雅竹不太喜欢伊莉芙的这种态度,假装生气说:“伊莉芙不想和我交朋友吗?为什么会对我这么生疏呢?”

    伊莉芙看迹部雅竹有些孩子气的赌气,张了张口,然后轻笑道:“没有,这只是对长辈的礼貌不是吗?而且,伊莉芙也喜欢和夫人在一起的感觉,就好像是亲人的感觉一样!”

    迹部雅竹知道这是伊莉芙的解释,也不再说什么,不过刚才伊莉芙说的那句“就好像是亲人的感觉一样”也让迹部雅竹深有同感,正想说什么就听见有人在叫伊莉芙的名字。

    伊莉芙偏头向门外看去,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一晃就来到她的面前。萨利一运动服,背个网球包,满头的大汗向伊莉芙走过去。伊莉芙有些嫌弃的往里走进去一些。萨利看到伊莉芙的小动作对她挑了挑眉:“躲什么啊,流汗就是我们男人的象征!”说完还拍拍自己的脯,然后擦擦汗。

    伊莉芙拿出帕子捂住口鼻,眉头紧皱,说:“萨利,你应该先清理一下的!”

    “为什么?这样不是更好吗?”说完萨利还靠近伊莉芙一些,伊莉芙脸色大变,昏了过去,还好杰克在后接住昏倒的伊莉芙。

    萨利看着又昏了的伊莉芙,忍不住吐槽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让你更能接受一些东西吗?要不然谁能忍受你的这种要干净不要命的女人啊!真是的。”萨利叫杰克扶着伊莉芙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迹部雅竹挡住了。

    迹部雅竹从萨利进来的那一刻就被萨利的容貌给惊到了,迹部雅竹不确定的用手捏着萨利的小脸蛋。反复的看几遍,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他们迹部家的种!

    萨利被这个粗鲁的女人捏着,有些气愤,当迹部雅竹放开萨利的时候,萨利气愤的指着迹部雅竹说:“你这女人怎么能随便欺负小孩呢?啊嗯!别以为长得美的样子,就可以为所为。我虽然小,我也是有权力的!”

    迹部雅竹忍不住点点头,真的是我们迹部家的种啊。口气都那么像,只是。。。。。。

    想到什么迹部雅竹眼眶有些湿润,双手不停的颤抖,想要再次抚摸萨利的脸可是又害怕这只是一个幻境而已。

    萨利看到迹部雅竹湿润的眼眶以为是自己说得太过了,毕竟人家是一个女人。为绅士的自己居然说了那么重的话的确不应该。萨利有些不自在的对迹部雅竹说:“呐,嗯。。。。。。是我不好不应该说那么重的话,我收回。但是你也有错!”说到这里萨利也有些想哭的冲动,自己的脸都很少给妈捏过,现在居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碰了,那不就是自己的清白就没了啊!!!“你不应该捏我的脸蛋的。这是我妈才可以碰的地方!”

    迹部雅竹抓住了关键词汇:妈!迹部雅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个小孩的妈会是谁?是不是那个五年前销声匿迹的人儿?她真的很想知道。

    “你的妈是不是叫藤原里奈?”迹部雅竹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看着萨利的眼光有些急切还有一些希翼。

    萨利有些迷惑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沉默了好一会,点点头:“妈本名是叫藤原里奈。不过,你怎么会知道?”

    迹部雅竹听到自己所希望的答案时,跌坐在椅子上,掩面放声哭泣。真好!自己终于找到了里奈,自己也总算是对得起治也和雅美了。

    餐厅里换了一首悲伤的小提琴曲,那种悲伤的调子让人听之后忍不住的想要流泪,越往下听,也会让自己的感随着音乐的播放而释放出来。

    萨利看着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妈说过看到哭泣的女士就要为她们递上一张或者一条手绢。不过,自己的手绢只能给伊莉芙,所以。。。。。。萨利递给迹部雅竹一张餐巾纸,迹部雅竹有些狼狈的抬起头,用纸巾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平复心之后的迹部雅竹看看萨利又看看已经晕迷的伊莉芙。对萨利一笑:“真好!总算是找到你们了呢。不过,今天不是我们最好的见面。当我们正式见面的那一天,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一切了。还有今天我们遇见的事,还是要保密的,千万不要让你们的妈知道吗?不要问为什么,你只要为我保守秘密好吗?”

    萨利虽然不懂大人的世界为什么那么复杂,但是还是明白当约定一旦成立就是不可以毁约。于是用力点点头:“萨利明白了。今天的事不会对妈说的。”

    萨利吗?还有伊莉芙,里奈。。。。。。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迹部雅竹心里有些酸楚,还好以前的自己有先见之明没有让那个中村的女人有迹部家的孩子。只是,这次的事真的是太重要了,看来我应该和景宏好好的商量一下了,还有景吾也是。

    迹部雅竹决定之后,对萨利说:“那,萨利下次再见!”

    风铃响过之后又是一片沉浸在悲伤音乐的声音之中。

    “嗯。再见。。。。。。”貌似自己还不知道她姓什么吧?切,真是madamadadane!

    一些还在店里的人看到主角都不在了,迅速的将头偏开,努力将目光放在台上的演奏。萨利也不看那些人,走近伊莉芙,检查伊莉芙的体状况之后对杰克招招手,让他将伊莉芙送进车厢里。于是,匆匆而来的萨利又匆匆的离去。

    在后台的某一个地方,一直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萨利和伊莉芙直到他们的离开才收回。

    藤原里奈么。。。。。。真是久违的称呼呢。不过,里奈sama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还真是期待我们的见面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