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里奈和越前龙雅乘坐车子到达埃德瑞的所属庄园,而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

    埃德瑞庄园相比威廉斯堡,这里也只是小一号的威廉斯堡。

    趴在里奈怀里的萨利好奇的看着车子里的事物,看到有趣的就会拍拍里奈的体,说着:“车!车!车!”

    而在越前龙雅怀里的小伊莉芙看到哥哥指着东西以为他是在和她玩,也跟着起哄:“哥、哥!玩、玩!”

    里奈有些好笑的看着兄妹两的互动,时不时的对他们解释或者陪他们说说无厘头的话语。宝宝们虽然有好多的词汇听不懂,但是看到妈妈和他们玩,他们送给里奈一个大大的天真笑容。里奈顿时感到心中一片的温暖,还有一丝丝的幸福感。

    越前龙雅在一旁看着里奈他们的亲互动,心理有些堵塞;于是他将脸转向窗外看着窗外驶过的美丽风景。却是将思绪带进另一个愁绪。

    越前龙雅看着那犹如冬骄阳里的明媚笑容让他感到有些沉重还有一些心痛。他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有一位令她难以忘记的那么一个人,在她的心里深深地扎根,与她的血深深交融。如果是这样,那么曾经是不是也是因为在他的上想找出那个令里奈难忘的影?

    越前龙雅他不敢去想,害怕就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害怕这个美丽的女子在她的心里真的有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么一个人还有一段难以忘怀的感。

    里奈看向越前龙雅,里奈从他眼里看出一丝的痛苦还有挣扎。里奈沉默了,因为她知道这是她的任而害龙雅误以为的,是她的错!她不应该为了自己而将另一个无关的人牵扯进来。

    车子进入大门,慢慢的停了下来;杰克为他们打开车门,里奈和越前龙雅下了车,宝宝们交给两名女仆抱着。

    里奈微笑上前牵着越前龙雅的手,感觉到越前龙雅体的僵硬。里奈双手的温暖将越前龙雅慢慢的拉回现实,越前龙雅握紧里奈的那只牵着他的手。就算曾经有那么一位令里奈难以忘记的那个人,难以忘怀的感,但是现在站在里奈边的人却是自己,是那个人不懂得珍惜眼前的美好,那么就别怪他夺人所了。越前龙雅想通之后又恢复以前的样子,对着里奈很开朗的笑笑:“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里奈点点头,“嗯。”

    在杰克的引领之下,他们来到客厅,女仆将客厅都铺满了柔软的地毯,周围也没有比较尖锐的物体,就连桌子的四角都铺上了厚厚的一层布。里奈知道那是布莱克将自己的况告知这里的管事人,否则也不会如此,铺上这些不仅因为是冬天的到来,而且还是因为担心宝宝们还太小怕被碰撞。里奈的心顿时被家人的温暖的包围着。

    越前龙雅也看到了这些,“哟,乔治安排的充分的嘛。”说完躺倒柔软的沙发上。

    “要叫乔治舅舅!”里奈也在一旁坐下,伸手抱住女仆递来的小伊莉芙,“对了龙雅,我们明天就去看看南次郎叔叔吧!”

    越前龙雅露出一个很是诡秘的笑:“呵呵,好啊!”我相信明天叔叔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呵呵呵!

    美国的另一边

    迹部雅竹带迹部景吾和中村清音来到迹部家的别墅,在车上原本还是乌云密布的迹部大爷,现在已经是阳光明媚。下车后,迹部景吾一直牵着中村清音的手,有说有笑的走在迹部雅竹的后面,迹部雅竹也只是用余光向后看看,也没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说太多,必定会物极必反的。

    进入大厅,迹部景宏笑脸迎接,迹部雅竹撇撇嘴,一脸的不爽。话也没多说一句就直接上楼进房间去了,弄得迹部景宏一头的雾水。看着迹部景吾和中村清音他们两人,疑惑的询问道:“景吾,你妈这是怎么了?”

    迹部景吾摸摸眼角的泪痣,开始大量迹部景宏:“不会是你将她给惹恼了吧?啊嗯。”

    迹部景宏将手中的报纸立刻放下,脸色很是古怪,立刻上楼去看看。因为以前也是发生这样的事,迹部雅竹生气的时候都会是几个月不理人的那种冷战,而且就连睡觉的地方也得搬离卧室,睡在书房。于是乎,迹部景宏丢下迹部景吾和中村清音上楼‘查看查看’。

    迹部景吾看着不华丽的父亲飞奔上楼的样子冒出一句:“真是太不华丽了!”

