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美国迎来了第一场大雪,大雪纷纷扬扬,银装素裹,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白色海洋之下。清晨,寒风带来的寒冷驱赶着人们的睡意,早早的离开那温暖的窝。

    越前龙马今天一改以往的懒散很早就起来,因为他将要去机场迎接他那些即将到来的本学长们。而事是源于那天里奈给他那张金卡之后,他就想邀请学长们来到美国与他一起度过他的二十岁生

    ##############################事回溯############################

    回到房间,越前龙马想了又想决定打电话给本的那帮人。

    “嘟嘟嘟——”

    “喂?”那边的声音响起,令越前龙马呆了一下。很久违的声音呢。

    “部长!是我!”越前龙马有些激动。

    “啊,是越前啊!有事?”手冢国光在电话那边询问道。这个小学弟在美国发展有什么困难吗?

    “嗯,二十五号是我的二十岁生,我想邀请各位学长来美国与我一起过完今年的生!”

    电话那头沉默好久,久到越前龙马以为那边没人了,就连握在手中的手机也出了些微汗。“啊,好!”很肯定的回答。

    越前龙马嘴角微微上扬,“那部长就怎么说定了!我去打给其他学长!”

    “啊!”

    挂掉电话后,越前龙马还有些紧张。手冢部长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也不知道其他的学长怎么样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电话中,每个人都表示会来美国陪越前龙马过完他的二十岁生。而约定的时间就是十二月二十四这天。

    ###############################################################

    越前龙马来到飞机场的候机厅不停地张望,时不时地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在人们都下来的时;最后才看到一群背着网球包的青学的众人。下机的众人除了个别人之外,都是打打闹闹的。越前龙马笑了,大家都还是没变呢!真好。

    “这里!”越前龙马朝那边走过来到人们摇摇手。

    不二周助看到在奋力摇手的越前龙马,笑着说:“越前还真有活力啊!是吧,手冢!”

    手冢国光推推眼镜,“啊!走吧!”

    今天的越前龙马穿戴的很正式,这西装是里奈给越前龙马的礼物之一。里奈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为大众的偶像应该要有一个好的形象,这样才会迷住千万的女网迷,才会为自己增添很多的人气,才会让自己在网球界顶个不败之地的美誉。而越前龙马听到里奈的最后说辞,一只黑色乌鸦从脑门上空飞过。

    桃城武上前就给了越前龙马一个深深地熊抱,菊丸英二也来到越前龙马的边,想要压住越前龙马,可是如今的越前龙马不再是几年前的那个越前龙马了,因为他也会长高啊!

    “小不点长大了,喵。”英二笑着说。然后拍拍越前龙马的头。

    “菊丸学长!”越前龙马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菊丸英二。

    “好了,英二现在是机场呢。对了,越前你不会就让我们一直站在这边吧!”不二周助笑眯眯的对着越前龙马说。

    “等一下。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越前龙马看看手表,然后又看向远处,突然眼前一亮,“接我们的人来了!”

    青学等人随着越前龙马的目光看去,一辆豪华轿车驶过他们的眼前,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停了下来。桃城一直盯着车门是否会开,然后会有什么大人物下来,可是令他失望的是车门并没有打开。桃城叹了口气喃喃自语说:“原来不是来接我们的啊。”

    越前龙马可不知道桃城的想法,他来到车的旁,下来一位黑衣人为他开门,大家都很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越前!”

    “小不点!”

    越前龙马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阻止自己,然后将自己拉到一边说:“越前你怎么乱上车呢?”桃城一派学长教育学弟的样子。

    越前龙马看看桃城的神不确定的又看看车牌,确定之后对桃城说:“是这辆车,没错!”

    “什么!!!”除了手冢国光和笑眯眯的不二周助以外大家都惊叫道。桃城更夸张的说:“越前,你说这就是来接我们的车吗?”

    越前龙马一脸的肯定,又说:“里奈姐是怎么说的。她说人太多打车的话会浪费很多钱,不如就让自家的车去接你们还好一些。”

    桃城听到越前龙马的解释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越前的姐姐还真是有钱啊!想到这,桃城抱着越前龙马的脖子,笑眯眯的说:“呐,你是寿星是不是该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接风洗尘呢?”

    “这件事里奈姐早就准备好了,”越前龙马从桃城的‘魔爪’下挣脱后对着后的一干人等说:“请各位学长先上车吧!”

