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她要银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老爷都是大多的年纪了,她们想要榨干了他吗?

    这话虽然说出来的有些堵气的味道,但是 确实还真是被她说对了,连波华这些年虽然是有方秀如,可是那颗心却是一点也不安定,时不时的会还开开野味,这样十几来下来,他的(身shēn)体确实已经是亏空了,再加上与自己的两个小姨娘没(日rì)没夜的颠鸾倒凤的,渐渐的也是有些不自起来,为了男人的面子,也为了可以好好享受自己才新娶的两姨娘,他偷偷的找了大夫开了一些状阳药,药是吃上了,也是让两个姨娘天天红光满面的,可是连波华却是一天比一天的力不从心了起来,药也是不断的加大着济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现百在是个什么样的状态,过不了多久,就不再去两个娘姨的房里了。(爱ài)睍莼璩

    方秀如这天天恨的咬牙切齿的,一方面要担心女儿,一方面还要看着连波华,这天天见两个小狐狸精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这几天都是没有吃下饭,好不容易连波华不去了,她这心里还是暗自高兴,想着,男人嘛,总有那么几天的新鲜期,这不,过了时间也就不喜欢了。

    但是,让她失望的却是,连波华不去两个姨娘那里,也没有来过她房里,她本来还想要好好打扮一下的,可是这一拉首饰箱,才是发现自己以往的那些头面,首饰之类的东西,都是没有剩下多少了,她怎么都是忘记了,最近这些(日rì)子,她存来的那些体已之类的, 全部都是给连雪容用去买药了,连雪容的脸上的伤疤也是一天天的淡着,但是想要完全的淡下去,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事,可能还要花上千两不止的银子。

    她这些年就存了这么多的银子,想来也是快要被连雪容给掏空了,这不又是来要银子了,她也不敢给连波华说,就只能拿出自己收获首饰什么的都是偷偷卖了,好给女儿看病。

    连温玉正带着连城在院子里散着步,她的小腹已经微微的隆了起来,孩子都已经四个月了,是个很乖的孩子,没有怎么闹腾她,再加上每天好饭好菜的养着,白老又是把自己的那些珍贵草药,不要钱的死命给她吃,就怕她委曲了自己的徒孙一样。

    清歌抱着剑站在一边晒着太阳,她微微的眯了眯双眼,然后看着连温玉的肚子。

    “什么时候生出来?”她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你很急?”连温玉坐下,手放在连城的脑袋上,连城乖乖的趴下,可是不离她三步远的。

    “恩…… 我想要知道你生出来的孩子是什么样的?”

    “孩子都是一样的,”连温玉不由的一笑,真是皇帝不急都要急死太监了。

    “你生的绝对不一样,”清歌睁开眼睛,脸都是皱在了一起,“我真的想不出来,你和大爷生出来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她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还是猜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连温玉轻轻抚着连城的脑袋,连城乖乖的趴在一边晒起了太阳,她本来都是快要睡着了,结果却是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脂粉气,她睁开眼睛,懒懒的看着向这里走来的连雪容,就见她已经不带面纱了,脸上的伤疤淡了很多,但是还是可以看的出来,所以她就将那结粉啊之类的,不要钱的给脸上抹,到是恢复了几分姿色了,但是那股子脂粉味却是让人无法忍受。

    连温玉拉过自己的袖子,放在鼻子起来,轻轻的闻了一下,唉,还是这样的味道好啊。

    “阿嚏……”清歌揉揉鼻子,不由的打了一下喷嚏,“臭死了。”

    “阿嚏……”又是一声,这次换成了连城的,就见连城不断的张着大嘴,好像也是受不了了。清歌把这事也给记住了,真是污染他们的空气。

    结果第二天,当连雪容打理好了自己之后,想要到处处走走,其实也是在告诉别人,她的脸好了的事,但是,这突然的就不让她去前院了

    “为什么?”连雪容瞪着眼前的丫环,“为何我不能去,这难道不是齐府的地方吗?”

    “这个……”丫环低下头,不敢说

    “说,”连雪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她可是这府里的二夫人,怎么,想去哪里,还要别人同意吗,她到底是主子,还是下人。

    “是大爷说的,”丫环吱吱唔唔了半天之后,才是结巴的说着,“大爷说,什么时候夫人不再擦粉了,就可以去前院了。”

    “我擦粉关他什么事了,”连雪容气的咬牙,这脸是她的,她想擦多少都行,什么时候碣着他们大房的事了。

    丫环低下头不敢说话了,而风中传来了一阵奇香,她感觉自己的鼻子很痒,硬是忍着,可是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声阿嚏就脱口而出,结果这声还没有落下,就听到啪的一声,她的脸挨一个嘴巴子。

    “滚,”连雪容收回手,叶出来的气息连她自己的都是呛了起来

    不行,她不能再这样下去,她要银子,她要药,她要去找娘。

    连温主放下了医书,然后撑起自己的脸,“告诉珍医堂的掌柜的,就说那些药不要再卖给连雪容了。”

    “为什么?”清歌不明白了,有银子赚为何不卖了,不卖了,她要少赚多少银子,只要提及银子的事,清歌就是格外的在意的。

    “擦多了不好的,”连温玉还是有些医德的,银子是要赚,但是伤及(身shēn)体的事,她不会去做,哪怕那个人是连雪容也是一样。

    “怎么可能会有毒?”清歌才不信,“要是有毒,你就不会给大爷用了,”她把大爷看的比她的命都要重要,怎么可能拿毒害自己的相公。

    “是连雪容太急于求成了,”连温玉端过了一边的杯子给自己温了一杯茶,“凡事总有个度,要学会适可而止,人的(身shēn)体在病后需要恢复一些时间,她这样有事没事就给脸上抹,擦的太多了,药效无未法发挥,最后都是沉积在她的体内,自然的也就有了毒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