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心里的压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心姐儿扁起小嘴,呜呜的哭了起来。(爱ài)睍莼璩 哭的在场的人都是心里难受。

    “连雪容!”齐君然的额间上的青筋用力的跳了起来,他真的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你竟然这么狠的心,连一个孩子也是不放过。

    “不是我,不是我……”连雪容不断的摇头,也是不断的后退着,“我只是轻轻的打了几下让她别哭的,”这话一说出来,她就说漏了嘴,连忙捂上嘴,可是却是晚了,所有人都是听到了,所有人都是看到了。

    连雪容这个女人还真是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是可以下得了毒手,这就不要说其它人了。

    齐老夫人这双眼静不是那么好胡弄的,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也没有见过,什么没有听过,就只是抬眼一见就知道这人的品(性xìng)如何了,虽然说不能十成十的认定,可是五成那也是绝对的,要不然也不可能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连温玉了,非要给自己的孙子定成媳妇不可,当年连温玉的那双眼睛,沉稳中带着坚定,坚定中又是坚持,确实是让她喜欢的紧,看看现在,确实是比这君然媳妇不知道好了多少。

    “把这个((贱jiàn)jiàn)婢拉出去打,”齐老夫人用力的放下了茶杯,啪的一声,已经有丫头婆子,过来带走了(奶nǎi)娘,(奶nǎi)娘还一个劲的喊着冤枉。

    连雪容听着外面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就像是打在自己(身shēn)上一样,她不断的瑟瑟发抖,吓的脸色也是青白的。

    这时齐老夫人又是瞪向她,连雪容心一紧,差一点脚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

    “(奶nǎi)(奶nǎi),不是我,不是我……”她不断的摇着手,脚也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着,这一退没有退好,砰的一声,她狼狈无比的摔在了地上,就这样趴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她不要挨板子,绝对的不要啊。

    齐老夫人摇摇关,有些无力的摆了下手,“你们下去吧,我累了,”她低下头看着怀中小的可怜的心姐儿,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想她的扬哥儿,自出生起,哪受过这份罪,平(日rì)哭个一声,她都疼的跟什么似的,就更不用说这哪里摔了碰了的。这还不让全家手忙脚乱的, 想起自己的孙子,齐老夫人这心里才是平静了一些,她叹了一口气

    “君然,”她看向还是僵着(身shēn)子的齐君然。

    “(奶nǎi)(奶nǎi),”齐君然弯了一下腰,脸色也不太好,却是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心姐儿最近就先养在我这里吧,”她轻抚着怀是孩子冰凉的小脸,这孩子到底受了多少苦啊。

    “是,有劳(奶nǎi)(奶nǎi)费心了,”齐君然低下头说着,眼睛也是看向齐老夫怀中那个小女孩,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虽然不太喜欢,可是心还是疼着的,他僵硬着(身shēn)子走了出去。

    冬姨担心的看着外面,“夫人,这二爷不会生事吧?”

    “唉……”齐老夫人叹了一声气,“生事也就让他生去吧,他那(性xìng)子自小就是个(阴yīn)的,不是我的秋宁,脸上虽然不太好,可是那心是好着的,那女人生下来的孩子能好吗?”

    “只是可怜了这孩子了,又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ài)的。”

    冬姨也是低下头,看着齐老夫人怀中的小女孩。

    “这孩子长的还真是……”她没有再说了,不是说心姐儿就长的不好,是他们的家有一个像是小仙童一样的扬哥儿,所以这见的多了,反道是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普通了。

    “都是孩子,都可(爱ài),”齐老夫人抱起了心姐儿,轻轻的哄着,“冬儿啊,你去让人将扬哥儿的(奶nǎi)娘找来吧,扬哥儿现在大了,也不怎么吃(奶nǎi)了,让她过来(奶nǎi)这个孩子,她那(奶nǎi)水好,看把我们的扬哥儿都是喂的的白白胖胖的,这心姐儿也小,还离不开(奶nǎi)娘的。”

    “我知道了,”冬姨答应着, 这就已经向外走去了。

    齐秋宁回来时,也是听说了这件事,他正和扬哥儿玩着,扬哥儿抬起一小脸,伸出小小(肉ròu)(肉ròu)的胳膊儿,“爹爹,抱抱,”那张小脸真的是讨喜极了,让齐秋宁忍不住的抱了起来,亲了几下他的脸。只是不知道怎么的,齐秋宁就是感觉有心里有堵,也不知道这是堵在哪里,

    “娘,娘,”扬哥儿又是踢着自己的小胖腿,让进来的连温玉抱着,

    连温玉伸出双手抱过了他,这一掂重量,还真是重了不少啊。

    你有心事?”连温玉玩着儿子的小手,扬哥儿正在叽叽喳喳的和她说着什么,反正也是听不明白,他自己是说的开心的很。

    “没事,”齐秋宁抱过了儿子,怕这个胖小子,又是累到了连温玉,最近她一直都在配药,配的很是辛苦的。

    “恩,”连温玉站了起来,走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

    “你是在想心姐儿的事吧?”

    齐秋宁一笑,捏了下她的脸,“我就知道什么也是瞒不过你的,”连温玉挑眉,有些事(情qíng)是人之常(情qíng),不用刻意的去猜,心姐儿,她想那个孩子,心里也是多多少少有些别扭,不过,她还是心疼孩子,她让她想起她的那孩子来,不,她摇摇头,那些事都是过去了,她的扬哥儿,现在不是过的好好的,有这么多人疼,有这么多人(爱ài),他是一个又健康又可(爱ài)的胖小子来着。

    她想了想,然后轻叹了一声,“秋宁,你把心姐儿送到你爹那里去吧。”

    恩,齐秋宁皱眉,“送他那里,不怕他们把孩子折磨死吗?”

    “不会的,”连温玉将自己的背靠在(身shēn)后的桌子上,手指轻轻抚着手中的白玉杯,“人在经历的极大的打击或者变故之后,(性xìng)子就会变了,以前追求的,以前要的,都不会再去想了。那时,想的也就只是简单的过一生,”

    “我知道你对你爹心里的怨,”说到这里她停了下,这是人之常(情qíng),将心姐儿养在齐老夫人的(身shēn)边,齐秋宁确实是不怎么愿意,虽然说孩子是无辜的,可是齐老夫人并不知道这心姐儿的亲爷爷害死了她的相公,她的女儿,也就是齐秋宁的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