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二夫人让做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夏染雪 书名:重生嫡女另聘
    啪的一声,像是什么被抽到,接着就是一阵又一阵凄惨的叫声。

    “说,是让你做的?”齐秋宁拿起手中的鞭子,没有丝毫有犹豫的就抽了下去,鞭子直接打在一个下人的上,顿时让他皮开绽的,血也是染了一

    “没有啊,不是我做的,”那下人不断的求着饶,可是他眼中的闪躲,却是逃不过齐秋宁的眼睛。

    “没有,”齐秋宁收起了鞭子,那人以为自己得救了,可是鞭子再一次的抽了下来,他疼的不断的惨叫着,这种皮之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这样的疼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谁让你做的??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那人惨声一叫,就连外面的人都是听的头皮发麻,平里见大公子也不是一个心狠的人,虽然他的脸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多少表,可是却是没有想到,原来他狠起来,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听那人那么凄惨的叫声就知道了。

    又是听到拍的一声,鞭子下去,一下子抽在了那人的上,顿时抽的那人上都是血模糊起来,简直就是惨不忍睹,齐秋宁是习武之人,本力气就极大,这一鞭子下去,甚至那伤都是可以见骨的。

    那人已经疼的连声音都是没有了,就在齐秋宁再次举起鞭子时,那下人的心脏紧了一下,他知道,他真的知道,这个大公子是真的会打死他的,他不是人,他真的不是人,他是魔鬼,一个魔鬼。

    又是啪的一声,那人再次惨叫了一声。

    “公子,大公子,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说……我说啊……”终于的他忍不住了,是人都是怕死了,尤其是这样被活活的打死,不管给他多少银子也没有用啊,哪怕是金山银山,也是没有命去花啊。

    齐秋宁收起了手中了鞭子,给手上缠了几圈,他坐下,端过了桌上的茶喝了起来,可是那张脸了冷的如同万年不变的冰山一样,的可怕

    “说,“他只有一个字,也只会说一个字,他把玩着手中的鞭子,最好说实话,不然,他这鞭子还没有见够血的。

    这雪容正对着镜子梳着妆,她左右的看着自己的脸,恩,这样的年轻漂亮,这府里没有几个人可以比的过,就更不要那些女人了。

    “夫人真好看,”丫环也是掐媚的说着。

    “是吗?”连雪容虽然是这样问的,可是明显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那比起连温玉呢?”她无聊的抬了一下红唇,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会比别人差。

    “当然是二夫人美了,大夫人不过就是小家子气的,二夫人这脸,这段,可是万百个不及你一个呢。”

    连雪容又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笑越发的加大了。

    她可中连府的嫡女,那个连温玉拿什么和她比。

    她这正在得意呢,就见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的?”连雪容不由的沉下脸,本来好好的心,也是被硬生生的破坏掉了。

    “二夫人,不好了……”这时有下人连滚带爬的从外面跑了进来,然后上气不接下来的指着外面,“二夫人,大公子,大公子来了……”

    “他来做什么?”连雪容更是不悦了,这是他们二房的地方,他怎么说来就来,到底有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她气冲冲的跑了出去,结果在看到了地上那个像是血人的一样的东西,尖声的叫了一声。

    血,好多的血,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血呢。她的眼睛一翻,人已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一屋子的丫头婆子都是不断的尖叫着,不多时,齐君然和了齐世景都是过来了,这一见里面的陈式,齐世景直接气青了一张脸。

    “齐秋宁,你这是做什么?”

    齐秋宁冷淡的抬了抬唇角,  他用脚踢了一下地上的血人。

    “说吧。”

    血人抬起了脸,一下子趴在地上,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扑过去,一把抓住了连雪容的脚。

    “二夫人,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啊……”

    本来连雪容已经晕了,这被这血人抓住了脚,顿时的她又是尖叫一声,两眼再次一翻。这下是真的晕了。

    齐世景额头的青筋跳了一下,“齐秋宁!”他用力的咬出了自己儿子的名子, 可是这语气根本就不像是对儿子, 却是像对仇人一样,是的,他们可能就是仇人,上辈子的仇人。

    “齐秋宁,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好好的呆在你的院子里,跑来君然这里闹什么,不要忘记了,他可是你弟弟,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拿了大半的铺子,就是这这家的主人了,”他说完,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我还在呢。”

    齐秋宁转过,冷泠的注视着齐世景,父亲,爹,真够可笑的,他都不把他当成儿子,他何必要认他这个父亲,他眯起双眼,冷冽的一笑,那笑看的齐世景的眉头皱的越发紧张了。

    “阿财,把你刚才对我说的,告诉给我的……父亲,还有弟弟,”他一字一顿的,字字沉的吐了出来。

    那个血人,就是阿财连忙的跪在地上,不断的对着齐世景和齐君然磕着头,

    “老爷,二公子,你们可要救救我啊,是二夫人,”他指着连雪容,“是二夫人指使我这么做的, 我也不想给那只豹子下毒的,真是二夫人我这么做的……”“你胡说,”齐君然的脸一, “二夫人怎么可能指使你对一只畜牲下毒?”

    那句畜牲,让齐秋宁的眸底又是闪过一道冷光。在他们心中,连城才不是什么畜牲,它是他们的家人,是他们最重要的家人。

    阿财抬起了一张血脸,上到处都是血印子,还可以看出来,他上的那些皮开绽的伤,不难想象的出,到底当时齐秋宁出手有多重,他的人,他的心,他的脸,还真是一样的冷血无

    不对,那也要看对谁了, 对他的仇人,他会亲自的,将他们碎尸万断了

    阿财一见齐秋宁脸上的杀意,不由的缩了一下子,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嫡女另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