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又是他做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都说相由心生,这个女人明显的就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她那双绿豆眼,正在死命的瞪着齐秋宁,就像是要吃他的(肉ròu)喝他的血一样,而齐秋宁根本就没有注意,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女人的。

    他核对好了帐本,在感觉可以之时,就拉过了连温玉的手,“走吧,我带你走走。”

    “恩,”连温玉乖乖的答应着,可是眼睛的余光,却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个小眼睛的女人。 而她知道,她就是王十的媳妇

    她转过(身shēn),和齐秋宁还在说着什么,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那个女人向这里扑来了。

    “清歌,一之,拉住她,小心一些,不要撞到她,”连温玉突然停下,淡淡的对着一之和清歌说着。

    一之和清歌也是在纳闷哟,结果就看到一个冒失的女人跑了过来,他们眼明手快的, 一人一个胳膊的架住了那个女人,而且也很有分寸的,没有伤到这女人的一点汗毛。

    “直丑,”一之一见这女人的长相,没心眼的说了出来,结果被那长脸女人一瞪。

    一之摸摸自己的鼻子,怎么了,说个实话也是不行吗,本来就是很丑啊。

    “你们想做什么,放开我,”王十媳妇大喊大叫了起来,不断的踢着自己的双腿,这时有很多村民都是围了起来,不断的对着她指指点点。

    “你们再不放开我,我就拉你们去见官,就算是齐家也不能这样欺负我们,”王十媳妇见人一多,声音更是大了起来,就似非要将这件事给闹大了不可。

    “看啊,东家打人了,要出人命了,”王十媳妇已经扯开了嗓子,(挺tǐng)了(挺tǐng)(胸xiōng)口,“你们来啊,向这里打,打啊打啊。”

    清歌真的想要将她给丢出去,“真是吵死人了。“

    齐秋宁皱紧了眉头,一张薄唇也是抿的紧紧的,连温玉扯下他的袖子,他低下头,将连温玉挡在自己的(身shēn)后,“没事的,我会处理的。”

    连温玉知道他会处理的,只是有些事不是他那般处理的。

    这女人所带给他的影响,他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她从齐秋宁的(身shēn)后走了过来,然后站在王十媳妇的面前,上下打量着这个很是丑的女人,果然是相由心生,越看越丑。

    “王十媳妇,似乎是你要向我们这里撞的吧?”她淡淡的说着,还让王十媳妇愣了一下。

    “明明是你们抓的我,还想要赖帐,”王十媳妇脸红脖子粗的说着,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让人不可思义,或许说,这女人的脸皮已经厚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了,都能够托欠两年的租子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我们为什么要抓你?”清歌撇嘴,“你自己不向这里扑,我们抓你吃饱了撑的是不是?”

    “谁知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是不是看我长的漂亮,所以在打我的主意,”

    一之的眼角抽一下,他捂住嘴,有些想吐啊,天啊,他什么时候见过这般脸皮厚的女人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打我这里的主意?”连温玉不怒反笑,她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齐秋宁猛然的上前,挡在了连温玉的面前,他突然伸出手,可是连温玉却是拉住了他的手,他是绝对的不能动手,不然,到时这屎悄盆子就真的要扣到他的头上去了。

    王十媳妇一见中温玉的肚子,一下子也是蒙在那里,这脑子简单的也不知道下一句要如何的应对。

    “我看他就是那的那主意, 不会是他男人被收回了地,所以怀恨在心吧,平(日rì)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想要报仇吧,这事做的也是太缺德了。”

    “就是,真不是好东西,东家对他们家多好的,这两年都没有强收过租子的,白种人家的地,现在还要来害人。”

    “真是不要脸了,就那长相,还说自己好看,我都比她好看多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挺tǐng)了一下自己的(胸xiōng),这下有自信心多了。

    这时所有的指指点点都是向着王十媳妇而来,

    连温玉靠在齐秋宁的(身shēn)上,然后将视线停在王十媳妇的小腹上。

    “王十媳妇,莫不是你肚子里的不是王十的种,所以想要一举两得,来陷害我们,同样的也能帮你除掉这块(肉ròu)啊,是不是啊?”

    王十媳妇一惊,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腹,这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有的?

    “我们走吧,”连温玉转(身shēn),还有,她又是回头,“清歌,一之,你们放开她,小心一些,这孩子要是掉了,她赖到你的(身shēn)上去。”

    清歌连忙的丢下了那女人,一之也是,就如同那是什么细菌一样。

    连温玉拍了下自己的手,好了,解决了。

    “你怎么知道她有(身shēn)孕的?”清歌皱眉,她又没有把过脉,显然那女人都是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连温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拉紧了齐秋宁的衣服,“秋宁,以后遇到这种事要小心一些,到时被人缠上,不管是你还是齐家的家主都有很大的影响。”

    “我知道的,”齐秋宁揉了一下她的头发, 可是脸上的表(情qíng)不知为何却是沉了不少。

    他拉着连温玉的手,一直都是没有松开,只是心思却似乎是跑的远了一些,但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一直没有忘记连温玉,在走到不好走的路时,会放缓脚步。

    连温玉望了一眼后面的方向,红唇跟着轻轻的抿了抿,她如果记的没错的话,当年那个王十的媳妇确实是一撞之下撞掉了孩子,这事(情qíng)闹的很大,当时差一点就让齐秋宁失去了家主的位置,那时这案子移交到了京官去处理,齐秋宁还因为吃了几天的牢饭,更是受了不少的罪。

    但是,她怎么感觉,这事并不是这般简单的。她想不通,真的是想不通。

    她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就听到了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打了一下哈欠,然后拿过了一边的衣服穿上,想要给自己倒一杯水,结果这刚拿上了杯子,就听到了齐秋宁的声音。她放下杯子,安静的听着

    “主爷,这事我查过了。”一之沉着脸,脸上有些怒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