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无法掌控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玉琴将那碗药喝了,没有怀孕的女子喝了是不会有什么事的,想来给你药的人并没有告诉你吧,所以你一直都在推脱,一直都是在闪躲,玉梅,你还是说吧,我可不想你成为我们连城第一个吃的人。”

    连城正好跟着吼叫了一声,玉梅的额头上的冷汗都是成颗成颗的向下掉着。

    “说,”齐秋宁可没有连温玉这般的好的耐心,他冷着脸,尤其是声音冷的如同冰渣子一般,不断的刺着玉梅的(身shēn)体。

    “是,是……”终于的,玉梅承受不住了,又是哭又是抹眼泪的。

    “是不是连雪容?”连温玉接下她的话,“你现在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就行,或许更简单一些,你摇头或者点头,就是这般如何。”

    玉梅犹豫了一会,半天后,终于是点了一下头。

    “又是那个女人,”齐秋宁脸(阴yīn)的如同滴了墨一般,(身shēn)体也是紧紧的绷直着,“还是死(性xìng)不改,这一次谁拦着我我也没有用,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女人不可。”

    连温玉却是握紧他的手,她又是望向玉梅,就见玉梅像是松了口气一般。

    “说,是谁做的?”

    玉梅的脸色一变,“夫人,是二夫人啊,”她连忙的回答着,可是总有那么一些不对劲在里面。

    “不是吧,”连温玉淡淡的一笑,这世上什么都是可以骗人的,人的表(情qíng)也会,她的嘴里是这样说,可是事实呢,要知道,一个人的眼睛永远不会骗人的,她在说起连雪容时,眼睛都是乱晃的,所以,让她下毒的人,并不是连雪容。

    本来她也以为是连雪容的,因为在这个府里,也只有连雪容一个人的和她有仇,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她还是想的太天真了,这齐府真是危险重重,都可以比的上深宫了。

    玉梅紧紧闭着嘴,低下头,连一句话也是不敢说。

    “说吧,我的耐心有限,”连温玉打了一下哈欠,她困的,实在是不愿意在这里多费什么口舌。

    “把她交给师傅去问,”齐秋宁冷笑了一声,说出来的话更是冷酷,“要不要直接喂了野狗算了。”

    “不,不要,”玉梅眼泪鼻涕的全部向下流着,她不断的在地上磕着头,“主爷,夫人,我说,我说,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

    “对你又怎么了?”连温玉又是玩着自己(身shēn)上的流苏,(身shēn)边有齐秋宁,她完全的放松了(身shēn)体,可是眼睫一闪一闪的,真是快要睡着了,所以她也真的没有精力在这里了。

    “我听说你还的爹娘还是健在的,你说要不要我代你去招呼一下他们?”

    “不要,”玉梅终于是怕了,也是崩溃了,“主爷夫人,都是玉梅不好,请夫人不要难为我的爹娘,都是我财迷心窍,收了老爷的银子,这药是老爷让我下的。”

    啪的一声,连温玉面前的桌子瞬间成了碎片,连温玉打了一下哈欠,“秋宁,我困了。”她揉着自己的眼睛,是真的累了。

    “好,我带你去休息,”齐秋宁心疼的抚着连温玉的小脸,她的精神最近一直不好,白老说那是因为那些安胎药的原因,她需要充份的休息,才能够养好那个孩子,毕竟那个孩子还是受了一些伤。

    “秋宁,”连温玉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恩,我在的,”齐秋宁温声的应着,

    “打发了人,把她卖了吧,我可不想留一头狼在我这里。”

    “好,”齐秋宁答应着,已经替她掖好了被子,其它事就交给他处理就好了。

    “秋宁,”连温玉用力的睁开眼睛,她实在是太累了

    “恩,”齐秋宁替她盖了盖被子,“快睡吧,我在这里陪你,不会走的,”

    连温玉握紧他的手,“秋宁,答应我,这件事让我来处理,我会想到办法的,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好,”齐秋宁轻抚着她的额头,见她轻轻的闭上眼睛之后,他坐下,一直在等她熟睡,当她的吸吸声平顺了之后,他才是站了起来,连城自动的趴在塌边,着自己的主人。

    齐秋宁蹲下(身shēn)子,拍了拍连城的脑袋,“最近就辛苦你了。”

    连城乖乖的((舔tiǎn)tiǎn)着他的手指,一双豹眼一直都是湿漉漉的,有一个连城,比这里安非了十个人都要有用。这里有白老,有清歌,还有连城,可是还是被人给钻了空了,要是温玉是个不懂医理的人,要是那碗药被她喝了怎么办。

    不,齐秋宁摇头,他连想都没有想过。

    齐世景走到了厅内,有些恨气的瞪着自己的儿子,“找我来有何事?”可是他问这句话时,明显的眼内闪过了些许什么,虽然说只中是转瞬即瞬,可是还是让齐秋宁给捕捉到了,果然的,他心虚了吧。

    齐秋宁真的很这个爹,他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他们,加害他,加害温玉,害连城,甚至还要害他那个未生出的孩子,

    他可怜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被人害了两次,如果不是他刚才答应了连温玉,现在,现在他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什么事,快说,”齐世景有些不耐烦的问着。

    “什么事,爹不是很清楚吗?”齐秋宁冷冷一笑,然后站在齐世景的面前,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呵,这个就是爹啊,真是可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齐世景似是有些恼羞成怒,伸出手不知道是不是想要打齐秋宁,可是齐秋宁就这般淡淡的看着他,反道是他这手下去不是,不下去也不是,最后就只能用力的放下,然后握紧。

    “如果没有事,我先走了,府里还有事没有做完,”他说完,就转(身shēn)离开,似乎多在这是呆一分钟,就是浪费他的时间,在这里多看这个儿子一眼,就是让他的眼睛难受。

    齐秋宁望着他的背影,薄唇抿起了一种冷冽,他的脸在笑,可是他的眼睛却是没有。

    “爹,你还是收起你的那些手段吧,白老是当世神医,温玉又是玩毒的行家,这样的事,最好不要再发生了,我不可能永远的这般容忍下去,哪怕你是我的亲爹也是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