    之后,众人也不再推脱,将行李放好之后,坐上了一次豪华轿车。桃城、海棠、英二除去对刚开始的好奇之外,现在的感觉完全被这个豪华的轿车所征服。真是太舒服了!难怪迹部景吾那个家伙以前每天上学的时候总会坐着他家的私家车!这感觉真的很好啊!

    而上车之后的乾贞治不停地记录这里的每一切。从开始上车到现在,乾贞治的眉头不像以前那样舒展,而是紧锁眉头。刚刚的那个标志,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好像是。。。。。。

    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乾贞治便开口询问道:“那个,越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越前龙马其实早就注意到乾贞治的一切细微动作,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那么快的发现问题所在,“乾学长请问。”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的一切活动都在某个人的监控之下是吧?从我们上飞机到这里都是经过一切的预算之后的结果是吧?你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支付我们所有人的费用。还有这辆车也是一早就准备好的,所谓的等待也只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起初看到这辆车的时候是在我们下机的东面,可是等到你说‘接我们的人来了’的时候,车子却从另一个方向过来;也不排除这个人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而且最重要一点,从这车的样式和风格来看,这辆车应该属于‘埃德瑞’的品牌吧!能够拥有这种品牌的人不多,就算越前你在美国发展的很好,但是现在的你还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来购买的。越前,你究竟对我们隐瞒了什么?”乾贞治一脸严肃的说完之后,掌声从车子里的广播器里发出来,接着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是一个精彩的推理呢,乾君!埃德瑞公司欢迎你的到来哦!我在埃德瑞等待你们。龙马,待会记得先带学长们去开房休息,晚上八点直接来埃德瑞城堡。呐,就先这样咯!晚上见,各位!”

    一阵忙音之后,便没了声迹。车厢内一片的寂静,就连桃城、英二也不再出声,脸色都不是很好。

    也许成年了,也许是成熟了,也许是成家了;对待事物也不再是单一的看法。因为我们都过了青疯狂的年纪,而曾经辉煌的时刻已经成为过往,剩下美好的回忆留给人们的也不过是对年轻时的怀念与感慨而已。

    车窗外飞快地驶过外边的风景,洁白的颜色晃花了人们的眼睛。还有天空刚下的零零散散雪花,飘落在车窗的边缘上供人们欣赏。只不过现在车里的人们毫无心欣赏难得一见的美景,思绪也不知道飞往哪去了。

    越前龙雅看到挂下里奈电话,来到她的旁一脸不解的看着她,想了想说:“里奈为什么会邀请一个只会编辑数据的人来公司呢?”

    里奈望着越前龙雅,看这个曾经桀骜不驯、狂妄自大还有些小聪明的男人现在却是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一般纯净笑了笑:“呐,龙雅。现在这个社会的人才随处可见,有的甚至还在某一处等待着机会被一个老板挑着走的;可是怪才却是很难遇见,哪怕你寻遍整个世界也很难找出几个。乾贞治,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本国某家企业的小小职工,但是凭借他那不与常人的思索,我相信在埃德瑞他将会发展的更好!”

    越前龙雅躺在沙发上说:“难道他的公司不会发现他的才能吗?而且,他的公司会放人吗?”

    里奈轻拿咖啡杯,边喝边吃越前龙雅说完;里奈将手中的咖啡放下,用纸巾擦拭着嘴,好一会才说:“如果,他的才能被发现那么现在也不会只是职工而已。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就算你曾经多么的努力只要你自己稍不注意,自己的成果便是他人的,何况乾贞治也只不过是一个毫无职权的人呢。在那样大的公司里,这种事也算是家常便饭了。至于他的公司会不会放人,只要我们给足他们的利益那不就行了么。”

    越前龙雅听了里奈的解释,心里面很是赞同。听了里奈所说的话,自己仿佛又看见那些年一个人的生活,然而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亲人、朋友都不在边,一直陪伴自己的也是网球而已。

    一个人孤独的旅程久了,心也有些乏力了,年轻时的激慢慢淡去;剩下来的也只不过是一颗孤独寂寞的心灵。

    而我,还好一直有你们都在。。。。。。

    我一直在的旅程路上寻找,因为我的是一个百年的孤独寂寞,直到某一天遇上那个让自己矢志不渝的人。

    呐,里奈我一直在等待着你,一直一直都在等待着。。。。。。只要你肯回头,你一定会看见我一直都在你的后。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