    中村清音却在一旁轻笑道:“爸妈的感真好。”

    “那两个不华丽的父母我们先别管他们,看来我们先自己吃吧!”迹部景吾拉着中村清音落座在餐桌上,正当迹部景吾想要那刀叉吃东西的时候,中村清音开口了:“呐,景吾,我们好像还没梳洗呢。”

    周围只听到一声“哐嘡”的一声,然后就是一声:“真是太不华丽了!”也不知道这是说中村清音还是自己。

    “呵呵,景吾害羞了!”中村清音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开怀的大笑起来。

    迹部景吾脸色也渐变,随后淡淡的对中村清音一笑:“啊嗯,你说什么呢?清音。”

    中村清音背后一凉,对迹部景吾讨好的笑笑:“老公好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吗?老公”中村清音拉着迹部景吾的袖子眨眨眼撒道。

    迹部景吾看着向自己撒的中村清音,挑挑眉,说:“啊嗯,现在知道错了?啊嗯?”迹部景吾来到中村清音的前,横抱着中村清音向他们的卧室走去,只听到中村清音一声:“啊!景吾!”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迹部景吾笑着对中村清音说。

    迹部景宏来到卧室只看到迹部雅竹一个人独坐在边沉思,满脸的忧愁。

    “我的夫人究竟是在为什么而苦恼呢?”迹部景宏用双手将迹部雅竹的脸捧起,使迹部雅竹的脸面对着迹部景宏。

    “景宏。。。。。。”迹部雅竹将头埋进迹部景宏的手臂里,闷闷不乐的说着。

    “嗯?怎么了?”

    “假如,我让迹部家没有了后,你还会要我吗?”迹部雅竹抬头看着迹部景宏想从他的眼里看出一些绪,迹部雅竹害怕他会因为这事而不要她了,不过,迹部雅竹的担心是多余的。

    迹部景宏一脸的笑意:“我的夫人永远都是迹部雅竹!而且。。。。。。”说到这,迹部景宏一脸的不屑:“而且迹部家的孩子才不会是一个私生子所生的孩子!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当迹部家的主母。”哪怕那个女人在中村家很是受宠。

    迹部雅竹听到这,双眼大放光芒:“景宏,你不怪我是不是?”

    “我怎会怪你呢,小傻瓜!”迹部景宏点点迹部雅竹的鼻尖,宠溺的说着。

    “谢谢你,景宏!”谢谢你,一直都站在我的边。“毕竟景吾是我们的儿子,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迹部景宏看看迹部雅竹那坚定的神,笑了笑:“啊嗯,我们的儿子是最华丽的!”

    屋里的气温慢慢的升温,两个人之间的温度也渐渐升温,空气中还漂浮着粉红色的气息,在他们之间环绕。

    冬的寒冷还在继续,房间里的人们却是满满的温一片。寒冷依旧,能挡住人们的前行却是挡不住人们之间的柔与温暖。

    冬正好!想要与你携手共度整个冬季。

    第二天

    里奈早早的就起了,打开窗帘,冬里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

    里奈下楼就看到越前龙雅早已坐好吃着可口美味的营养早餐,就连两个可的宝宝也在女仆的帮助下,坐在他们的专属位置吃着他们的早餐。

    “我好像起晚了是吗?”里奈接过仆人递来的餐巾戴上之后,吃了一小口面包。

    “不是你起晚了,而是这两个小鬼大清早的就来扰人清梦。”越前龙雅指指正在吃的很欢的两个宝宝。宝宝们一听越前龙雅在贬低他们,他们立刻奋起手中的汤匙朝越前龙雅挥动着。

    小萨利说:“坏坏,爹地!”

    小伊莉芙也跟着说:“坏坏!”

    “吃你们的东西!真是的,madamadadane!”

    小萨利满脸的愤慨指着越前龙雅:“讨厌!爹地!坏坏!”

    “是是是,你爹的,我最坏!”越前龙雅毫不在意的敷衍小萨利的话。这下可把萨利弄哭了,小萨利哭了,连锁反应,小伊莉芙也跟着哭。

    里奈朝越前龙雅丢了一个白眼,将小萨利送到越前龙雅的怀抱中,示意让他将小萨利弄好,而里奈自己哄着小伊莉芙。

    越前龙雅一脸的无奈,真是保父的命啊!

    看着在自己怀中的小萨利,越前龙雅也不哄也不说话,就这么一直看着小萨利哭泣的样子。刚开始小萨利很是有力气的大声哭泣,渐渐地哭泣的声音慢慢变小。不一会就只剩下轻微的抽咽声。哭过之后小萨利看着这个将自己弄哭却不将自己安慰的男人,小萨利再次好奇的盯着越前龙雅看。而在小萨利盯着越前龙雅时候,越前龙雅也在看他,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小眼的那位还挂着一些残留的金豆豆,煞是可

    “不哭了吧。你这小鬼,总会找出一些‘事端’来迫害我是不是。啊?”说着,越前龙雅将小萨利抛向空中,吓得里奈连连惊叫。

    “龙雅!”越前龙雅看到里奈顿时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也不再玩‘抛球’游戏。

    事后,越前龙雅经过百分之百的保证不会让宝宝们受伤,说刚才也只是一个游戏,不会伤害到宝宝的。里奈看到小萨利也是开心的样子,也有些无奈,最后也没说什么了。

    中午,杰克派人送里奈和越前龙雅去越前南次郎的住处,自己则去找埃德瑞主要成员来到庄园商量一些事

    里奈和越前龙雅乘上了埃德瑞的车子向越前南次郎的住处前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之繁华如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