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她下的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是啊,你是不舍的,”齐秋宁拉下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将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上,“你不舍的只是我,而不是那些药。”

    “知道就好,”连温玉喃喃的说着,也是抱紧了他的腰。

    “秋宁。”

    “恩,”

    连温玉抓了看护他的衣服,“你忘记我的说的话了吗?”

    “恩,”齐秋宁不解,“话,什么样的话?”

    “不要弑父,”连温玉抬起脸,认真的看着他。

    齐秋宁轻轻扯动了一下唇角,“ 他也不一定会放过我。”

    连温玉握紧他的手,“他不会有机会的,你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也不会。”

    齐秋宁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脸上还是有着那种麻木的刺痛感,但是奇怪的,他的心却是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 就连那些失望也是一扫而光。

    “好,我答应你,”而他知道,连温玉都是为了她好,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齐秋宁蹲下了子,将手放在连城的大脑袋上,连城了一下他的手背,就跟一个孩子一样。

    “怎么样了,今天有没有吃东西?”他问着一之。现在连城的伙食都是由一之亲自安排的,而他除了一之,谁也不相信。

    “今天好的多了,”一之也是蹲下,拍着连城一动不动的体,“喝了一些羊,吃了厨师剁碎过的熟, 刚才还走了一会,不过就是体太弱了,腿都是有些哆嗦,这不又睡着了。”

    他说着,也是心疼连城,不要看连城个头大是个吓人的,但是实则它的子就是像一只小猫小狗那般,乖极了,他平里和清歌抢它的鸡腿 ,它也不在乎,给他什么它就吃什么, 前几天都是活蹦乱跳的,最跟着人,现在它这样一动不动,让他们心里都难受的紧了。

    齐秋宁拉过了一边的薄被盖在连城的上,“院墙那里好了没有?”

    “好了,”一之站了起来,“我已经在我们的院墙开了一个洞,足够连城出去了,这样就好,连城现在可以去林子时打猎的, 以后就算是饿了,也能自己去了。”

    “恩,”齐秋宁也是站了起来,看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连城。

    连城毕竟是野兽。它需要接触到外面的世界,需要打猎,需要过自己的生活,它们的世界,没有这么多的谋与算计,或许弱强食,但是却是比我们人要过的简单多了

    “公子,这次就算了吗?”一之也是恨的牙痒痒的,就那么放过那个女人,是不是太便宜她了,这敢给连城下毒,下次会不会给他们下毒。

    齐秋宁冷冷的挑起了唇角,“你太小看温玉了,她要是狠起来,也是百个人不及她的,你都没有见连雪容最近都没有出来吗?”

    “是啊,”一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确实是的有好几都没有见过那个惹人厌的女人了。”

    “她被温玉下了毒,”齐秋宁冷淡的说着。

    “什么毒啊?”一之很好奇,连温玉的子向来都是难以捉摸的,用毒的本事是让人想象不到的高。

    “你自己去看吧,”齐秋宁整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会准备去铺子里忙。

    “我自己看?”一之撇了一下嘴,“我能看才怪,”那里他又是进不去,再说了,就算是让他进,他也不愿意进的, 真是脏死了。

    连雪容用力的扯下自己脸上的面纱,想坐又坐不起来,想说话,声音又是像破罗一样,说出一句话,真是吓人又难听。

    “二爷又是去了那个狐狸精那边了?”她用着自己的破罗嗓子问着一边的丫环。

    丫环的体抖了一下,低下头,都不敢看连雪容的脸,就见连雪容的脸上到处都是那种可怕的毒疮,有的甚至还在向下流着浓水,还有一股子腥臭的味道,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不要说二爷了,就连一个下人,现在都是不敢看她,这要是多看一眼,说不定就要想吐了。

    整个屋子里面都是臭味,连带的很远都是可以闻到,二爷能来才怪,现在就连下人,都是在这里退辟三舍的。

    “说,二爷是不是又去那个狐狸精那里了?”连雪容用面纱挡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现在这张脸,不要说别人了,她自己都有多久没有照过镜子了。

    “是,是,”丫环小声的回答着,“二爷最近一直都是留在水姑娘那里的,对了,兰姑娘那里也是去过一次,其它的没有了。”

    连雪容用力的拿起枕头摔在了地上,

    “好一个小狐狸精,看我好了之后,怎么收拾她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我的抢二爷。”

    齐君然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那些女人就等着横死吧,她冷笑出声,挡在面纱下的脸扭的如同夜叉一般。

    丫环低下头不敢说话,说实话,她真的很想说,这张脸要是不好的话,她能找谁报仇。

    “大夫找来了没有?”连雪容气的自己的口都是疼。

    “马上就来了,是我们这里最有的名的孙大夫,丫环连忙的说着,只要孙大夫来了,夫人这脸……”丫环还要说什么,可是却是被连雪容一瞪,就一个字也是不敢说了,现在谁都是知道。这雪容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的脸了。

    连雪容再次盖住自己,背对着门口,也是在焦急的等着孙大夫,孙大夫的名气她也是听说过的,他是他们这里的神医,相信,只要他一来就一定可以治好的,那些说不治好的,都是一群庸医。

    不久后,孙大夫果然的是来了。

    他帮连雪容诊了脉之后,一对眉毛用力的拧紧着,这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夫人的面纱可否取下来?”他拿过了自己的药箱说着。

    连雪容百般不愿意,可是最后还是拿下了面纱。孙大夫不愧是孙大夫,别人见了连雪容这张脸,不是吓的,就是恶心的,不吐出来已经算是好定力了,可是孙大夫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

    他扶着自己的胡子,这手段还真是高啊,到底是谁呢,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这是谁下的毒,这么高深的手法,如果不是他和他大伯学过一些,还真的看不出来,在他的记忆里,似乎只有一个人对毒很有研究,就是那丫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