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谁让下的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连温玉却是这时伸出了手,拿过了她手中的碗,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恩,药刚好,不烫,这药可是不便宜的,她可没有这么大方,把自己的药给别人喝。

    玉梅真是傻了眼了,而她的眼中又是闪过了什么,连温玉的红唇跟着向上抬了抬。

    “说吧,是谁让你给我的药里下毒的?”连温玉放下碗,直接扔出了一句话给玉梅,

    玉梅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夫人,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明白夫人的意思,什么下毒来着,哪里的来的毒?”

    “不说是吗?”连温玉站了起来,向一边的(床chuáng)塌走去,“连城,给我看好了,她如果敢给我动一下,就给我上去咬,”她说完,连城已经站了起来,跑到了门口趴了下来。

    玉梅吓出了一(身shēn)的冷汗,脸色也是瞬间没有了任何的血色。

    “夫……夫人……”她结巴着,也是害怕着,更是心虚着。

    “你最好不要吵我,”连温玉翻过了(身shēn),“你要吵了我睡觉,我会让连城咬你的。”

    连城吼了一声,玉梅吓的再也不敢说一句话了。连温玉再次翻了一下(身shēn),拉过了被子睡了起来

    连城一直都是趴在门口,只要玉梅有一点的风吹草动,它就会睁开一双豹眼瞪着她,她只要敢动一下,连城就会站了起来,似乎随时就要扑上去咬人一般,所以玉梅现在连动也是不敢动,急的额头上都是冷汗。

    连城猛然的站了起来,还是将玉梅给吓了一跳,结果门开了,齐秋宁从外面走了进来,再看到玉梅时,他的脸色沉了沉,“你在这里做什么?”

    “是夫人,夫人……”玉梅见了齐秋宁就像是见救星一样,边哭边说着。

    “是我,”连温玉也是坐了起来,她打了一下哈欠,还真是累啊。不过,总算是睡的饱了。

    “出了什么事?”齐秋宁走了过来,坐在塌边,“今天我们的孩子乖不乖?”也不知道是连温玉本(身shēn)是医者,还是这孩子真的太乖的原因,她竟在都没有过一点孕吐。

    “你放心,他很乖的,”连温玉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现在他们的孩子不过才是两个月而已,能看的出来什么,可是连温玉就是能感觉到,这个孩子是个极乖的孩子,因为她是一个娘,她能感觉出了孩子的存在,还有他的心。

    齐秋宁和她说了一会话,然后转过(身shēn),望着玉梅那边,连城还是趴在门口,将门给堵的死死的,玉梅不要说出去了,连动也是绝对的动不了。

    “怎么了?”齐秋宁轻抚着连温玉的发丝,“哪里惹了你了,莫要生气了,打发人找了人伢子,给卖了就好了。”

    玉梅一听这话,双腿一软,就已民经跌坐在了地上,不,她不断的摇头,她不要被卖,那些人伢子把她们不是卖给穷人当媳妇,就是卖给窑子那种地方,这要是去了,一辈子可都是要毁了啊。

    “卖了她?”连温玉轻轻挑了一下红唇,“卖了她太便宜她了。”

    “恩,”齐秋宁不解,“到底出了什么事?”

    连温玉拿过放在一边的药碗,“她给我下了毒,落胎的,”她轻抚着手中的药碗,也不打听打听她是做什么了,她可是玩毒的行家,这世上只有她对别人下毒,万没有别人向她下毒的事,对她下毒的人那是最蠢的。

    “怎么可能?”玉梅匍匐在了地上,“夫人,奴婢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对夫人下毒啊,药并不是奴婢熬的啊,奴婢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连温玉下了(床chuáng)塌,齐秋宁扶着她坐下,要不是连温玉正拉着他的手,可能他现在已经上去掐(春chūn)梅的脖子了。

    连温玉是个什么(性xìng)子的人,他是很明白的,要是没有一定的证据,她是不可能会乱说的。

    连温玉坐下,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你是想说玉琴是吗?”

    “是,是,”玉梅就像是看到了一室的光亮一般,连忙的将所有的事都是推到了玉琴(身shēn)上,要知道,她们可是好姐妹啊,这要是自私起来,真的什么都是可以做的出来的。

    “就是玉琴,主爷,这药是玉琴熬的,我并没有经手啊,我是冤枉的。”

    连温玉舒服的靠在齐秋宁的(身shēn)上,齐秋宁伸出长臂护住了她的肩膀,她淡淡的看着玉梅的闪躲,推脱,还有急(欲yù)给自己辩解的样子,说实话,真的很想笑。

    “其实,我给你的喝药是没有毒的,”她突然轻抬起了红唇,声音轻柔的就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样的好听,可是偏生的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胆战心惊的。

    玉梅愣了一下,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恐惧无比的看着连温玉。

    “我我……”她不断的重复着这一个字,下面什么话也是说不出来了。

    连温玉玩着自己的发稍,一张脸笑的越发的甜美了,可是对于别人来说,她的笑越是甜,就越是危险。也就越是让人感觉可怕,玉梅(身shēn)上的汗水都是将衣服浸湿了,她大张着嘴,半天都是没有一句说出来。

    “说吧,是谁让你来的?”连温玉淡淡的问着,“你也算是跟了我这么长的时间了,我的(性xìng)子你应该很了解才对,我是个眼里融不得半点沙子的人,你害我我可以容忍,可是我不能窔忍你打我的孩子的主意,”她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相信我,我至少有一百种可以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

    她又是想想了想,嘴角挂着的笑容,就如同染上了一层蜜一样,齐秋宁的(身shēn)体紧绷了起来,就像是快要被绷断的一根弦,连温玉安抚的拍了他的手。

    这件事,她会解决的。

    玉梅支支唔唔的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出来。

    “你不用在这里给我装哑巴,”连温玉终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我知道毒是你下的,因为在厨房里就只有你和玉琴两个人接触过我的药,玉琴我试过了,”她玩着齐秋宁的手指,眼睛一直都是没有离开玉梅的脸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